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五十五章 嘴太賤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五章 嘴太賤了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抬頭看去,夜殤看見了秦戰、秦海還有幾個青年。

瞟了秦海一眼,夜殤沒有說話,秦海這種人他實在懶得搭理。

「鍊氣七層來這裡做任務,容易掛掉的,我看你還是回太璇峰老老實實的去餵養馴獸好了。」看著夜殤,秦海笑著說道。

在葯谷通過考核的成員入門之後是外門弟子,然後心性磨練,一般都是跟雜役一起餵養馴獸,打掃山門衛生什麼的。

「秦師弟,你跟他一個餵養馴獸的傢伙說什麼,天生卑微的賤種,沒有什麼大出息的。」站在秦戰身邊的一個錦袍青年開口說道。

「你說什麼?」夜殤火了右手抓住了背後的輪迴槍,直接拿在了手裡。mianhuatang.la

一般的辱罵夜殤能忍,但是辱罵自己未見過面的父母,夜殤是不能容忍的。

「說你是賤種,你聽不懂么?」這個錦袍少年笑著說道。

「你是自己找死。」夜殤身子一震,右手揮動就要出槍。

就在夜殤出槍的時候,一道身影出現在夜殤的身前,擋住了他攻擊的路線,是莫塵,莫塵回來了擋住了夜殤出手。

「師兄讓開1夜殤雙眼冒著寒光,就要繼續出手。

「讓師兄來,包你滿意。」莫塵拍拍夜殤的肩膀。

「你是什麼人?」錦袍青年看著莫塵,眼裡有了一絲肅重。

「我給你兩個選擇,一個是跪下道歉,另外就是死1莫塵冷聲說道,他現在也想出手,但丹鼎城畢竟有丹鼎城的規矩,城內除了決戰擂台和演武場是不能動武的。

「知道我是誰么?我爺爺就是這丹鼎城的城主敖玉山,在這裡只有我要別人死的份你懂么?」錦袍青年聽了莫塵的話笑了,同時也朝著身後招招手,他身後還跟著幾個護衛。

「敖玉山,當我怕他是么?今天我告訴你,如果你現在不跪下道歉,不只是讓你死,會在你死之前,讓你見到爺爺被拉下城主位的場面。」莫塵冷眼看著錦衣青年人敖玉山的孫子敖烈。

「這位,你話說的有些過了吧?」秦戰看著莫塵說道。

「滾!有你說話的份?」莫塵直接丟出一個字。

「去城主府喊人來。」敖烈對著身後護衛吩咐著,他見秦戰都被罵,心裡有些沒底了。

「家師天岳峰駱道源,你是哪位?」看不出莫塵的修為,秦戰忍了一口氣,開始探莫塵的底。

「駱道源怎麼了?拿他嚇唬我還不夠,你小子不是去城主府叫人么,那我就等著,十三,今天看看師兄給你出氣。」莫塵拍拍夜殤的肩膀說道。

「夜殤,事情差不多就可以了,我們之間的事我們之間解決,沒必要鬧這麼大。」秦海看著夜殤說道。

「本來是我們兩個人的事,你嘴賤幾句,我懶得理你,但是他開口辱我父母,這事只要我不死就沒完1夜殤輪迴槍指著敖烈說道。

「沒事的,十三他們不是嘴賤么,不是覺得靠山硬么,咱們就先見了他們的靠山,再收拾。」莫塵手點著秦海和敖烈說道。

夜殤不是吃虧的主,同樣的莫塵也是這樣的人,現在秦海和敖烈欺負到頭上,兩人當然不能忍了。

很快的城主府就有大批護衛前來,天極闕的人也發現出問題了,在大門口站了一些工作人員。

一身紫色羅裙的司空更是下了台階到了夜殤莫愁這邊,「需要幫忙么?」

「你能幫忙?天極闕不是不參與任何鬥爭么?」莫塵有些差異的看著司空。

「是不參與啊,但請你們進去喝杯茶什麼的是沒問題的。」司空笑著說道。

「司空你還是沒看明白,他們找茬,罵了我師弟,是我們不算完,哪裡能逃跑。」莫塵遙遙頭說道。

「多謝盛情。」夜殤也對著司空拱拱手。

「沒什麼的,看你們比較途空說完就回到了台階上。

「敢在這裡搗亂,活得不耐煩了,都給我抓回去。」隨著一聲大吼,一個穿著甲胄的青年帶著城衛軍出現了。

「劉三虎,你敢讓人動手,我就敢要你腦袋1莫塵扭頭看向了穿著甲胄的青年劉三虎。

「十一……十一師叔?」看清楚莫塵,這個青年有點結巴了。

「滾一邊站著去,或者再去喊能做主的人來。」莫塵冷斥一聲,繼續看著秦海和敖烈。

劉三虎縮縮脖子真的站一邊去了,他是認識莫塵的,以前他是丹鼎峰的外門弟子,由於表現出色被派到丹鼎城擔任城衛軍的統領,是一場歷練,他是知道太璇峰弟子多兇殘,多難纏的。

「你去喊我爺爺來。」敖烈對著身後的一個護衛說道。

城衛軍越來越多,將這裡已經包圍了。

「十三,怕不怕今天我們被人亂刀剁了?」莫塵拍著夜殤的肩膀笑著說道。

「不怕!倒是給師兄找麻煩了。」夜殤看著事態擴大化,知道給莫塵帶來麻煩了。

「一世人兩兄弟,如果被剁了,那他們也要先剁了師兄才行,剁了我們,明天就會有人剁了他們,我敢保敖家不會再有活人。」莫塵殺氣騰騰的說道。

「沒什麼,殺一個夠本,多餘的都是賺的。」夜殤開口說道。

莫塵一手搭著夜殤的肩膀,笑看著敖烈。

很快的一撥人再次來到了這裡,前邊是幾個老者,為首的是一個穿著錦袍的老者。

「怎麼回事?」老者干到之後,開口問道。

「爺爺,他們要殺我。」敖烈來到了老者的身前。

老者看了敖烈一眼,接著來到了夜殤和莫塵面前。

「莫塵?這是怎麼了?」老者也就是敖玉山皺皺眉開口問道。

「敖長老,今天的事是按照葯谷的規矩解決,還是按照丹鼎城的?」莫塵開口問道。

「敖烈,你怎麼惹到你十一師叔了?」敖玉山瞪了敖烈一眼說道。

「這?」敖烈有些傻眼了,他預想中爺爺敖玉山出現后以強硬手腕處理莫塵和夜殤的場面沒有出現。

「莫塵,小輩不懂事,就算了吧1敖玉山笑著說道。

「敖長老,如果有人辱罵你父母,你能算了?辱罵長輩父母我頭一次聽說。」莫塵冷笑了一聲說道。

「孽畜,還不過來道歉?」敖玉山聽了莫塵的話,臉色很難看,直接朝著敖烈罵了一句。

敖烈走到敖玉山面前,「爺爺,我和這位師叔沒衝突,是這位師叔為他出頭,欺負我敖家。」敖烈看著夜殤說道。

「莫塵,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如果敖烈什麼不敬的事,我處罰他,可你強出頭欺負我敖家就不合適了。」敖玉山開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