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八十八章 瘋狂殺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八章 瘋狂殺戮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在夜殤吹口哨的時候,山匪就朝著這邊衝來了,不過是天羽先到的。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

「天羽守著她們,別讓別人靠近。」對著天羽交代了一聲,夜殤身子前沖,跟衝過來的山匪開始交戰。

與這些修為跟自己差不多的山匪交戰,夜殤施展了六波震蕩勁,輪迴槍如同蛟龍,每一次刺出、斬出都會有山匪倒下,使用六波震蕩勁是為了節省真氣。

天羽護著身後的十幾個女子跟隨著。

隨著夜殤的前進,死在輪迴槍下的山匪越來越多,夜殤的腳下滑膩膩的全是鮮血。

夜殤本不是好殺之人,但這群麓山匪太殘暴了,每次打劫都是心狠手辣,除了美貌的女子,全部殺掉,可謂是狠毒至極。

剛才在牢房裡,夜殤看到了除了了洗漱用的水桶,牢房裡連被褥都沒有,那些女人身上都是鞭痕,沒少受虐待,這讓夜殤更加憤怒。

半刻鐘過後,山匪被夜殤殺掉了四五十人。

夜殤的身上滿是血跡。

「殺!他消耗的差不多了。」一個山匪小頭目大聲喊著。

夜殤心裡冷笑一聲,他消耗的差不多?丹田的真氣還有三分之二,身軀內的能量消耗的也不大。

戰鬥再持續,山匪不斷的倒下,後邊走在血泊中的女子臉色都變白了,她們不是沒見過殺戮,她們的親人都是被山匪所殺,可當時的情況完全沒有現在慘烈。

一路前進一路殺,夜殤根本不用去選擇目標,只要是擋在自己身前的就殺,想要跑的,就追上去殺。

夜殤沒有一絲一毫的手軟,他知道這些人劣性以成,今天不殺,他們跑了還會為惡。

一路殺到了山坳的入口,山匪已經倒下去七八十人,剩餘的一百多人都站在山坳的入口。

「天羽,看見跑的就追殺,能殺的一個不留。」對著天羽喊了一聲,夜殤就朝著圍堵著自己的山匪殺過去了。

槍法適合群戰,一寸長一寸強,山匪根本就近不了夜殤的身,不等近身就被夜殤的輪迴槍斬殺掉。

隨著戰鬥,夜殤也發現了自己的短處,那就是速度慢,有的山匪動作快,攻擊一下就退了,躲避了夜殤的殺招。.la

沒有身法戰技是短板,夜殤以前想過這個問題,但是宮玄說過,沒有師門功勛點,是不能得到宗門戰技的,只能得到一套免費的戰技。

夜殤得到的免費戰技是追風槍法,鎮岳手是他在封塵那裡得到的。

戰鬥在持續,夜殤的消耗越來越大,山匪夜殤越來越少,一部分已經逃跑了,不過很多都死在了天羽的爪下。

這一場殺戮進行了半個時辰,夜殤真氣消耗得差不多,戰鬥也結束了。

夜殤不知道跑了多少人,不過數目不會很大,有著天羽的追殺,也就是鑽入樹林,或者是天羽攻擊的死角才能跑掉。

「好了,你們安全了,可以回家了。」夜殤對著一群人說道。

「大人,我沒地方去了,願意跟著恩人為奴為婢。」被夜殤唱牢房內救出來的一個女子跪下說道。

「我也是,村子里的人都被這群惡魔殺光了,求大人收留我們。」一個女子也跪下了。

這個女子說完,其它女子也跪下了。

夜殤頭大了,人救了,可丟下不行,丟下了這群女人都是死路一條。

「大人,我們可以做下人的。」跪下的女子都開口說道。

「好吧,我想想辦法,我們先找個地方落腳。」夜殤點點頭,帶著一群女子離開了山坳。

走了幾十里找了一個有水源的地方,夜殤就讓大家休息,讓天羽去捕殺獵物。

「妹子,你沒讓那個傢伙得逞吧?」從牢房裡被救出來的一個三十左右的女子看著夜殤在黃覺房間里救出來的女子問道。

「嗯,沒有,他雖然不斷的折磨我,但是我說了,只要他敢用強,我就自殺,這才沒有被他……不過也沒什麼區別。」披著獸皮的女子開口說道。

夜殤明白這女子話里的意思,她清白雖然還在,但是受了很多****,救她的時候,夜殤就注意到她的胸口被刺了紋身,流著血的狼頭紋身,另外關鍵處還被上了金屬環。

「咱們不說這些了,我這裡也沒有合適的衣服,等有小鎮了,我進去給你們買。」跟一群沒穿衣服的女人在一起,夜殤也不習慣,雖然這些女人都受了折磨,但身材姿色都是上等,要不然山匪也不會留著她們。

天羽抓了獵物回來,夜殤就將獵物烤上了,同時也思考著,怎麼安排這些女子。

夜殤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將這些人送到天楠城竹園鎮,另外就是安排到龍泉山別院,別院那麼大也是需要下人的。

吃東西的時候,夜殤就開口詢問這些人的意見,想要自由生活的,他安排到竹園鎮,如果不願意的那就去自己的龍泉山別院。

「大人,我去別院幫助大人打掃別院,我在家裡的時候,就跟隨父親做生意,能幫助大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披著虎皮的女子開口說道,她叫海洛。

「行,那你就跟我去別院,你們也都思考下以後的生活,竹園鎮是一個樸實的地方,我不說,沒人知道你們以往發生什麼,也沒人介意,你們嫁人成家都是可以的。」夜殤開口說道。

夜殤的話,讓這些人陷入了沉思,片刻之後有了兩種結果,畢竟人追求的生活不同。

休息了一夜,吃了早飯後,夜殤給了海洛一套自己的衣袍。

海洛也沒顧忌,就在夜殤面前,將衣服換了,畢竟在黃覺的房間和這一路上,夜殤能看的不能看的,該看見的不該看見的都看見了,避諱和不避諱都是一個形式問題。

「你有見識,你組織一下她們,我不方便。」夜殤對著海洛說道,看見那些不穿衣服的女子,夜殤腦子裡就會浮現司空初羽的身影,這讓他很不自在,索性讓海洛去處理,這些女人還是比較聽海洛的,能在黃覺那裡堅持下來,不失身是很難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