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二十七章 不能迂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七章 不能迂腐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查看了一下,夜殤有些無奈了,封塵的戒指內不是沒有丹藥,可沒有低級丹藥,最低的也是凝元丹那是三階的丹藥。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不過夜殤發現了一種比較適合他的丹藥,精血丹,是強化身軀的丹藥。

思考了一下,夜殤拿出了一顆凝元丹,捏碎了吞了一半就開始了修鍊,他想試試自己可不可以用。

隨著丹藥入腹部,能量產生了,凝元丹的藥性比培元丹要狂暴出幾倍,夜殤趕緊運轉聖鼎經和萬道寶典,全速的吸納著凝元丹的能量。

夜殤的體內如同翻江倒海,他太小瞧凝元丹的藥性了,一階的修為使用三階的丹藥,被別人知道那得嚇死。

雖然內腑受到了震蕩,嘴角流了幾滴鮮血,但夜殤還是頂住了凝元丹的衝擊。

兩個時辰后,夜殤將這半顆凝元丹都變成真氣和血肉中的能量。

睜開眼睛,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跡,看著手中剩下的半顆凝元丹,夜殤也有點后怕,這是吃了半顆,如果吃一顆,那現在丹田就爆裂了。

在院子里溜達了兩圈,緩解了一下心情,夜殤回到了竹屋內,拿出了精血丹就吃下去了。strong.la/strong

精血丹沒凝元丹暴烈,夜殤同時運轉著聖鼎經和萬道寶典修鍊著。

隨著修鍊夜殤發現,這精血丹對聖鼎經的修鍊沒有多少幫助,倒是對萬道寶典的輔助很大,跟隨著夜殤自身吸收的天地靈氣賭進入了夜殤的血肉當中,緩緩的流轉著。

一顆精血丹夜殤煉化了一夜,才徹底的煉化,但效果很明顯,夜殤萬道寶典的層次到了二層的瓶頸。

伸展了一下腰身,夜殤出了竹屋,到竹屋的後邊洗了一個澡。

站在冰冷的溪水裡,夜殤思考著,他覺得應該凝元丹和精血丹同時使用,這樣聖鼎經和萬道寶典都會最大程度的進步。

洗完澡,夜殤回到竹屋的時候,看到了柳陽羽。

一身黑袍的柳陽羽站在院子中,正面對著天羽的各種撲殺。

「天羽快點停下1著急的夜殤開口喊了一句,他很擔心柳陽羽生氣,傷了天羽。

在空中正準備再一次撲殺的天羽,聽見了夜殤的聲音,一個迴旋落到了夜殤的身邊。

「了不得傢伙,擁有上古洪荒異種青鵬和玄鸞的血脈,成長起來戰鬥力會極為強悍。」看著天羽,柳陽羽說出了其來歷。

「峰主過來了1夜殤欠身打著招呼。。

「鍊氣五層,看來這一個多月你很努力,嗯?身軀血氣很旺,你修鍊了其他的功法?」看著夜殤,柳陽羽的眉頭皺皺。夜殤的情況他一眼就看出來了。

「是的,弟子還修鍊了強身健體的功法。」夜殤點點頭。

「很好,雖說真氣是修鍊者的根本,但身體強度的高低也格外重要,聽宮玄說你將追風槍法修鍊入門了,修鍊一下給本座看看。」柳陽羽坐在了院子內的竹椅上說道。

夜殤對著柳陽羽點點頭,讓天羽讓開后,抽出背在身後的黑鐵槍,雙臂一抖就將追風槍法施展開來。

隨著夜殤身軀強度的增加,他的雙臂的力量達到了兩千斤,這使得追風槍法迅猛的特點很突出,黑鐵槍揮動間,都有著破空的尖嘯聲,隨著夜殤最後一槍刺出,槍尖顫動發出了嘶鳴。

「鍊氣五層的修為,靠著身軀強度高,竟然將追風槍法的要點掌握了,這很難得,功法是死的,人是活的,本座記得曾經有一位槍法高手,他施展的槍法叫碎星槍,威力很強,碎星槍靠的是震蕩勁。」柳陽羽說完對著院子內的竹子打出一拳,這一拳很緩慢,似乎是慢慢的貼在竹子上,不過在拳頭貼到竹子的剎那,竹子被接觸到的部分直接變成粉末了。

「弟子受教了。」夜殤臉上滿是震驚,這樣的攻擊手段太驚人了。

「所有的路都是人走出來的,所有的戰技都是修鍊者創造出來的,不斷的摸索,才能走到別人的前邊,這個震蕩勁你摸索下就好,至於對不對,跟追風槍法衝突不衝突,你自己感覺下。」柳陽羽點點頭說道。

夜殤低著頭思考著,他思考著是不是將聖鼎經交給柳陽羽。

思考了一會兒,夜殤抬起頭來伸手入懷,同時念頭轉動將聖鼎經從儲物戒指里轉出拿在手裡,然後抽出手,上前兩步將聖鼎經遞給柳陽羽,夜殤這麼做是為了隱藏儲物戒指。

「這是什麼?」柳陽羽不疑有他,接過了聖鼎經。

當眼睛掃過聖鼎經的封面,柳陽羽臉色變了,同時也從椅子上站起來,手指顫抖著翻動著典籍,這一看就看了一刻鐘。

「這是聖鼎經,是聖鼎經的原本,你打算怎麼處理?」柳陽羽神情十分的激動,這是葯谷斷了無數年的傳承,有著聖鼎經,葯谷崛起只是時間問題。

聽了柳陽羽的話,夜殤覺得覺得將聖鼎經交給柳陽羽沒錯,他沒問哪裡來的,而是問怎麼處理,這說明柳陽羽不覬覦葯谷給與尋找回典籍之人的好處。

「峰主看著處理就好。」夜殤將問題交給了柳陽羽。

「你小子倒是聰明,聖鼎經是一定要交給宗門的,現在交不合適,你身份低,拿不到什麼好處,這樣就放在本座這裡,等你成了核心弟子,再上繳給宗門。」思考了一下柳陽羽做出了決定。

「全憑峰主做主。」夜殤想不到柳陽羽為了自己著想,想得還比較遠。

「你抄寫過副本沒有?雖然要上交,但你也要優先修鍊的權利。」柳陽羽看著夜殤笑著問道。

「沒有抄寫,但記住了。」夜殤點點頭,老實的回答著。

「嗯,忠厚但不迂腐,你做的很對,不過這不保險,晚兩天本座給你抄寫一份,不過你要記住,不得泄露出去,不得泄露給任何一個人。」說道這裡柳陽羽臉色變得比較嚴厲,這是葯谷的傳承,是原則性問題。

「弟子明白了。」夜殤點點頭。

「好,實在是太好了,對了,忘記這次來的目的了,你的槍有些粗糙,有心目中要想要的兵器么?太璇殿內,還有一些本座的戰利品。」柳陽羽看著夜殤手裡的黑鐵槍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