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二十四章 飛出峽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四章 飛出峽谷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在儲物戒指里的貨架上夜殤看見了很多丹藥,這些丹藥,有的是封塵自己煉製的,有的是他收藏的極品丹藥。(mianhuatang.la好看

收穫太大了,大得夜殤都沒想過。

聖鼎經是要還給葯谷的,不過夜殤打算自己記下來之後再還,至於其他的封塵留下的,那都是自己的了。

穩定了一下情緒,夜殤和白鳥出了山洞,山洞內有些壓抑,夜殤有些不習慣。

白鳥一直跟在夜殤身後。

到了平台上,夜殤朝著上邊看去,現在要考慮出去的問題。

看著崖壁,夜殤知道要爬上去很難,再說這崖壁上還有著一頭恐怖的地龍蟲。

拍拍白鳥,打算盤膝修鍊恢復傷勢的夜殤腦子靈光一閃,自己不知道這白鳥的品種,可以到靈物圖鑑力查找。

夜殤將靈物圖鑑當中的妖獸和靈獸篇章翻遍了,也沒找到關於白鳥的記載,白鳥倒是跟其中的兩種比較接近,一個是青鵬,上古洪荒異種青鵬,白鳥的利爪和利啄跟青鵬接近,雙翅、尾翼以及羽毛顏色跟以金石為食的玄鸞很接近。

查不到結果,夜殤就放下了靈物圖鑑,盤膝在平台上修鍊,白鳥倒是很安靜的呆在夜殤的身邊。mianhuatang.la

接下來的幾天,夜殤就呆在平台上修鍊,恢復著傷勢,身體上除了右臂沒有完全恢復。

白鳥這幾天倒是很安靜,夜殤給它吃了辟穀丹,它每天就呆在夜殤的身邊,翅膀上的傷勢恢復的也差不多了。

雖然生命無虞,可夜殤還是有點著急,這出不去也不是一個辦法。

「白鳥,你傷勢好了,能帶我飛上去么?」一次修鍊完畢,夜殤看著身邊修理羽毛的白鳥開口問道。

夜殤也就是隨口一問,可白鳥真的點了點頭。

這讓夜殤十分驚訝,他原本就是無聊的發問,但白鳥的表現說明了真有機會。

有了希望,夜殤心裡還是有些擔憂,白鳥現在還是幼年,羽毛都是嫩毛,利啄上還有青皮未褪,帶著自己飛上去的難度可是不小的。

再次修鍊了一天,見白鳥翅膀完全痊癒了,夜殤打算離開。

在離開前夜殤用黑鐵槍,在崖壁上撬下一塊兒大岩石,將洞口封住了,然後對著白鳥點點頭,「我們走?」

聽了夜殤的話,白鳥站直了身軀,雙翅展開,慢慢的舞動著,白鳥的身軀有半丈高,雙翅張開也有兩丈多寬。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

「嗯,那我們就試一試,我到你的後背上,會影響你的飛行,你飛起后,我抓著你的爪子。」夜殤指了指白鳥的利爪說道。

這是夜殤這兩天得出的結論,白鳥身軀不大,如果坐在白鳥的後背上,那會給白鳥帶來的壓力,如果只是抓著白鳥的爪子,那也就是自身的重量,對白鳥來說帶來的影響比較校

至於很重的黑鐵槍,夜殤沒打算丟棄,他打算看看情形決定,如果白鳥帶不起自己和黑鐵槍那乾脆就放棄,那樣的情形下,即便是不帶著玄鐵槍,白鳥也飛不到懸崖上邊。

如果能帶著自己和玄鐵槍飛起,那就有機會,大不了關鍵的時候丟掉黑鐵槍就是。

白鳥雙翅一展凌空飛起,在平台外飛舞,接著一個盤旋到了夜殤的頭頂。

見白鳥飛回,夜殤雙腿發力身子猛的躍起,右手一揚抓住了白鳥的利爪。

帶著夜殤,白鳥離開了平台。

離開了平台的白鳥,在峽谷內盤旋著上升,提升的速度很快。

感覺白鳥沒什麼壓力,夜殤心裡鬆了一口氣,白鳥能保持這個狀態,飛上去是沒問題的。如果白鳥狀態下降,那就丟掉黑鐵槍。

如非必要夜殤真得不想丟掉黑鐵槍,雖然只是一把普通的玄鐵槍,可畢竟陪伴了他很久,有著特殊的感情,那也是古老爹給他的禮物。

白鳥飛行的速度很快,即便是盤旋上升,夜殤能感覺到崖壁的在不斷的下降。

隨著白鳥的上升,夜殤看見了地龍蟲所在的地方,兩鮮紅的觸角還崖壁上攀爬,其中的一隻觸角上還纏繞著一頭黑虎,黑虎還在吼叫,但註定會被地龍蟲吸食掉全身的血肉精華而亡。

這時候夜殤知道出去沒什麼問題了,白鳥已經飛過了半程,一點力竭飛不動的表現都沒有。

一盞茶的時間,夜殤的視野開闊了,白鳥帶著夜殤飛出了懸崖。

上了懸崖,白鳥沒有直接降落,又帶著夜殤朝著前方飛了六七里才降落,畢竟懸崖上邊還是地龍蟲的地盤。

白鳥降落在一顆古樹下,夜殤揉了揉有著酸麻的右手,看向了白鳥,「原本追你,是想馴服你,讓你當飛行馴獸,這次你救了我,我們就是朋友,你願意跟我走,還是自己去生活?」看著白鳥,夜殤思考了一下說道。

經過幾天的相處,夜殤知道了白鳥不尋常,也不用看待妖獸的眼光去看白鳥了。

白鳥扭頭看著夜殤,閃著精芒的眼睛打量著夜殤,倒是沒給夜殤答案。

等了一會兒,不見白鳥離開,夜殤很高興,「你不離開,那就跟著我走好了。」

重重的拍了一下白鳥的翅膀,夜殤就在前邊帶路,白鳥跟在夜殤的後邊前行著。

如果是尋常人,在陽光稀少、樹木遮天的環境下可能會迷路,但這個在夜殤身上不會發生。

兩個時辰后,夜殤和白鳥出現在竹屋前。

夜殤到了竹屋前的時候,看見宮玄正在竹屋前的院子內焦急的來回踱步。

見到夜殤回來,宮玄快走幾步,在夜殤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巴掌,「小十三你跑那裡去了?昨天我來不見人,今天還不見人的話,我就要稟報訴師尊了,咦!這是什麼鳥?」

吼了兩聲夜殤兩句,宮玄看見了跟在夜殤身後從樹林里走出來的白鳥。

「我的新夥伴,我也不知道是什麼鳥。」夜殤臉上見汗了,宮玄的這巴掌正拍在夜殤受傷的右臂膀上。

「你這是受傷了?」看著夜殤的臉色不對,宮玄打量了夜殤一眼問道。

「出了一點事,右臂斷了。」夜殤點點頭,他知道傷勢是瞞不住人的,也沒必要隱瞞。

「笨蛋,出去練習實戰,要懂得打不過就跑。」宮玄瞪了夜殤一眼,從腰間拿出了一瓶丹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