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二百一十章 不死不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章 不死不休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沒有了武器且斷了一條手臂,鮮血橫流的展平,怎麼還能擋住風炎?

奮力得躲過了風炎兩刀,展平轉身就跑,但失去手臂讓他的平衡性和速度都有了降低,瞬間被風炎追上。mianhuatang.la

風炎右手全力的一刀,砍開了展平的後背,震碎了他的五臟六腑。

身子朝著後邊彎曲的展平發出了最後一聲慘叫,接著被風炎一腳將屍體踹下了擂台。

「回稟谷主、回稟大長老,弟子將一名庸才抹殺。」斬殺了展平,風炎到了葯谷這邊,不顧流血的腰部欠身說道。

「很好,庸才無用,斬殺就是,你下去療傷吧1柳陽羽揮手對著風炎丟出了一個丹藥瓶子。

「火虎門弟子關中嶽前來領教。」火虎門方向一個青年躍上了擂台。

「葯谷弟子,誰願意上去切磋?」柳陽羽開口問了一句。他明白今日的局勢,火虎門、南陽城鐵家、八里堡歐家和青水宗都會站在金焱門這邊對葯谷進行打擊,畢竟這幾個勢力都是金焱門的附屬勢力,他們都知道,今天的局面怎麼發展,目前的決定都不會有錯。

因為不管是葯谷尊者勝敗,都不損害他們的利益。.la

葯谷輸了,他們在金焱門面前表現了;葯谷頂住了,那他們還有金焱門做靠山,所以幾方的首腦對弟子都有交代,那就是聯合打擊葯谷。

至於說南斗門和逍遙宗,葯谷心裡有數,南鎮原和柳陽羽溝通過,雙方已經結盟,至於逍遙宗目前還不好說,最起碼不算敵對。

「弟子願意來。」啟明站出來了。他知道關中嶽,兩人有過交集,當時未分勝負,他清楚目前元榜弟子,除了夜殤和蘭月,沒有人能擊敗關中嶽,蘭月是女子,夜殤目前不適合出場,只有他站出來最合適。

「好!還是那句話,庸才不用留著,生死各安天命。」大長老開口說道。

「啟明,一年前我們交手過,不知道這一年你的進境如何。」關中嶽一揮手裡的長劍說道。

「那只有試試才知道,不會讓你失望。」雖然擂台上充滿了殺機,但啟明臉上還滿是笑意。

「很虛偽,明明很想切了人家,臉上還帶著笑意,十三你學著點。」青姬對著夜殤說道。

「這是丹鼎峰那邊的風格,咱們太璇峰不需要,要砍就直接砍,還唧唧歪歪什麼勁,十三你說對不?」楊蕾看著夜殤問道。

「我也是這麼覺得。」夜殤很認真的點點頭,像啟明那樣他還真學不來。

「你們兩個,我說你們兩個……」陶源看著摟著夜殤肩膀的楊蕾,不知道說什麼好。

楊蕾看著陶源,「怎麼?」

「沒怎麼,看比賽吧1陶源轉頭看向了擂台。

擂台上,啟明和關中嶽兩人已經開始了拼殺,這不同以往的同門切磋比試,施展的都是奪命的招數。

「伯仲之間,一個火虎門的傢伙就這麼難纏,金焱門的虛元和展邪不知道有多強了。」莫塵有些擔心,局面對葯谷不利。

「十三我問你,這樣的對手你有把握么?」楊蕾看著夜殤問道。

「沒問題吧!沒看出來有多強,就是速度比較快一點。」夜殤開口說道。

夜殤說得是自己的感觸,聚元中期的時候跟元榜弟子交手,靠著力量夜殤不怕近戰,但因為真氣修為低,速度跟不上別人。現在修鍊到聚元九級中期,加上龍躍步,夜殤的速度不怕同階任何人。

很快得,場中就出現了高低,在一次對拼中啟明和風炎一樣,用以傷換傷的方式,將關中嶽右臂擊傷,同樣的啟明的左肩膀也中了一刀,被砍出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鮮血已經將戰袍染紅。

「聰明,雖然傷勢重,但是戰鬥力不會下降多少,對方傷勢輕,但影響戰鬥力了。」楊蕾開口說道。

事實上就是如此,啟明左肩膀受傷,但右臂施展劍法,攻擊強度沒有降低,但關中嶽右手臂受傷影響就大了,被啟明壓制著的節節敗退,身上的傷勢越來越多。

隨後在擂台的邊緣,啟明一劍將關中嶽斬了,不過他也是跌跌撞撞的。失血過多,讓他有些眩暈,不過好在戰鬥結束了,他堅持到了將對手斬殺。

有葯谷弟子上前,將長劍拄著地面的啟明扶了下去。

葯谷這邊是啪啪的掌聲,相比葯谷這邊,其他地區的是沉默。

大家都看出來了,啟明和關中嶽實力在伯仲之間,但是擁有豐富實戰經驗的啟明,知道怎麼才能削弱對手的能力,結果笑到了最後。

「南笙,看見了么,這就是實戰經驗的體現,很多時候修為高低不是絕對勝負的絕對因素。」南鎮原對著身邊的一個少年說道,那是他的兒子。

「父親,我想上台。」這個有些稚嫩的少年開口說道。

「今天的不合適,戰鬥要有戰鬥的意義。」南鎮原搖搖頭,今天不是比武切磋的盛會,是一方要揚威,一方要打臉的盛會,南斗門不可能去打葯谷的臉,當然了也不能替葯谷出頭什麼的。

「很好!不知道葯谷敢不敢進行不死不休戰,上台後,不死就別下去。」展天翼站起身說道。

聽了展天翼的話,南鎮原皺皺眉,這是耍狠了,要用弟子的命開始血拚。

火虎門、南陽城鐵家,八里堡歐家和青水宗來的人臉色都變了,如果葯谷同意,那接下來就是搏命的戰鬥,繼續要出場的,即便是贏了也要面臨車輪戰。

「展天翼,金焱門的弟子命就這麼不值錢么?」大長老冷著臉說道。

「這是命,修鍊者的宿命,怎麼不敢了?」展天翼冷笑了一聲說道。

「大長老,弟子來接。」紫薇峰席位後邊的蘭月站起身來朝著外邊走。

夜殤吐出一口氣,伸手拿開了楊蕾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走出了座位。

「蘭月,你先等等,還是我來吧!師尊、大長老,弟子願意出戰。」走出來的夜殤對著柳陽羽欠欠身。

他很秦楚,蘭月上去能贏一嘗甚至兩場,但最後的結局還是戰死,這時候身為元榜第一的他必須要站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