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二百零二章 血液沸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二章 血液沸騰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夜殤久久沒有說話,心裡的感覺無法說出口,這就是英雄末路么?

夜殤血液突然奔騰加速,甚至說都有些壓制不住,真氣和身軀內的能量開始暴亂起來。

這讓夜殤坐不住了,站起身來,努力的控制著。

看著頭髮飛揚,幾乎倒豎起來的夜殤,司空初羽驚呆了,不明白這是什麼情況。

不過見到夜殤身上的能量不受控制,司空初羽就出手了,伸手在夜殤的胸口點了一下,試圖幫助夜殤平復真氣,但手指剛落到夜殤的胸口就被彈開了。

「冷靜,夜殤你冷靜一下。」司空初羽有著著急的說道。

夜殤這邊運轉著真氣、運轉著萬道寶典的能量,慢慢的才將沸騰的血液穩定下來。

深吸了一口氣,擦了一下腦門的汗水,夜殤才坐下來。

「你剛才是怎麼了?」司空初羽拿出了自己的手帕,遞給夜殤,有些緊張的問道。

「不知道,就是心裡有些壓抑、有些憤怒,然後這真氣和血液就不受控制,運行速度是平時的幾倍,如果剛才要是戰鬥,我戰鬥力會提升很多。」夜殤拿著手帕擦了一下汗,然後拿在手裡還也不是,不還也不是。(mianhuatang.la好看

如果還,可有些髒了,不還呢,女子的手帕收在手裡欠妥當。

「你難道擁有潛在的天賦血脈?」看著夜殤沒有什麼事了,司空初羽開口問道。

「我哪裡有什麼天賦血脈。」夜殤笑著說道。

「這個可不好說的,你剛才的情況,真氣的暴烈程度、運行速度都不下去凝丹期了,如果沒有什麼弊端的話,這就是天賦血脈表現的形式。」司空初羽很認真的說道。

「這個手帕送我吧?」夜殤看著沾上了汗漬的手帕說道。

司空初羽瞪了夜殤一眼沒說話,這事也能問?只要是有點心,那直接收起來就是了。

見司空初羽不說話,夜殤直接就收起來了。

跟司空初羽呆了一陣子,聊了一會天,夜殤才離開。

回到了古老爹的住處后,夜殤看見這竹屋前後都有了變化,竹屋格局沒變,竹子都換成了新的,院子里也鋪上了青磚,但是那些玩具木馬還在原來的位置。

周圍還弄起了紅色的院牆,修繕的速度快,主要是來的人多,除了匠人,還有很多人幫忙。不僅僅是竹園村的老村民,一些鎮上做生意的人也來幫忙,一個下午就弄完了。

「你是去逍遙了,我和六師姐在這裡又是端茶,又是倒水的。」楊蕾不滿意的看了夜殤一眼。

「呵呵。」夜殤尷尬的笑了笑。

「你是不有了新人,就不管我和六師姐了?」楊蕾看著夜殤問道。

「沒有,絕對沒有,只要六師姐和九師姐需要,我做什麼都行。」夜殤連忙開口說道。

「這才乖,如果你因為有了女人,就把我和六師姐丟一邊,那你小心了,哼哼1楊蕾伸手拍了夜殤的肩膀兩下,哼哼了兩聲。

「十三,我們不合適去見她,等回去之後再說吧1青姬開口說道。

「六師姐、九師姐,我打算將司空帶到竹林峰,我以前在那裡修鍊的地方,不知道行不行?」夜殤開口問道。

「這應該沒問題,不過你還是要跟師尊和大師兄打個招呼。」青姬開口說道。

夜殤點點頭,同時也決定明天就走了,葯谷是多事之秋,他們也不合適在這裡多呆。

這一夜,夜殤和古老爹談了很多,下半夜才休息。

夜殤原想幫助古老爹一下,打算找青姬弄一些低階的丹藥的,但是隨後青姬說了,古老爹丹田破碎,不能再修鍊真氣了,身軀也老化,精血丹的能量都不能吸納,這才讓夜殤無奈的放棄。

事實上,古老爹也只能過普通人的生活了。

天剛一亮,夜殤就到了客棧,通知司空初羽,自己要離開了,告訴司空初羽到葯谷山門的草谷鎮等他。

夜殤不敢讓司空初羽去丹鼎城或者是龍泉別院,主要是怕被發現,那將是難以處理的麻煩。

跟司空初羽告別後,夜殤和到了大街上的青姬、楊蕾打算離開了。

這時候,牛大叔將夜殤拉進了他的酒館後院,「來,大叔沒什麼好送你的,這些酒你裝走。」

「大叔,我怎麼能讓您一直破費呢?」夜殤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你這小子是怎麼了?出去了一兩年,就變得扭扭捏捏的?讓你拿你就拿,這沒有多少成本的。」牛大叔瞪著眼珠子吼了夜殤一句。

夜殤點點頭,他知道再不拿牛大叔就發火了,隨後就裝了幾罈子。

「夜殤,你是我們看著長大的孩子,跟自家孩子沒區別,村中的老少能過上現在的日子,大家感謝你,所以你跟伯伯叔叔、大媽們就不要客氣。」林大媽來了,手裡拿著幾件長袍。

夜殤還能說什麼,只能欠身感謝,將東西都收下了。

「在外邊累了就回來,娶個媳婦過安穩日子,有小娃的話,大媽幫著你帶。」林大媽看了青姬和楊蕾一眼說道。

林大媽這一眼讓青姬和楊蕾臉都紅了,山裡人實在,但是這話語和眼神也太直接了一些。

夜殤笑笑,沒有回答這個話,接著就跟大家告別了。

到了街道上,回身看了一眼站在街道巷子口的古老爹,夜殤深深的鞠了一躬,接著放出天羽,閃身上了天羽的後背。

青姬和楊蕾也放出了青雕,緊跟夜殤離開。

「夜殤能進入葯谷,這將來會成大人物的。」林大媽感慨的說道。

「這位大人在葯谷不是普通弟子,最低也是精英弟子。」一位商會的管事開口說道。

「周管事,你跟我們說說,什麼是精英弟子?」牛大叔來了興緻。

「剛才那位大人,彎身拿酒的時候,緊身衣袖從外袍內露出來了,上邊有著銀色的葯鼎標誌,葯谷尋常弟子是沒有資格穿這樣衣袍的。」商會的周管事開口說道。

「夜殤會有大出息的。」林大媽很堅定的說道。

「這位大人的身份和地位在葯谷提升的越高,竹園鎮的將來發展就越順利,你們手裡的鋪面啊,地皮啊千萬別賣了,如果要賣也要先找我。」周管事笑著說道。

「滾蛋,你個周扒皮,你敢坑人,我跟你沒完。」不遠處的古老爹大聲喊了一句。

「古老爹,鎮上大人啊,我不是奸商啊,要不然也不會說這話是不?」周管事被罵的哭笑不得。

在飛行馴獸身上,楊蕾開口了,「師弟你們約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