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二百零三章 咄咄逼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三章 咄咄逼人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嗯,約好了,草谷的客棧見面。strong.la/strong」夜殤點點頭。

「那回去之後,將草谷鎮清理一下,太上長老進入尊者境的慶祝大典即將來臨,草谷鎮也會熱鬧起來,形形色色的人也會多,不過時間上沒那麼快,怎麼也要半月之後各方的人才會來。」楊蕾開口說道。

「現在草谷鎮是哪個峰負責啊?」夜殤開口問道。

「不知道,去年是丹鼎峰,今年到哪個峰,我沒關心這個,不過給你安排進去那是沒任何問題的,你師姐我怎麼也是長老一枚。」楊蕾拍拍自己的胸口說道。

「注意點形象。」看著楊蕾拍著自己高聳的胸部,青姬無奈的說了一句。

「不就是在師弟面前么,在別人面前我也不這樣。」楊蕾被青姬的話打擊到了。

「十三也不小了,你這樣不行的。」青姬開口說道。

「沒事的,師姐隨性就好。」夜殤看出來了楊蕾比較尷尬。

「真是拿你們沒辦法。」青姬有些無奈了。

用了三天的時間,三人就回到了葯谷。

沒有去龍泉別院,夜殤到了丹鼎峰,他要去跟柳陽羽說說帶司空初羽到竹林峰的事,這件事要請示一下。strong.la/strong

在丹鼎峰後邊的一座閣樓內,夜殤三人見到了柳陽羽。

「回來了,難得回去一次,可以多呆幾天的。」看見夜殤,柳陽羽笑著說道。

「弟子有事跟師尊說,還請師尊定奪。」夜殤欠身說道。

「有為難的事了,跟師尊說說吧,無妨的。」柳陽羽點點頭。

夜殤隨後就說了司空初羽的事情。

「可以的,就是真正有了問題,為師也會出面,但為師是以個人立場出面,這件事畢竟跟葯谷沒關係。」柳陽羽開口說道。

「多謝師尊允許。」夜殤欠欠身說道。

「行了,去吧1柳陽羽點點頭。

離開了丹鼎峰,楊蕾、青姬和夜殤就到了草谷鎮,找到了維護草谷鎮秩序的扶負責人,這次的巡邏隊隊長是風炎,無為峰易水的弟子,也是元榜第七的成員。

「最近形式比較緊張,就讓夜殤在這草谷鎮協助你幾天。」楊蕾對著風炎說道。

「多謝長老,弟子正擔心著呢,接下來局面緊張,怕控制不祝strong.la/strong」風炎高興的說道。

「十三,你就呆在這裡,估計幾天人就到了,大師兄那邊,我和六師姐去打個招呼,晚一點我們過來看你。」楊蕾對著夜殤說道。

「好的。」夜殤點點頭。

青姬和楊蕾走了,風炎拉著夜殤到了一家客棧,「師叔,早就想請你喝酒,一直沒機會,今天沒事咱們就喝個痛快如何?老闆,酒肉搬上來。」

「好,那就喝個痛快。」夜殤的心情也是比較好。

兩人手抓著牛肉,大口的喝著酒。

「兩個不厚道的人,這樣的事怎麼能少了我?」石雲海來了,看見夜殤和風炎喝酒,自己拉一把椅子就加入了。

隨後來喝酒的人越來越多,蘭月和黃倩,還有丹鼎峰的陳雲等人都加入了喝酒的行列。

「夜師叔,咱們都是元榜上的弟子應該互相照應,我提醒你一句,你招惹了我林靜宜師叔,下場可能會很慘。」蘭月喝了一口酒說道。

「有時間我去道歉。」夜殤開口說道。

「如果道歉有用,那天下就太平了,你還是想個辦法解決,要不就請你師尊谷主出面,去求親,將她收了,就完事了。」蘭月笑著說道。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夜殤放下了手裡的酒碗開口說道。

「你說什麼?」就在夜殤說話的時候,林靜宜進入了客棧。

目前是風炎負責草谷鎮的安全,是巡邏隊的隊長,但還有葯谷派出鎮場子的二代弟子。

這是宗門任務,有一定的功勛點獎勵,目前接這個任務的,很不巧的就是林靜宜。

「什麼,我說什麼?」夜殤看見林靜宜冷若冰霜的臉,頓時知道這是找事的,同時心裡也不爽。

「問你剛才你說什麼?」林靜宜到了夜殤身前兩步說道。

「我說不可能,這怎麼了?」夜殤站起身問道。

「你膽子長毛了?」林靜宜身子一閃,直接一腳踢在夜殤的腹部,將夜殤踢得倒退了六七步。

林靜宜的速度太快了,夜殤根本躲不開。

「今天的場子我記下了,有本事今天殺了我1夜殤伸手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跡,手臂一揮,四根穿天矛就拿在了手裡。

「林師叔,你冷靜1蘭月連忙站在了林靜宜的身前。

「林師叔,有些過份了。」風炎和石雲海站到了夜殤的身前。

「你們幾個要造反么?」林靜宜冷眼看著石雲海和風炎。

「沒有要造反的意思,但林師叔,做事不能太過。」風炎開口說道。

「雲海、風炎、陳雲,你們讓開吧!我今天看看她能不能殺了我。」夜殤上前兩步。

「當我不敢是么?」林靜宜鐵青著臉看著夜殤說道。

「咄咄逼人,一直就咄咄逼人!我相信你敢,來吧!今天我就跟你們紫薇峰杠上了,我看你到底能如何?」夜殤真氣和萬道寶典的能量全部灌注到了雙臂,只要林靜宜一動,那麼他接下來飛射穿天矛,此時的他已經火了。

一直以來紫薇峰那邊的事,夜殤就極力的躲避著,每次都是笑臉陪著,哪怕是在丹鼎崖上,林靜宜態度不好他都是笑臉迎接,可林靜宜直接出手,讓他接受不了。

林靜宜眯著眼睛打量著夜殤,她沒想到夜殤的反應這麼強烈,她心裡也有些後悔,不應該對夜殤直接出手的,可現在夜殤一點面子也不給了,她已經沒辦法收場,她也明白,只要他出手,夜殤手裡的四根短茅就會射出,威力一定驚人。

「師叔,這件事還是算了,鬧大了不好。」蘭月開口說道。

「你到底站在哪一邊?」林靜宜看了蘭月一眼。

「師叔,這件事上夜師叔就沒有錯,一切都是別人強加在他身上的,所以這次我不能站在師叔這一邊。」蘭月退後了幾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