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六十章 資源分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章 資源分配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我們休息一夜,明天就去交任務,你這完成任務的速度真快,連續做的話,進入青銅級很快。」莫塵對著夜殤說道。

兩人找了一個安全的地方,在一個水潭邊宿營了。

吃過東西之後,夜殤開始了修鍊,這剛一修鍊,夜殤感覺到自己到了突破的邊緣。

跟莫塵打了一個招呼,讓天羽警戒,夜殤吃了三分之一的凝神丹就開始了突破。

夜殤飽和的丹田已經不能夠再吸納天地靈氣,他控制著丹田的真氣循環,當進入了一個相對穩定的階段后,夜殤將凝神丹的藥力引入了丹田,隨後震動著真氣擴大丹田。

隨著夜殤丹田真氣的震動,其丹田的空間越來越大,當真氣不能再朝著外邊震動的時候,夜殤丹田也出現凝鍊第八個真氣光暈的空間。

控制著凝神丹藥力源源不斷的進入丹田,夜殤也開始吸納天地靈氣,凝鍊第八個真氣光暈。

坐在不遠處的莫塵看似悠閑的喝著酒,但一直警惕的觀察著周圍,也隨時注意夜殤的情況。

用了一天的時間,夜殤才將丹田的第八道光暈凝練出來,這比尋常人慢了一些,主要是夜殤前段時間突破的太快,前七道光暈有些不凝實,在夜殤凝鍊第八道光暈的時候,被前邊七道光暈截取了一些能量。.la

這次的突破將以前的修鍊快速的弊端解決了,不過夜殤也有點后怕,這是問題爆發的早,如果在鍊氣進階到聚元的時候爆發,很容易讓他失敗,從這次晉級困難就看出來了。

「十三,你這次晉級有些慢,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莫塵見夜殤醒來開口問道。

夜殤點點頭,就將自己出現的問題說了一遍。

「還好問題出現的早,以後每次晉級之前能壓就壓一下,操之過急根基不穩是修鍊者大忌。」莫塵提醒著夜殤。

「我會注意的。」夜殤也注意到問題的嚴重性。

收拾了一下兩人出發了,夜殤坐在天羽的後背上努力的著穩固修為。

夜殤原本打算晉級之後就服用聚氣丹的,現在他打算緩緩,將修為穩固好,打牢基礎再去服用。

用了一天的時間,夜殤和莫塵回到了丹鼎城,兩人洗了澡吃了東西,就朝著天極闕走去。

這一次夜殤和莫塵沒看見什麼瘋狗,直接進入了天極闕。接待兩人的是一個普通的黑衣女子,黑衣女子將夜殤和莫塵帶進了一件雅間。

進入房間,夜殤將嗜血狼王的屍體和黑鐵草都拿出來了,黑衣女子看了任務簡介和領取任務的時間,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夜殤,然後搖搖頭,就出去給夜殤登記積分和領取獎勵,兩個任務都有不少的金錢獎勵、積分獎勵,最有價值的還是靈石獎勵。

「十一師兄,她搖頭是什麼意思?難道對嗜血狼王屍體或者是黑鐵草不滿?」夜殤喝了一口茶說道。

「不是,她是不屑,她覺得這任務不是你做的,她把你當成那種大家族的紈,覺得任務是長輩幫著做,你拿現成的獎勵。」莫塵笑著說道。

夜殤略微一思考,覺得有莫塵說得這種可能。

黑衣女子送來了獎勵,收起獎勵,夜殤又要來了任務單,接著又挑了兩個積分高,相對合適自己的任務,這才和莫塵兩人離開。

送走了夜殤和莫塵的黑衣女子,將夜殤的資料送給了董執法,她剛才給夜殤領任務獎勵的之後,注意到了夜殤是天極闕重點關注,所以馬上將情況彙報給了董執法。

翻看了一下夜殤完成任務的情況和時間后,董執法帶著夜殤的資料來到了天極闕的頂樓。

天極闕頂樓的一間雅間內,一身淡雅藍色羅裙的司空正在喝茶。

「大人,那個夜殤完成了任務。」董執法將夜殤的資料遞給了司空。

司空看了一下資料,然後站起身,「走,去庫房看看那頭嗜血狼王的屍體。」

在天極闕的庫房內董執法翻看了一下嗜血狼王的屍體,司空也仔細的看了一下,「這個是夜殤獨自擊殺的,莫塵沒有出手。」

「那天看見了他的槍法,是很不錯,可是要想擊殺嗜血狼王還不夠吧?」董執法搖搖頭說道。

「看嗜血狼王屍體上的傷口,嗜血狼王在撲殺的時候,他出的槍,嗜血狼王的前爪上毛皮不全是被震開的,記得那天他的槍法上就有震蕩的力道,這點上沒錯,狼王腦袋上的裂痕是被拳頭砸的,砸了幾拳才將腦袋砸裂,如果是莫塵,那一拳就夠了,完成兩個任務用不了不到四天,即便是有飛行馴獸這也是高效率。」拿出手帕擦擦手,司空就離開了倉庫。

夜殤這邊和莫塵進了一家酒店,坐在二樓靠近街道的位置,點了幾盤好菜,拿出了牛大叔的烈酒就開喝了。

「那是什麼人啊,還是城衛軍給開路?」看著樓下的街道夜殤開口問道。

在夜殤的視線中,兩隊城衛軍開路,後邊是兩個中年人,中年人身後跟著幾個白衣少年。

在夜殤說話的時候,其中的一個錦衣中年人轉頭看向夜殤,幾個年輕人也順著錦衣中年人的視線看到了夜殤,看了夜殤兩眼,錦衣中年人扭身繼續前行。

「金焱門的人,哎1莫塵嘆了一口氣。

夜殤也沒有說話,葯谷是金焱門的下屬勢力,金焱門的人到了葯谷區域,當然有著很強的優越感。

「局面會改變的。」片刻之後夜殤開口說道,他看出來莫塵有些糾結。

「也許,剛才那幾個人都是高手,你眼光一注視,他們就警覺了,走在最前邊的年輕人,是金焱門的核心弟子。」莫塵開口說道。

夜殤喝了一口酒,就繼續吃東西了,金焱門的情況他也不是第一次聽說了,行事霸道,不過夜殤覺得這和自己關係不大。

「是不是覺得和你關係不大?」莫塵似乎知道了夜殤的想法。

「我現在就是一個剛入門的弟子,能有什麼關係?」夜殤有些不解的看著莫塵。

「每隔十年金焱門區域就會舉行一場比試,區域內所有勢力三十之下弟子的比試,按照比試的結果進行資源分配,上一屆我們葯谷的成績不理想,所以資源上交的比較多。」莫塵開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