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二百一十二章 連下五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二章 連下五城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來多少殺多少?你口氣還真是不小,我南陽城鐵飛,倒是你有多強。(mianhuatang.la好看棉花糖」南陽城鐵家這邊,一個青年站出來朝著擂台上走出來。

看到此人,蘭月的臉色變了變。

「怎麼了?」已經包紮好傷口的啟明開口問道。

「三個月前,我做宗門任務見過他,我輸了,我是利用身法快逃掉的,他很強。」蘭月開口說道,眼裡滿是擔心,她知道夜殤提前出場是替她扛雷。

作為葯谷元榜的弟子蘭月很清楚,聚元這個階段的戰鬥,應該是排名靠後的打頭陣,夜殤不需要這麼早出面的,夜殤是不想要葯谷弟子有傷亡。

鐵飛雙臂一抖,左右手上出現了兩隻一尺長冒著寒光的利爪。

夜殤左手一揮將天青爪套戴上了,看武器,夜殤就知道這鐵飛適合近戰。

「要近戰么?也行,別說我不給你機會。」夜殤將輪迴槍插到了地面,然後雙臂交叉朝著身後一揮,身上的勁氣開始迸發。

「十三叔這是搞什麼啊?這不是以短擊長么?」南宮黛有些著急的說道。

「對方是近戰修鍊者,如果用長槍戰,短時間分不出勝負,會有很大的消耗,這時候任何消耗都是不利的,你十三叔很清楚。mianhuatang.la」華南對著自己的弟子南宮黛說道。

此時擂台上已經戰鬥起來了,夜殤和鐵飛兩人戰鬥到了一起。

夜殤沒有什麼試探,他跟華南想的一樣,就是儘快結束戰鬥。

腳下踏著帶著隨雲身法意境的龍躍步,夜殤施展出了破殺拳朝著鐵飛轟擊。

鐵飛見夜殤強攻,後退躲避的同時右爪朝著夜殤轟出來。

見鐵飛出招,夜殤戴著天青爪套的左手迎著其右爪,就打了出去。

砰!

一聲悶響,兩人的手臂撞在了一起。

隨後鐵飛臉色大變,身子止不住的倒退。因為在接觸之後,他的真氣被夜殤的暴烈的力量打散,接著夜殤的真氣跟波浪一樣,轟在了他的手臂上,將他手臂的筋脈和骨骼都震傷,這就是麓山尊者成名絕技的威力。

一拳將鐵飛震傷,夜殤身子一個迴旋,一腿朝著鐵飛砸過去。

鐵飛身子後仰,左爪朝著夜殤的右腿抓過去。

空中的夜殤右腿一晃,讓開了鐵飛的左爪,繼續朝著鐵飛的腦袋砸下去。

鐵飛雙腿一震,身子急速後退。mianhuatang.la$棉、花『糖』挾說』

一聲爆響之後,擂台上碎石飛揚,一腿落空的夜殤身子急速前沖,帶著天青爪套的左手一拳朝著鐵飛轟出去。

腳下踉蹌不穩的鐵飛,繞開了夜殤左手的一拳,左爪朝著夜殤的胸口插去,他是跟夜殤死拼。

就在這時夜殤左手一個回勾,抓住了鐵飛的左手利爪,接著一個扭動。

嚓聲傳出,讓人感覺很滲人,那是骨頭碎裂的聲音。

就在此時,鐵飛右爪朝著夜殤的胸口插來。

兩人太近了,如果夜殤不鬆開鐵飛的左手,那就一定要受傷,如果鬆開那鐵飛還有機會,當然了機會很渺茫。

緊急的情況下夜殤身子一側,猛拉鐵飛的左臂,接著右手一拳打在了鐵飛的咽喉。

一拳將鐵飛轟殺,不過夜殤也沒有做到全身而退,左肩膀被鐵飛的利爪,抓出了幾道血口,鮮血將白色衣袍染紅了。

退後了幾步,看著身軀軟了下去的鐵飛一眼,「第四個1

被夜殤一拳擊中了咽喉的鐵飛,當然沒有活下去的可能。

夜殤沒有看自己受傷的肩膀,他已經運行萬道寶典的能量制止了血液的外流,現在就是一個外傷。

用一個不影響戰鬥力的外傷,換取小消耗,夜殤是願意的。

回到輪迴槍邊,夜殤拿出一壇酒,猛烈的喝了兩口,接著朝著旁邊一甩,「下一個1

「十三叔,我等你回來喝酒。」有人沒讓酒罈落地,是風炎身子閃動接住了酒罈,他沒管腰部裂開的傷口,對著夜殤喊了一聲。

回身看向風炎,夜殤點點頭,接著再次抓住了輪迴槍。

「歐強,前來領教1八里堡歐家這邊再次戰出了一個青年。

「出手吧1看著這個男子拿著四尺長的戰刀,夜殤知道這是一個兇猛型對手。

夜殤右手發力抓著輪迴槍,就朝著歐強衝去,經過了四場戰,夜殤心中的戰意已經沸騰,對戰鬥有了渴望。

歐強揮著戰刀就迎著夜殤的輪迴槍斬出,他要跟夜殤硬碰。

可夜殤雙臂接近兩萬斤的力量,歐強哪裡能頂得住?

兩人交手第五招,歐強就被夜殤的輪迴槍砸爆了腦袋,不過劇烈的震動再次讓夜殤肩膀的傷口流血。

原本歐強以為夜殤受傷了,戰鬥力會打折扣,但是硬碰了幾次之後,知道了這個想法有多錯誤,這個想法的錯誤,付出的代價就是生命。

「十三叔的戰力,跟宗門大比時候完全不是一個檔次了。」啟明笑著說道。

「是的,那時候他才聚元中期,現在是聚元九級,完全不是一個層次了,讓他們繼續送死吧1蘭月恨恨的說道。

「父親,他怎麼這麼強?」南斗門的南笙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短短的幾個回合一個聚元九級的修鍊者就被夜殤擊殺,這是第五個,五個對手都是極短的時間內結束戰鬥。

「葯谷真得出了人才,公平的戰鬥,同階之內不可敵。」南鎮原開口說道。

「確實,如果公平交戰,聚元之內無敵手,如果不是考慮後邊的戰鬥,他會無損而勝。」逍遙宗的蕭青鋒開口說道。

「哈哈!你有資格做我對手,我金焱門展邪。」金焱門內走出了一個穿著黑袍的青年。

「不要臉1

「人家連戰五場,你出來說這話?」

葯谷弟子這邊全部開罵了,因為展邪不說話還好,一說話就太不中聽。

「展邪?我前段時間斬了一個金焱門不知所謂的弟子,好像叫展鵬,你認識么?」夜殤看著展邪問道。

「你找死?今天我為我族弟報仇。」展邪聽了夜殤的話,就怒了。

「我師尊說過,如果用嘴能解決問題,那就不需要修鍊了,來吧!今天來一個我殺一個1夜殤低吼了一聲,輪迴槍一掃停在了身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