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二十一章 鍊氣四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一章 鍊氣四層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看夜殤安靜的修鍊,這道人影離開了,來到了宮玄所在的竹屋。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

「師尊。」人影到了竹屋前,竹屋內的宮玄快步走出來。

「嗯,這三個小子都是好苗子,對他們嚴格點,明天喊幾個雜役弟子過來,把你這裡收拾收拾,再建造幾棟竹樓,雜役弟子留下,他們三個還小,日常生活還需要照顧。」柳陽羽對著宮玄點點頭,同時開口交代著。

「弟子明白了。」宮玄點點頭。

交代好了,柳陽羽就離開了。

修鍊了一夜,洗漱了一下,夜殤先打了一圈拳,然後回到竹屋內,將宮玄給自己的戰技典籍打開了。

追風槍法,這是一套槍法,站在院子里夜殤就開始細細的研讀了,這時候他十分的感謝古老爹,雖然是竹園村是獵戶村,但也沒有忘記對夜殤的文化教導,所以典籍上的字難不倒夜殤,一些古體字夜殤也認得。

拿出黑鐵槍,夜殤就在院子里開始演練追風槍法了。

修鍊了一陣子,夜殤嘆了一口氣,因為沒有修鍊出追風槍法的效果。

追風槍法,追求的有兩點,一點是迅,講究以快制慢;另外一點是猛,要求力量大,槍出如同蛟龍。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

修鍊了有半個時辰,不管是速度還是力量,夜殤都沒找到感覺。

嘆了一口氣,夜殤就坐到小院子內思考,思考著怎麼能做到這兩點,思考了半天夜殤還是沒有找到感覺,得出的結論就是修為不夠,身體強度不夠。

站起身來,吐出一口氣,夜殤就繼續修鍊了,夜殤的打算是先修鍊基礎,將真氣先提升起來,修為起來了修鍊戰技才能事半功倍。

接下來的兩天夜殤都在努力的修鍊,中間宮玄來過一次,給夜殤講解修鍊上的難題,關於追風槍法的問題,宮玄的回答讓夜殤豁然開朗。

追風槍法是二階戰技,也就是聚元修為的修鍊者修鍊的,宮玄給夜殤拿來追風槍法也是沒辦法的事,因為藏書閣沒有一階的槍和戰戩戰技。

這下夜殤心裡踏實了一些,修鍊不成追風槍法不是自己的問題。

交代了夜殤一聲,有問題就去找他,宮玄就離開了。他知道怎麼教導別人,如果手把手的教,那最多教出一個一模一樣的自己,關鍵的時候指點就可以了,其餘的時候還是放手的好。

到了太璇峰的第五天,夜殤的修為成功的進入了鍊氣四級了,這讓夜殤很高興,從竹園村出來不到兩個月,實力可提升了不少,是以前的幾倍。

實力有進步,夜殤就去修鍊追風槍法了,雖然不能練出槍法中的境界,但對自身還是有提高的。

在夜殤修鍊的時候宮玄來了,「這是你的衣袍,不給你送來,你就不會過去拿。」

看著宮玄丟在竹桌子上的衣袍,夜殤就拿起來,朝著屋子裡走去,走到一半夜殤站住了,「師伯,白色的衣袍不是內門弟子的衣袍么?新入門的成員從外門弟子做起么?」

「正常來說,新入門的弟子在身份上都是外門弟子,不過我們太璇峰例外,只要正式進入太璇峰都是內門弟子。」宮玄笑著說道,說道這點他比較自豪,這就是柳陽羽的強勢,這點上藥谷是認可的。

太璇峰只有雜役、內門弟子、精英弟子和核心弟子,唯獨沒有外門弟子。

「原來是這樣。」夜殤點點頭,他原本以為自己要經過外門弟子的過度。

「小十三你也不要太辛苦了,追風槍法你熟悉一下就好,不要過意的強求,另外沒事了就到師伯那裡喝喝茶輕鬆一下。」宮玄看著夜殤腦門上還有汗水,就開口說道,他不希望夜殤壓力太大,畢竟十四歲的夜殤還是一個孩子。

「謝謝師伯,夜殤知道了。」夜殤對著宮玄點點頭。

「好,那師伯走了,還要到那兩個混蛋那裡去看下,他們兩個混蛋可沒有你省心。」對著夜殤揮揮手,宮玄離開了。

到了唐天和楚寧那裡,宮玄可沒好臉色,看見唐天沒修鍊直接就是開口臭罵。

唐天很委屈,他可是剛停下喘口氣就被宮玄抓住了,拿著夜殤當例子,罵的唐天啞口無言。

楚寧那邊也沒跑掉,拿著破茶壺燒水要泡茶的楚寧被罵的更慘,宮玄說了就等著三個月看結果,誰沒晉級,那麼萬獸林見。

接下來的幾天夜殤都努力的修鍊著,這一天夜殤從竹樓內出來,剛要去洗澡的時候,看見一隻一人多高的白鳥落在竹樓前邊不遠的地方,一隻翅膀上滿是血跡。

這是什麼鳥?還是幼年的。

看著白鳥身上的羽毛和啄,夜殤判斷出了這是一隻受傷的妖獸,是幼年的妖獸,有著很大的成長空間,看利啄和利爪,夜殤還知道這隻自己不到什麼名字的鳥,如果成年了一定是了不得妖獸,如果能馴服,那就是極品的飛行坐騎。

有了想法的夜殤就朝著白鳥慢慢的靠近。

離著白鳥還有六七丈的時候,白鳥就警覺了,這讓夜殤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這鳥是異種,他以往打獵的時候,有這樣警覺性的妖獸很少。

看見夜殤,白鳥開始跑,夜殤就開始追,這樣的機會夜殤可不想放過。

夜殤的速度很快,但白鳥的速度也不慢,雖然翅膀受傷了不能飛行,但雙翅拍打間,跑動的速度妖獸快多了,比夜殤以前擊殺的黑鱗獅速度要快出幾倍,這也就是夜殤的修為到了鍊氣四層,這才沒追丟。

沒被白鳥甩掉,夜殤就不怕,論耐力,夜殤在竹園村大荒中可是跑過幾個時辰,他不相信這隻白鳥還能跑幾個時辰。

一追一逃,一人一鳥離著小竹峰就越來越遠了,白鳥是慌不擇路,夜殤是在後邊緊跟著。

小半個時辰,一人一鳥在山林中奔出了百里。

夜殤想罵人,這白鳥受傷的翅膀血不斷的流,可就是不停下,哪怕是停下戰鬥也行啊!

就在夜殤有些煩躁的時候,白鳥停下了,不住的鳴叫著。

「讓你跑,怎麼不跑了。」夜殤身子閃動著,就追上了白鳥。

追上來之後,夜殤的臉色變了,他知道白鳥為什麼不跑了,為什麼發出這樣的鳴叫聲。

白鳥的雙爪被兩隻人臂粗細的紅色觸手纏住了,不斷的朝著前邊拉著。

夜殤上前一步,揮動著手裡的黑鐵槍就朝著紅色的觸手斬過去。

砰!

一聲悶響傳出,夜殤身子朝著後邊擋去,紅色的觸角沒斬斷不說,反震極強,差點讓夜殤站不穩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