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二十二章 崖下洞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二章 崖下洞府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夜殤知道有些妖獸的皮很堅硬,直接硬劈、硬斬是沒用的,划、切也許會有效果。.la

跟夜殤估計的一樣,這種軟刀子拉鋸戰是有效的,紅色的觸手被夜殤的黑鐵槍劃出了一刀血口。

這條受傷的觸角沒有鬆開白鳥,另外一條沒有受傷的觸角倒是鬆開了白鳥。

鬆開白鳥的紅色觸手,一個快速反抽將夜殤抽倒了,接著將夜殤的雙腳纏住,跟拉著白鳥一樣,朝著前方拉。

兩條觸手拉著夜殤和白鳥朝著前方拉去,幾乎將一人一鳥擠在一起了。

夜殤右手攥著黑鐵槍,朝著纏住白鳥的紅色觸手切划著,此時夜殤不方便處理纏繞在自己腳上紅色觸手,他和白鳥擠在一起,沒有施展的空間,必須解放開一個才行。

隨著夜殤的手中的黑鐵槍不斷出擊,纏著白鳥的觸手被切斷了半截。

白鳥跟夜殤一樣,也不方便解救自己,不方便解救自己的白鳥,低頭用利啄攻擊這夜殤雙腳上的紅色觸角。

見到白鳥這樣的行為,夜殤心裡很震驚,白鳥已經有靈性了,知道自己對它沒殺心,而紅色觸手可是致命的,明白這時候需要同時禦敵。

隨著紅色觸角的拉扯,一人一鳥被拉出了樹林,到了一片空地,沒有樹木的阻擋,一人一獸滑動的速度加快了,不過纏著白鳥利爪的紅色觸手也被夜殤的黑鐵槍切得快要斷了,避免被夜殤划斷,紅色觸手鬆開了白鳥。mianhuatang.la

解除了束縛的白鳥並沒有離開,跟夜殤拉開點距離后,利啄繼續攻擊著夜殤腳下的紅色觸手。

這時候夜殤臉色變了,隨著拉動,紅色觸手的長度多餘了,夜殤能見到的部分也變粗了,最粗的地方已經有人頭粗細。

紅色觸角一個甩動,多餘的部分畫了一個圈,將夜殤捆上了兩道。夜殤的抓著黑鐵槍的手臂被纏住了,紅色觸角繼續朝著前邊拖動夜殤,另外一條攻擊著白鳥。

有了防備的白鳥倒是沒有被紅色觸角的纏住,在躲避紅色觸手同時不斷的朝著夜殤這邊衝擊,不斷的攻擊夜殤身上纏繞的紅色觸手。

懸崖!

在夜殤考慮著怎麼脫身的時候,一道深不見底的懸崖出現了。

這樣的情況讓夜殤心裡一涼,看著還在戰鬥的白鳥,夜殤吼了一聲,「我知道你能聽懂我的話,走!趕緊走1

沒理會夜殤的話,白鳥一聲尖鳴,一個撲殺,利啄就扎進了夜殤身上殘繞的紅色觸手上。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

離著懸崖越來越近,夜殤的心裡格外的清明,自己到這程度,是咎由自取,可白鳥是被自己追過來的,是幫著白鳥解開了束縛,可因果畢竟在自己身上,沒必要拉著白鳥為自己墊背,伸出沒有被束縛的左手按到白鳥身上,接著用盡全身力氣,猛的一推,「走1

白鳥被夜殤推開了,可也沒有逃脫出去,被第二條紅色的觸手纏繞住了,一人一鳥同時被拉到了懸崖下。

身子在下墜,在下墜的時候,夜殤也發現這紅色的觸手是什麼了,是地龍蟲!

地龍蟲也叫鬼線,是一種很常見的妖獸,甚至來說都算不上妖獸。

普通的地龍蟲,沒有多少戰鬥力,吃的也是動物的屍體的腐肉,很少主動攻擊。

夜殤見過最大的地龍蟲也就是拇指粗細,長四五丈。

可眼前這條地龍蟲,太龐大了,長度已經沒法估計,最粗壯的地方已經有人腰粗細了,要知道地龍蟲成長一般是增加身軀長度,三丈長的地龍蟲身軀有拇指粗細,五丈長的地龍蟲身軀也是拇指粗細,可眼前這條地龍蟲的身軀已經達到人腰粗細了。

隨著墜落,夜殤也知道了,地龍蟲為什麼只有兩條觸角在懸崖上攻擊,它的身軀被固定在懸崖峭壁上了。

在懸崖上有一顆古樹,地龍蟲的身軀被樹根死死的卡住了。

地龍蟲是很懶惰的生物,一次飽食之後很能休息很久,可能是在它還小的時候,在睡眠期間,被生長的古樹根部卡住,再就沒有出來。

夜殤和白鳥不斷的墜落,速度也是越來越快。

砰!

一聲悶響,這是觸角被拉直后緊繃的聲音,接著夜殤和白鳥在觸角的拉扯下,彈了起來,然後再次墜落。

再一次的墜落,已經受過重創和上一次劇烈拉扯的地龍蟲觸角拉不住他們了,扯掉了觸角纏繞的夜殤和白鳥朝著下邊繼續墜落。

啪!夜殤感覺自己被摔碎了,渾身疼的厲害,仰面看著天空,五六丈之上的峭壁上,兩條紅色的觸角還在搖晃。

夜殤知道這沒摔死是因為地龍蟲的觸角夠長。

搖晃了一下身子,夜殤發現自己的右臂摔斷了,其他地方的傷勢倒是不嚴重。

白鳥站在夜殤的身邊,它倒是比夜殤好多了,在地龍蟲鬆開它的時候,它拍打著翅膀,減小衝力,倒是沒有摔傷。

坐起身來,夜殤摸向懷裡,夜殤在懷裡裝著丹藥。

摸出來之後,夜殤發現自己的辟穀丹、培元丹都沒事,裝著通絡丹的瓶子碎裂了,不過丹藥倒是沒有被破壞。

吃下一粒通絡丹后,看看白鳥受傷的翅膀,夜殤將最後一顆通絡丹給白鳥吃了。

吃了通絡丹后,夜殤掃視著周圍的環境,他發下自己腳下是一個平台,方圓有兩三丈面積的平台。

夜殤伸頭朝著平台下望去,霧氣蒙蒙的根本看不見底。

轉過頭來,夜殤朝著平台其他地方看去,這一看夜殤發現不尋常的地方,崖壁上有人工動過的痕,仔細看過去,夜殤看了在蔓藤的掩蓋下,有著一個石門,應該說是洞口,在石門兩邊還有著清晰的字跡,左邊是醒身,右邊是悟道。

看著蔓藤掩蓋的洞口,提著黑鐵槍,夜殤就朝著裡邊走去。

如果是平時夜殤不會這麼做,最起碼也要謀定而後動,但現在不行。

這裡太危險了,平台的面積小,如果洞內有什麼妖獸衝出來,很容易被逼到平台外果有戰鬥還不如在洞內進行。

原本夜殤以為洞內陰暗潮濕,毒蛇蟲蟻爬行,現在映入夜殤眼帘的光潔的通道,除了入口處有點青苔,洞內十分的乾淨,在洞頂還鑲嵌著直徑半寸的夜明珠。

扭頭朝著石壁看去,夜殤看到了刀痕,仔細看去,夜殤發現一道刀痕有著兩三尺的距離,也就是說一面石壁,五六刀就砍出來了。

持著黑鐵槍,夜殤朝著牆壁敲打一下,隨著敲打,石壁發出了清脆的響聲,石粉沒落下,一點痕沒出現,這讓夜殤知道了石壁的堅硬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