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七十四章 奮不顧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四章 奮不顧身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夜殤,你別亂來,這傢伙跟任務介紹的,完全是兩回事兒,是四階巔峰的修為,我殺不了,走都是問題,這傢伙的速度太快了1一邊圍繞著巨石後退轉圈,一邊戰初羽對著夜殤喊了一聲。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

夜殤沒有說話,他知道司空初羽說的是事實,紫金獸王不會給司空初羽放出火凰,安然飛走的機會。

「你不走還等什麼?」司空初羽再次嬌吼了一聲,同時身子急速閃避,因為追了幾圈沒追上的紫金獸王暴怒,張嘴就突出了一口黑紫色的幽光。

嘶啦啦!紫色的幽光,落到了巨石山,給巨石打出了一個黑洞,周圍都是密密麻麻的蜂窩式小坑,小坑還在加深,那是紫金雜質毒素腐蝕的效果。

不過噴過一口紫金毒素的紫金獸王,速度有些下降,身上的紫色流光也淡了一些,片刻之後才恢復。

「司空,在注意自身安全的情況下,盡量逼它發狂,我發現它噴了毒素雜質之後,攻擊強度有下降。」夜殤蹲在石頭上,對著司空初羽喊著,平時他只能看見兩道影子,剛才紫金獸王噴完毒素后,他能看清紫金獸王的身軀了。mianhuatang.la

「好,你別亂來1司空初羽的聲音有些不連貫,連續高強度移動,高強度的對戰,對她的消耗也很大。

半個時辰過去,紫金獸王的身上流光暗淡下去了,速度也有些減慢,它已經噴出了七八口紫金雜質,狀態也有些萎靡,兇悍的的獸性讓它不斷的攻擊。

司空初羽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握著長劍的手臂抖動著,身上衣袍也被汗水浸泡透了。

「你快走,我堅持不住了。」司空初羽對著石頭上的夜殤喊了一聲,這時候紫金獸王對著司空初羽再次噴出了紫金雜質毒素。

在紫金獸王噴出這口毒素之後,夜殤動了,身子一躍從大石頭上躍下,直接騎在了神態更加萎靡,速度降低到了一個極限的紫金獸王身上,雙腿發力緊緊的夾住紫金獸王的身軀,雙臂握著輪迴槍,對著紫金獸王的后脖頸和腦袋的連接處扎了進去。

這一下扎進去半尺,這讓夜殤很震驚,要知道他的雙臂現在有數千斤的力量,加上輪迴槍鋒利無比才扎進去半尺,這紫金獸王要有多強的防禦?

這是唯一的機會!夜殤知道如果不能抓住這個機會,那他和司空初羽都要死在這裡,此時的司空初羽已經渾身脫力,跌坐在地。mianhuatang.la棉、花『糖』挾說』

低吼一聲,夜殤雙臂抖動,施展出了身軀內的全部力量,接著丹田的真氣爆發,震蕩勁也朝著輪迴槍內灌注。

嘶!被夜殤灌注了萬道寶典練血境七層全部力量,加上震蕩勁的輪迴槍,將資金獸王的后脖頸和腦袋的連接處貫穿。

再來!夜殤腰部發力,將紫金獸王的身軀朝著地面壓,雙臂再次用力朝著下邊扎去,他要將紫金獸王釘在這裡,因為紫金獸王如果再發動攻擊,那司空初羽就危險了。

夜殤這一下壓,紫金獸王的兩隻前腿就沒撐住,跪在了地上,這讓夜殤的輪迴槍透過它的脖頸,扎進了堅硬的紫金礦石地面。

紫金獸王兩條後腿發力,朝著前邊挪動,夜殤雙臂使勁控制著輪迴槍扎進地面,不讓紫金獸王移動。

夜殤的力氣是大,可紫金獸王的力氣更大,馱著夜殤,拖著輪迴槍在地面劃出的深溝,繼續朝著司空初羽爬行。

「起來,走啊1夜殤一邊發力,一邊對著還跌坐在地上的司空初羽喊了一聲。

司空初羽站起身,咬咬牙,身子閃動,一劍朝著紫金獸王的張開的嘴刺過去。

紫金獸王腦袋一扭,司空初羽的這一劍就刺歪了,刺歪了的司空初羽後退了幾步,不過踩到一塊突起的石頭,腳下一軟跌倒了。

轉過頭的紫金獸王身軀鼓動,腦袋揚了起來。

不好!

夜殤知道這是紫金獸王要噴紫金雜質的前奏。

左手用力一拍輪迴槍,夜殤身子躍起朝著司空初羽撲去。這一刻夜殤腦子裡沒想其他的,就是覺得不能讓司空初羽受傷。

疼!後背傳來了撕心裂肺的疼痛,接著夜殤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當睜開眼睛的時候,夜殤發現自己趴在一塊石頭上,司空初羽在一邊正洗著一條毛巾,毛巾上滿是血跡。

嗯?夜殤發現自己光著上身,不遠處是紫金獸王的屍體,不過屍體上滿是一道道傷口。

「醒了?我幫你把它砍死了,後背疼么?」司空初羽來到了夜殤的身邊,蹲下身子問道。

「疼,還真是疼,這傢伙噴出來的紫金雜質威力還真是大。」夜殤動了一下身子,感覺後背還真是疼的厲害。

「你啊,這是它噴了很多次,加上生命垂危,所以噴出來紫金雜質只有一點點,要不然你死定了,你怎麼這麼傻呢?」司空初羽拿著毛巾又給夜殤清理了一下。

「沒死掉就沒事。」夜殤拿出了一套衣服,坐起身來就要穿衣服。

「別穿,沒死掉?如果不是我帶著解毒丹,你就死定了,先別穿衣服,等傷口結痂再穿衣服,要不會結疤。」司空初羽開口說道。

「也不能一直光著身子吧?」夜殤有些鬱悶的說道。

「別著急,半天就嫩結痂了。」司空初羽笑著說道。

夜殤點點頭,不說話了,他採集紫金也不差這半天。

「這次謝謝你了,以後你不能這麼傻。」司空初羽對著夜殤說道。

「我知道了,你沒受傷吧?」夜殤看著司空初羽問道。

「手臂受了一點傷,不過大部分被你擋住了,要不然我不死也得毀容。」司空初羽臉有些紅了,在最緊要的關頭,是夜殤抱住了她,用後背擋住了紫金獸王噴出來的紫金雜質。

「這個紫金獸王還真是厲害。」夜殤拿出了一壇酒,打開后自己就喝了一口。

「給我也來點。」司空初羽拿過了夜殤的酒罈子,直接也來了一口,她的情緒也是很不穩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