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一百八十章 斬龍行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章 斬龍行動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這個不好說埃mianhuatang.la」楊蕾搖搖頭。

「我查過資料,麓山尊者是兩千年前的人物,兩千年了,除非他進入七階,要不然一定是死了。」夜殤說著自己了解的情況。

「那他一定是死了,因為多少年過去,沒有人能進入七階,哪怕是進入六階的也是鳳毛麟角,你知道七大勢力是怎麼評定出來的么,就是因為他們擁有尊者,哪怕是低殲。只要勢力中出現尊者,那這個勢力就是超級勢力,當然了,尊者的層次也有不同。」楊蕾對著夜殤說道。

「按照師姐你的說法,東玄域的七大超級勢力都是尊者坐鎮,而我們葯谷沒有尊者存在對么?」夜殤開口問道。

「是這樣的,葯谷的聖鼎經失傳,天鼎經也是殘缺,等於說修鍊到四階巔峰之後,要靠自己摸索,想要進入五階都難如登天,更別說是六階,宗門的幾位太上都是天賦絕頂之人,是靠著摸索進入五階的,進入五階之後按照殘缺的經文修鍊,速度當然慢,沒有進入六階的希望。」楊蕾開口說道。

「沒有六階的尊者,宗門就人家臉色。」夜殤點點頭。mianhuatang.la

「宗門不是沒有天資高的成員,你知道為什麼前些年,華太上長老不處理谷中事物,還擔任著谷主么?」楊蕾看著夜殤詢問著。

夜殤當然不知道,隨後楊蕾講解,夜殤才明白。

原本華雲鵬是無為峰的峰主,現任峰主是他小師弟韓當,易水是他的弟子,楚凌霄也是他的弟子,他是葯谷最有希望進入六階的,所以太上長老將他扶到了谷主的位置,哪怕是他不善於管理谷中事物。

但是數十年過去了,華雲鵬還是卡在了五階巔峰的瓶頸無法再進一步,所以宗門太上長老和谷主商議,讓柳陽羽擔任谷主,首先柳陽羽是除了華雲鵬之外最有希望進入六階的葯谷成員,只有成為谷主,才能動用藥谷的一些禁忌資源。

「那就是說華太上長老沒希望進入六階了?」夜殤有點失望。

「錯了,是很有希望,前段時間我聽大長老說,華太上長老已經半隻腳進入了六階,差的就是心境,跟資源什麼沒關係了,所以騰出了位置,主要也是因為你拿回了聖鼎經,他有了突破的契機。對其他人也是一樣,要不然你以為我和大師兄能這麼順利的進入五階?」楊蕾笑著說道。

「原來是這樣,我懂了,希望師尊和華太上長老早日進入六階,那葯谷就不用再看金焱門的臉色了。」夜殤用力的揮揮手臂說道。

「這些事是絕對的機密,一點不能泄露,七大超級勢力經常會實施斬龍計劃,只要是有突破到六階希望的,就出動高手滅殺,減小威脅,鞏固他們的統治地位。」楊蕾對著夜殤說道。

「這麼卑鄙?」夜殤臉有些難看,因為世道太殘酷了。

「不只是獵殺有突破到六階希望的修鍊者,天賦奇高的好苗子也在他們的獵殺之中,所以我希望你引起天極闕的注意,儘快拿到黑色關注,那時候七大超級勢力誰想動你,就要掂量掂量了,惹怒了天極闕,後果他們承擔不起。」楊蕾對著夜殤說道。

夜殤點點頭,他實在沒想到,中間有這麼多錯綜複雜的關係。

很快的就到了夜殤做任務的地點,楊蕾等候,夜殤就去做任務了。

在離著葯谷數十萬里的金焱山脈,金焱門大殿內,匯聚了很多人,當中就有齊天成和展清河。

「副掌門,現在逍遙宗和南斗門消停了,我們是不是可以對葯谷動手了?」齊天成站出來欠身說道。

坐在主位穿著錦袍的老者沒有說話,雙眼看向了四周的金焱門高層,他就是金焱門的副門主展天翼,展鵬是他的直系後代。

「葯谷是很囂張,但我們不能確定南斗門、逍遙門和葯谷是不是達成了什麼協議,要不然前段時間我們要動葯谷,南斗門和逍遙宗就對我們施加壓迫,南斗門的大半主力都到了蒼雲山脈,絕對不是虛張聲勢。」一個長老站出來說道。

「嗯,宋長老說得有道理,這件事要查,等等南斗門和逍遙宗那邊內線傳回來消息再說。」展天翼開口說道。

「葯谷承認還是金焱門的附屬勢力,我們就不用太著急,先處理好南斗門和逍遙宗的情況,另外葯谷那邊傳回來的消息,說是葯谷真要不顧一切的血戰到底,消息屬實么?」一個女長老站出來問道。

「這個消息錯不了,這正是葯谷難纏的地方,一群瘋子,我們如果做的稍微過火,他們馬上瘋狂反彈。」展天翼拍了一下椅子扶手低吼了一句。

「還是要穩住局面之後再去收拾他們,強硬下手我們即便是拿下了,自身也是元氣大傷,不如在宗門下轄勢力拚斗的時候,好好的收拾一下他們,他們不是認附屬門派么,那就將他們打出排名去,用資源控制他們。」一個長著鷹鉤鼻子的老者冷聲說道,他是金焱門執法長老虛晨風。

「就先這麼辦,本座派人去逍遙宗那邊去看看什麼意思,南斗門覺得自己勢力強,行事霸道也就算了,逍遙宗不比我們金焱門強出多少,有什麼資格跟我們宣戰?」展天翼有些惱火的吼了一聲。

這就是人性,南斗門比金焱門強,所以對他們宣戰,他們能接受,人家強打你很正常。

逍遙門跟金焱門差不多,所以逍遙門朝著雙方交界地區派人,還要戰鬥,這讓展天翼有些受不了了。

隨著展天翼的話語,大殿內的人都退出去了,只剩下了展天翼和虛晨風。

「副掌門,前段時間晨柏來信了,他在葯谷好像是被架空了。」虛晨風開口說道。

「應該不會是葯谷故意為之,如果他們真的確定了,那晨風不會安然無恙,另外即便是發現了,他們也不敢將晨柏如何,難道真得打算跟我金焱門宣戰?」展天翼思考了一下說道。

聽了展天翼的話,虛晨風沒回答,但是心裡有些不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