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八十六章 混水摸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六章 混水摸魚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感受著輪迴槍槍尖傳來的涼意,這個小嘍知道夜殤不是嚇唬他,是真要殺他。

「我說,我說1小嘍一五一十的將自己知道的都說了。

聽了小嘍的招供,夜殤知道自己找對地方了,這夥人就是麓山匪,除了出去打探消息的幾個嘍,幾乎都在山坳里,這裡是他們的一個據點,另外夜殤也詢問倒了兩個山匪頭目棲身的地方。

夜殤伸手將這個小嘍的坎肩扒了下來,接著搖搖頭,「當山匪不是罪不可赦,但是你們不該殺人滿門。」說完話的夜殤輪迴槍一揮,將這個開始還一副凶神惡煞的小嘍咽喉割斷了。(mianhuatang.la好看

將坎肩穿好,夜殤把輪迴槍收進儲物戒指,將頭髮揉了一下,讓自己跟小嘍的模樣差不多,接著就朝著山坳走去,他打算混進去看看。

到了山坳,夜殤沒有直接進入,雖然被人發現的可能性不大,但他還是不想冒險。

他順著山坳側面的山峰前進,躲開了兩個崗哨,順著山坡滑進了山坳,接著隨便走著。他現在的裝扮雖然沒有山匪彪悍,但也差不了太多,他覺得沒必要緊張,山匪這麼多也不見得大家之間都認識。

夜殤朝著山坳最裡邊走去,他知道麓山匪的兩個頭目黃君和黃覺就在山坳最裡邊的兩間石屋內。

離著山坳裡邊越來越近了,夜殤大大方方的拿著嘍的佩刀行走著,裝城了巡邏的樣子。

有幾個山匪看見夜殤,也沒有詢問,慢慢的夜殤接近了山坳最裡邊的石屋。

一間石屋外邊站著兩個山匪,夜殤沒有接近,而是來回走動,繼續裝出巡邏的樣子。

這時候石屋的門帘掀開了,穿著虎皮坎肩的黃覺出來了。

「二麻子,去搬幾壇酒來,送我房間。」黃覺對著站崗的山匪喊了一聲。

「好,二當家的稍等,你過來跟我去搬酒去。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二麻子對著夜殤招招手。

夜殤小跑過去了,有機會接近兩個山匪頭子,夜殤是不會放過的。

二麻子帶著夜殤朝著山坳東邊走去,隨著走動夜殤心裡怒火衝天,因為他看見了牢房,裡邊關著七八個赤身裸體的女人,這就看出來,這貨麓山匪有多殘暴。

「看什麼看?表現好,我跟二當家的說說,你會有機會的。」二麻子瞪了夜殤一眼,帶著夜殤進入了一間庫房,裡邊擺著的有熏肉,還有酒罈子。

二麻子搬了兩壇,夜殤將佩刀朝著腰裡一別,跟二麻子一樣搬了兩罈子,然後跟在二麻子的身後,朝著黃覺的石屋走去,也就是沒有人站崗的那間石屋。

另外一間石屋還有人站崗,夜殤明白了那個站崗的是大頭目黃君的跟班,二麻子是二頭目黃覺的跟班黃覺的石屋十分的奢侈,石床上鋪著絨毯,地上滿是獸皮,桌子上的燭台是黃金的,他坐著的椅子扶手還掛著珠寶手鏈。

在石屋的一邊,豎著一根木樁,木樁上捆著一個全身赤luo的女人,女人雙手被拉開固定在木樁的橫樑上,女子低著頭,夜殤看不到他的面孔,只能從胸口起伏看出她還是活著的。

「嗎的,不出搶劫手裡就癢,你們兩個陪我喝酒。」黃覺罵罵咧咧的說道。

二麻子屁顛屁顛的將酒罈子打開給黃覺倒了一碗。

「咦,你小子怎麼有些面生?」黃覺看著夜殤說道。

「二當家的,小的是新來的?」夜殤彎身說道。

「真是,痞子五怎麼叫你一個新人巡邏?」二麻子編排了痞子子五一句。

「我也不知道,怎麼安排我就怎麼做。」夜殤哪裡知道什麼痞子五。

「好了,外邊有那麼都崗哨,不差你一個,來喝酒。」黃覺倒是沒有警覺。

三人拿著酒碗就開喝了。

在第一壇酒喝完的時候,黃覺讓二麻子去安排人弄點烤肉。

打算給黃覺倒酒,夜殤發現一個酒罈子空了,他轉身就去開另外一壇。

拿酒罈子的時候夜殤腦子靈光一閃,手一抖將酒罈子收進儲物戒指,接著牛大叔給他的烈酒從儲物腰帶里拿出一壇,然後轉身擋著黃覺的面打開了。

「咦,酒味很濃,快,快倒酒1酒罈子打開,黃覺就聞到了酒味。

「好酒,就是太烈了,想不到上次打劫那個酒家,還有這樣的酒,再倒酒。」喝了一碗之後,黃覺的臉就紅了,接著讓夜殤繼續倒酒。

黃覺的酒量不錯,不過這連續的幾碗下去,他也有些暈了。

看黃覺快倒下了,夜殤繼續倒酒,「二當家好酒量再來1

「這酒太好了,你別碰,這隻有我們兄弟能喝。」黃覺醉醺醺的,但還記得好東西不能給別人。

喝!一回就讓你用脖子喝!心中暗罵了一聲,夜殤繼續給黃覺倒酒,當一壇酒下去黃覺就倒下了,躺在了地上。

拿出輪迴槍,夜殤一槍就插進勒黃覺的咽喉。

劇烈的疼痛讓黃覺醒酒了,雙手抓著插入咽喉的輪迴槍搖晃著,可夜殤的輪迴槍已經將他的脖子刺穿,將他固定在地上。

雙腿亂蹬了幾下,黃覺不動了。

「救我1一絲微弱的聲音傳來。

夜殤轉頭朝著聲音來源看去,發現那個沒穿衣服被綁在木柱子上的女子抬起頭來了,正在張嘴說話。她嘴唇乾裂,想必被折磨很久了,她醒來是因為黃覺雙腿亂蹬,蹬到了木頭柱子。

夜殤轉身將原來的酒罈子打開,倒了一碗酒給女子喝了,「你別出聲,我有機會一定會救你,現在不殺了另外一個山匪頭目,即便是跑也跑不了。」

聽了夜殤的話,女子不說話了,只是大口的喘氣。

夜殤將手裡的酒朝著黃覺的咽喉倒下去了一些,他怕血腥氣引起別人的懷疑,都是山裡生活的人,對血腥味是很敏感的。

做完了這些,夜殤就站在了石屋的門后,等著二麻子回來。他想要進行下一步行動,必須殺死二麻子,要不然二麻子回來發現這裡的情況,一喊就全完蛋了。

一刻鐘的時間,二麻子哼著小調回來了,一掀開門帘二麻子愣住了,黃覺躺在血泊里。

在二麻子發愣的時候,夜殤出手了,左手勒住二麻子的脖頸,右手將他的腦袋用力的一般。

嚓!一聲脆響之後二麻子不動了,脖頸被夜殤拗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