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五十六章 直接出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六章 直接出手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你們聽清楚,這位是我師弟,我師尊的關門弟子,師弟受辱,你說我是強出頭?」莫塵轉身一個大嘴巴就抽在了敖烈的臉上,「欺負你敖家?敢給我信口雌黃,現在才是欺負你敖家。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

敖玉山眼角抽抽,並沒有動手,也沒有做出什麼舉動。

「小子,我剛才說了兩條路,現在當著你爺爺的面,我再說一次,要麼跪下道歉,要麼死1莫塵將長劍拿在了手裡。

見莫塵拿出長劍,敖玉山急忙將敖烈護在了身邊。

「很好!敖長老你修為比我高,輩份比我搞,人手也比我多,今天我就要殺他,看你怎麼攔著我,丹鼎城城衛軍你們聽好了,我是太璇峰莫塵,今天處理師門的事,你們參與的話,別怪我手下不容情。」莫塵手腕一抖長劍就出了鞘。

在莫塵長劍出鞘的時候,夜殤這邊就出手了,右手一抖施展出了輪迴槍法,直接從敖玉山的身側,朝著敖烈的咽喉刺過去,輪迴槍前刺速度極快,發出了破的尖嘯。

莫塵一愣他沒打算現在就動手,他心裡也有底,那敖玉山也不敢動手的。可夜殤出手,他也只能出手,一劍劃出,划向敖玉山和敖烈中間,阻擋敖玉山,他倒不是阻攔敖玉山救援,而是阻止敖玉山傷害夜殤。mianhuatang.la棉、花『糖』挾說』

敖玉山臉色一變,也長劍出鞘,迎著莫塵的長劍揮出。

這邊敖烈還在吃驚中,沒做出什麼反應,不過跟著敖玉山來的一個護衛反應過來了,手裡的戰刀一橫阻擋夜殤的輪迴槍。

夜殤槍勢不變繼續前刺,同時丹田的真氣爆發,施展出了十二層震動勁。

!這個聚元七層修為的護衛戰刀攔住了夜殤的輪迴槍,就在他要撤刀變招的時候,夜殤輪迴槍中的震動勁到了,衝擊到了他的戰刀上。

叮,一聲脆響,這個護衛手裡的戰刀沒握住,被夜殤一槍震飛了。

一槍震飛了這個護衛手裡的戰刀,夜殤腳下一震,身子前沖,帶著輪迴槍朝著這個護衛的咽喉刺去。

這個護衛慌忙中,右手對著輪迴槍槍尖和槍身的部位打出一拳,「給我退1

「做夢1夜殤第二波震蕩勁再次爆發。

嗡!護衛的拳頭砸在夜殤的輪迴槍上,輪迴槍快速震蕩發出了嗡嗡聲,將這個護衛的拳頭,連帶右臂都震開了,輪迴槍的槍尖在他的胸口劃出了一道血口,這是他退得快,要不然就是開膛破肚的下常

擊退了這個護衛,夜殤右臂一扭,輪迴槍變向朝著敖烈的刺過去,目標是敖烈的咽喉,不出手則以,出手就要一擊致命。strong.la/strong

敖烈拔出了長劍朝著夜殤的輪迴槍劈出了一劍。

夜殤沒有變槍,右手猛力的前刺,同時左手揚起,手掌上浮現了淺青色的真氣漩渦,夜殤打算在追風槍法之後,施展鎮岳手將敖烈滅了。他擔心莫塵這邊出問題,所以要速戰速決。

敖烈揮出的長劍,在夜殤的輪迴槍面前就跟玩笑一樣,直接被震飛,震飛出去老高。夜殤的輪迴槍繼續朝著敖烈的咽喉殺回去。

這時候一個護衛站出來將敖烈朝著一邊拉去,他不是丹鼎城的城衛軍,是敖家的護衛,拉開護衛的同時,一刀將夜殤的輪迴槍震偏。

夜殤身軀前沖,在收回輪迴槍的同時,左手迎著這個護衛拍出去,這個護衛擋在了夜殤攻擊敖烈的路線上。

這個護衛來不及出刀,左手迎著夜殤左手打出一拳,他是聚元七層的修為,他不信攔不住夜殤。

「砰1一聲悶響,夜殤被這個護衛一拳打退,不過這個護衛更慘,他的左手血肉模糊,他很清楚指骨都碎裂了。

被震退的夜殤,腳下一震再次揮槍朝著敖烈衝去。

「住手!按你說的處理,快讓他住手。」敖玉山著急了,他看出來發瘋的夜殤,敖烈頂不祝

「夜殤先住手,他們不給滿意的答覆,咱們繼續打。」莫塵不攻擊敖玉山了,身子一閃攔住了夜殤。

「再給我點時間,我就能弄死他1夜殤擦了擦嘴角,雙眼緊盯著敖烈,剛才他被護衛一拳擊退,內腑還是受到了一定震蕩。

莫塵點點頭,他知道自己的師兄師姐都挺狠,但這個師弟更狠,完全朝著死里弄。

「師弟你有事么?」莫塵看著夜殤問道。

「沒事。」夜殤搖搖頭,眼睛還是看著敖烈。

此時敖烈有點怕,怕夜殤的瘋狂,他感覺夜殤比妖獸還凶,他以前獵殺過妖獸,此時夜殤的眼神比妖獸還可怕。

「敖長老,如果我十三師弟出點什麼岔子,你真承擔不了。」看到夜殤嘴角的血跡,莫塵真怒了。

「敖烈,過來跪下,給你十三師叔道歉。」敖玉山臉色鐵青,他知道這件事一會兒就會傳遍丹鼎城,臉是丟了。死磕?現在是能擊敗莫塵和夜殤,但後果很嚴重,不用等明天,太璇峰的人馬很快就會打過來,敖家將不復存在。

敖烈現在還沒穩定下來,剛才他覺得死神離他很近,聽見敖玉山的話,對著夜殤膝蓋一軟就跪下了,「師叔我錯了。」

「師弟你看?」莫塵看向了夜殤。

「今天給我師兄面子,以後誰辱我家人、我身邊的人,我不死他就要死。」夜殤冷聲說道,話語裡帶著殺機,這件事他是真怒了。

「小子,以後眼睛睜大點,別再胡來,十三走了。」莫塵對著夜殤招招手。

「跟你說句實話,我不稀罕你的道歉,真想弄死你。」輪迴槍槍尖朝著敖烈點了點,然後跟著莫塵上了後邊的獸車。

「丟人的玩意1敖玉山一腳給敖烈踹了一個跟頭,接著帶人離開了,今天他真是憋氣又窩火,這火氣發不出去,只能給孫子來了一腳。

「熱鬧看完了,還真是熱血澎湃。」司空轉身進入了天極闕一樓的一間房間,隨後一個老者也進來了。

「大人,你對那個夜殤有興趣?」老者看著司空的背影問道。

「鍊氣七層,將聚元後期的修真者武器打飛,還不止是一次,這傢伙還真是逆天。」司空似乎是自言自語。

「難道是那把槍的原因?」老者開口問道。

「董執法,這點上你看得不對,槍法上霸道猛烈不去說,他那一掌你注意到了么?那是葯谷撼天手柳陽羽的絕學遮天手中的鎮岳手,鍊氣七層修鍊成鎮岳手很難得,最難得是這小傢伙殺戮果決,剛才那莫塵是虛張聲勢,讓對方妥協,這小傢伙是真要弄死那個敖烈。」司空搖搖頭,否定了老者的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