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二百零九章 擂台染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九章 擂台染血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逍遙宗和南斗門都派了長老和直系弟子過來,金焱門的尊者虛幻天來了,他就是來打探虛實的。.la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大長老開口說道。

「這是一個難關,虛幻天的修為比剛進入尊者境的太上長老強出不少,如果太上長老能扛住,那葯谷就沒有任何問題了。」柳陽羽開口問道。

「華太上長老做事一直很穩重,不會冒風險的,在這一區域,虛幻天想要輕易戰勝華太上長老,沒有多大的可能。」大長老開口說道。

柳陽羽點點頭,華雲鵬進階之後,一直呆在丹鼎崖,一邊是穩固修為,一邊是溝通八龍鼎。

隨著時間的推移,觀禮人來得差不多了,接著乾武走上主位,今天他是主持人。

「敝谷太上長老進入尊者境的慶祝大典現在開始,首先,先謝謝各位同道賞臉前來觀禮,晚一點華太上長老會親自答謝。」乾武走到台前開口說道。

「南斗門南鎮原,奉門主之命前來賀喜,送上南離火石兩顆。」南斗門區域,一個男子站起身,走到主位前說道。

「多謝南門主的盛情。mianhuatang.la」柳陽羽起身接過了南鎮原送上來的賀禮。

「柳谷主客氣了。」南鎮原拱拱手,隨後退下了。

南鎮原是南斗門門主的親子,他前來恭賀份量很大了。

隨後其他各個勢力的都上前奉上了賀禮。

大家都知道接下來金焱門和葯谷會交鋒,葯谷的尊者可能被壓制,但是如果不被壓制呢?那得罪了葯谷可不是什麼好事了,所以賀禮是必須給的。

火虎門、南陽城鐵家、八里堡歐家,還有青水宗都送上了賀禮。

青水宗來的是宗主苗血衣,雖然兒子被夜殤砍了一條胳膊,但此時賀禮他也是必須拿出來的。

在葯谷慶祝大典之前,苗血衣就去找過金焱門的人。

金焱門的副門主展天翼接待了他,並承諾他,如果今天拿下了葯谷,那麼葯谷區域的管理權就交給青水宗。可金焱門沒有發難,那青水宗也不敢亂動。

沒有金焱門給青水宗撐腰,那葯谷想掐死青水宗就跟捏死小雞一樣。

南斗門和逍遙宗的賀禮是柳陽羽收的,隨後其他家族和勢力的賀禮是乾武收的。

這是一個地位的問題,葯谷如今有了尊者,跟其他金焱門境內的一級勢力已經不是同等地位,身為谷主的柳陽羽沒有必要降低身份。mianhuatang.la$棉、花『糖』挾說』

乾武接受賀禮已經很給面子了。

前來恭賀的勢力將賀禮全部都送上,接下來只剩下了金焱門。

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到了金焱門這裡,大家都前些時間跟葯谷衝突起來的金焱門怎麼處理。

「金焱門的賀禮,等你們的尊者到了之後,有能力拿再說吧1一個老者出現在金焱門席位的最前,接著坐在了展天翼起身讓出來的座椅。

「見過幻天尊者1金焱門的弟子全部欠身。

「也好1柳陽羽笑笑。

「聽說你們葯谷出了不少人才,那就讓我們見識一下吧!展平你上去看看,葯谷聚元階有什麼人才,如果是庸才就直接抹殺算了,留著沒什麼用。」展天翼對著身後的一個青年說道。

「哈哈!說的好,展副門主說的對,如果是庸才那就沒必要留著了,你們誰來?」聽了展天翼的話,大長老怒極反笑,對著身後的葯谷弟子喊了一聲。

「弟子來1就在夜殤站起身要出戰的時候,無為峰席位後邊的風炎站了出來,朝著廣場中間的擂台走去。

「你著急什麼,需要你出手的時候,會喊你的,這些雜魚用不到你。」楊蕾摟著夜殤脖頸的右手一用力,將夜殤拉到座椅上了。

夜殤點點頭,同時朝著葯谷這邊看著,隨後他在丹鼎峰席位的後邊,不起眼的位置,看見了司空初羽和楚凌菲兩人,看到夜殤看過來,帶著面紗的司空初羽微微點點頭,一雙美目微微眨動,對夜殤示意。

轉過身來夜殤鼻子抽抽,楊蕾靠近他太近了,身上的氣息朝著他鼻子里鑽。

「小流氓你做什麼?」靠著夜殤的楊蕾,用低得不能再低的聲音低罵了夜殤一句。

看看周圍的人,夜殤沒敢反駁。

此時擂台上,風炎和展平對上了。

「你是葯谷元榜第幾?」展平抽出了腰袢的長劍,看著風炎問道。

「元榜第七,對於你在金焱門是什麼地位,我沒興趣。」風炎一擺手裡的戰刀說道。

「今天是個好日子,那就用你的血來染這喜慶之色。」展平說完,直接揮劍進攻。

風炎揮刀抵擋,兩人在擂台上就戰了起來。

風炎施展的風火刀法,刀勢迅猛,大開大合十分霸氣,反觀展平身法迅捷,劍法刁鑽詭異,每次都是從不可能的角度對著風炎的要害攻擊。

「風炎有些急躁,這麼下去勝算不大了。」看著擂台上的局面,楊蕾開口說道。

夜殤也看出來了,這展平很狡猾,靠著身法快,劍法刁鑽,圍繞著風炎攻擊,消耗著風炎的真氣,主要是風炎暴烈的刀法比展平消耗的真氣多。

「這麼下去,風炎不是輸了,怎麼辦?」夜殤有些著急的問道。

「沒什麼怎麼辦的,這是擂台,大長老和對方的話語中說的很清楚了,就是抹殺戰。」楊蕾冷眼看著擂台說道。

就在夜殤比較擔心的時候,擂台上發生了變化。

突然之間風炎身子停頓了一下,右手的戰刀攻擊也暫停了,在風炎暫停的時候,展平的長劍扎進了他的腰肋。

在展平進擊成功的時候,也是他危機來臨的時刻。

風炎空著的左手突然伸出,抓住了展平持劍的右手,接著右手的戰刀猛的揮下。

展平臉色大變,就朝著風炎腰部踢出一腳。

對於展平的這一腳,風炎不管不顧,右手的戰刀直接下切。

沒有聽見聲音,大家就看見一刀血光飄起,展平的右臂被風炎斬掉。

不過風炎也被踢得倒退了幾步。

倒退幾步的風炎,左手用力一拔,將插入腰肋的長劍一抽,左手長劍,右手戰刀就朝著斷了一臂的展平衝去,既然是要抹殺,那就戰鬥到死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