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一百五十三章 你敢害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三章 你敢害我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小心點,那兩個騷女人修為都不簡單,有一個到了三階巔峰。」楊蕾提醒著夜殤,她看著那兩個妖冶的女人心裡就來氣,太沒樣子,太丟女人臉了。

夜殤點點頭,伸手敲敲銀狐幼崽的腦袋,「你給我老實的在這裡趴著,敢亂跑,我就不要你了。」

看見銀狐幼崽不動了,夜殤提著輪迴槍,就進入了山谷。

看著夜殤進入,楊蕾心裡有些不踏實,伸手抱起來還有些抵抗的銀狐幼崽,就悄悄的跟在夜殤的後邊。

楊蕾一跟著,夜殤就發現了,不過他沒制止,他知道楊蕾是擔心自己。

剛剛前進了一段路,見到的場面就讓夜殤腦袋裡嗡嗡作響,身體內的血液也加速了,他看見了極為恐怖和殘暴的而場面。

在山谷入口不遠的右邊,堆著一堆骸骨,是一堆皮包骨的骸骨,身軀的血肉精華都不見了。

夜殤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穩定下來,從骸骨上的衣袍,夜殤可以確定這些人就是失蹤的村民。

楊蕾上前拉著情緒明顯不穩的夜殤退出了山谷。

「九師姐,她們不是人,剛才那堆屍骸中,有幾具明顯就是少年的。」夜殤十分的憤怒。

「我知道,事情基本上調查清楚,你的任務是完事了,你接下來真的打算殺了她們兩個么?一個三階中期,一個三階巔峰。」楊蕾開口說道,她並沒有出手的打算。

夜殤深呼吸了兩次,讓自己的情緒穩定,「如果我們就這麼走了,那還有無辜的村民被她們禍害,讓我想想。」

思考一了一會兒,夜殤冷靜下來了,他知道自己只是來做調查任務的,可如果這麼離開了,等天極闕那邊再下任務來誅殺兩個妖女,中間這個時間還會有村民慘遭毒手,可是殺呢,他又殺不了,可以說機會很渺茫,機會等於零。

夜殤眼睛一亮,頓時來了主意,「既然她們漠視生命,慘無人道,那我也不客氣了。」

「十三啊,不是你客氣不客氣的事,那兩個女人想要殺你的話,跟捏死一隻小雞娃兒沒區別,要不師姐幫你出手?這跟任務無關了。」楊蕾不打算讓夜殤冒險。

「不用!我們來的時候,我看見了一株蛇血草,平時沒什麼,但是一旦用火燒,那就會產生毒煙,會讓人和動物血液運行減慢,真氣無法運行。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夜殤開口說道。這是他在接近小溪的時候發現的。

蛇血草是擁有劇毒的蛇類死亡了,全身毒血滋養出來的毒草。

「那就聽你的。」見夜殤有了辦法,楊蕾就沒有阻止了,夜殤自己能解決那是最好的。

夜殤回到小溪邊,撕了自己衣袍的下擺,包著手將蛇血草採摘了,然後回到了山谷。他這次不打算從入口進了,打算山谷側面摸進去,看看有沒有機會下毒。

楊蕾也跟在夜殤的後邊,還抱著銀狐幼崽,不過這個銀狐幼崽很不情願。

順著山谷的斜坡上,兩人潛到了山谷的盡頭。

山谷的盡頭,兩個衣著裸露的女子,正在生火泡茶,還在聊天。

最裡邊是一個石洞,在洞門口,兩個青壯男子被綁在那裡,不過精神萎靡,虛弱的厲害,明顯的是血氣不足。

「大姐,你的意思將這幾個人處理了之後,我們就換地方?」左側身材比較瘦一點的女子開口說道。

「是的,這裡不能呆著時間長了,這鎮子里的青壯年我們抓了不少,如果繼續呆下去,很容易引起別人注意,如果有高級修鍊者過來,那就麻煩了。」披散著頭髮,胸部幾乎露在外邊的女子開口說道。

「那走遠一點,換一個地方就是,這樣修鍊,修為提升的是快。」瘦小的女子開口說道。

兩人喝了茶水之後直接起身,披散著長發的女子,給兩個男子每人餵了一顆葯,然後兩女每人提著一個就進了山洞。

片刻之後,山洞內就傳出了讓夜殤和楊蕾都臉紅聲音,有男人如同獸吼聲,還有女人的浪叫聲。

夜殤拿著蛇血草,想朝著火堆上扔,心裡又有些猶豫。

「你是擔心那兩個男子?他們活不成了,全身精氣血氣都被吸得差不多了,即便是救下來也活不了幾天。」楊蕾臉上充滿了紅暈,不過低聲的話語中帶著怒氣。

聽了楊蕾的話,夜殤心裡的顧慮消失了,右手一甩,衣袍下擺包著的蛇血草甩進了火堆中。

由於夜殤的力量有點大,蛇血草砸塌了炭火,這時候披散著長發的女子身子閃動,就從山洞內竄了出來,是一點衣服也沒穿。

楊蕾玉手一伸,擋住了夜殤的眼睛,另外一隻手,壓著夜殤腦袋,兩人趴在了山谷斜坡的草叢中。

女子探查了一圈,隨後擊殺了一隻山鼠,又回到洞內了,那種聲音再次響起。

夜殤知道這是自己一激動,力用的有點大了,好在兩個女子並沒有警覺,夜殤從儲物戒指中拿出毛巾、拿出了一壇酒,將毛巾弄濕,堵住口鼻扎在腦後,也將銀狐幼崽處理了一下,然後看向楊蕾。

楊蕾知道夜殤這麼做的目的,是阻止毒煙的侵蝕,不過她搖搖頭,此時她已經施展真氣護體,毒煙不能侵蝕到她的軀體。

時間一點點的溜走,山洞裡的聲音漸漸的小下去了。

片刻,兩個赤、裸著身子的女人,一個人拖著一個男子,從山洞內走了出來。

兩個男子已經沒有聲音,原本的一些血肉精氣也不見了,除了還有一口氣之外,跟外邊的骸骨沒有什麼區別。

直接將兩個還沒死掉的男子丟到了屍骸堆上,兩女就不管了,回到火堆邊,也不穿衣服,就是簡單的披上了紗衣,就坐下泡茶喝茶。

「老,我感覺不太好,明天就走,明天我們就離開這裡,換一個區域,咦!我怎麼真氣不能運行了?」披著長發的女子開口說道,說完之後臉色就變了,另外那個瘦小的女子也是吃驚的看著披著長發的女子。

「老,你竟敢害我?」披著長發的女子伸手指著瘦小的女子,一臉的厲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