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二百一十三章 抓碎腦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三章 抓碎腦殼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展邪走上擂台,一雙金色的雙瞳緊盯著夜殤,眼神中充滿了殺機。(mianhuatang.la好看

展邪沒拿武器,兩隻手舉起來,在自己的眼前看了看,「我這一雙手,殺了很多妖獸,也扼殺了不少修鍊者,你馬上也是其中之一!能折在金焱手之下,你應該感到榮幸。」說完話的展邪雙手握拳,拳頭上湧現了金色的能量。

「金焱門鎮派絕技,碎金裂石的金焱手1楊蕾站起身來。

金焱手的名氣太大了,比葯谷的風雷劍法還出名,那是金焱門開創者的成名絕技。

不只是楊蕾站起來了,太璇峰的人也都緊張的站起來了,二代弟子都知道金焱手,三代弟子不知道的,也聽見了楊蕾的解釋。

「師尊,是不是讓十三下來?」青姬到了柳陽羽的身後低聲問道。

「不合適!再說了,十三不會下來。」柳陽羽低聲說道,他心裡也滿是擔心。

夜殤看了一眼展邪的冒著金光的雙手,接著放下了輪迴槍,「那我就領教一下你所謂的金焱手。」

放下了輪迴槍,夜殤雙臂劃了個半圓,在腹部交攏,接著一震分開。

展邪身子前沖,一拳朝著夜殤的胸口打來。mianhuatang.la網

夜殤前踏一步接著一拳轟出,這一拳夜殤灌注了萬道寶典強筋境六級的能量,同時也真氣迸發施展了破殺拳。

砰!

一聲悶響,兩人分開了,夜殤退了三步,前伸的右拳開始滴血。

展邪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退得比夜殤還多,右拳同樣滴血,一招硬碰兩人都負了輕傷。

金焱門這邊的所有人都驚呆了,如果說夜殤是凝丹修為或者更高,那扛下金焱手正常。現在夜殤的修為跟展邪相同,不僅僅扛住了金焱手,還將展邪擊退,讓展邪拳頭流血,這顛覆了他們心中的常識。

低吼一聲,夜殤朝著展邪衝去,左手一拳朝著展邪的胸口轟去。

「我不信你能扛住幾拳。」展邪左手迎著夜殤再次打出一拳。

隨著悶響傳出,展邪被夜殤一拳轟退,拳頭上再次流血,不過夜殤的情況好一些,他左手戴著天青爪套。

「我也想知道你能扛住幾拳。」夜殤吼了一聲,同樣的話還給展邪,身子欺近,右手再次一拳朝著展邪轟擊。

展邪也是出拳抵擋,他最強的就是金焱手,如果金焱手不能擊退夜殤,那他只有落敗。mianhuatang.la

夜殤腳下踏著龍躍步,雙拳不斷出擊,朝著展邪轟擊。

展邪一直後退,夜殤一直步步壓制,開始一拳他能擊退展邪幾步,隨後距離越來越大,到夜殤第七拳的時候,展邪已經退了十幾步。

十幾步的距離在夜殤的龍躍步面前,什麼也算不上,追上去的夜殤,再次打出了爆猛的一拳。

這一次展邪雙手合一,頂住了夜殤的這兇猛一拳,不過雙手上的金色光芒已經暗淡得快要看不見了,而且被擊退了七八步,腳下一個不穩,跌坐在地上。。

兩人的拳頭都在流血,都已經見骨。

不管流血,已經見骨的右手,夜殤身子前沖,到了展邪身前,左手揮起朝著展邪頭頂拍落。

是的,這一招是拍!不是拳頭,是掌,是帶著能量漩渦的巴掌,能量漩渦直徑有一尺多,漩渦內是紅色能量。

夜殤施展的不是破殺拳了,而是鎮岳手。

展邪不知道夜殤變招了,還是雙手合攏,朝著上邊轟擊。

砰!

夜殤這一掌結結實實的拍在了展邪的雙拳上。

隨著這一聲悶響,血肉橫飛,展邪的十個手指全部被能量炸掉,剩下的是白森森的骨頭。

一掌奏效,隨後夜殤暴起一腳,踢在了跌坐在地上展邪的胸部。

骨頭的斷裂聲傳出,展邪被踢出去三四丈遠,夜殤一個騰挪追上展邪,露出白骨的右手就落在了展邪的腦袋上。

「你金焱門有金焱手,但我葯谷有遮天手,你該瞑目了。」夜殤冷冷的說道。

「住手1見夜殤要下殺手了,展天翼開口。

在展天翼開口時候,虛幻天動了,左手朝著擂台上一圈,右手朝著夜殤搖搖按出一掌。

在虛幻天出手的時候,夜殤身子動不了了,身子被能量壓制住,也可以說是禁錮住了,這是尊者境天人合一的力量。

虛幻天出手的時候,華雲鵬也動了,他身子閃到擂台邊緣,左手朝著擂台上打出一掌,接著朝著丹鼎崖方向虛抓,右手迎著虛幻天打出的一掌拍出去。

華雲鵬出手的時候,夜殤能動了,雖然艱難但確實能動了,他右手五指發力,抓著展邪,身子幾個起落到了葯谷這邊。

在夜殤離開的時候,華雲鵬和虛幻天對上了,兩人隔空的一掌相碰,能量爆涌,擂台上砂石飛揚。

一掌過後,華雲鵬身子被震退了,被震退了到原來的位置,其身前都是碎裂的青岩地面,那是他後退時候踩出來的。

「不過如此,憑什麼跟金焱門叫板?」虛幻天冷喝了一聲,他確實佔了很大的優勢,他只退了兩步。

「是么?可我葯谷有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氣勢,你要戰,那今天就戰1華雲鵬的話音剛落,他一直虛空朝著丹鼎崖抓出的左手帶來了反應,一道白色匹練從丹鼎崖方向飛來,圍繞著華雲鵬飛舞。

接著華雲鵬朝著金焱門方向拍出一掌。

見華雲鵬出手,虛幻天臉色一變,緊接著再次出手,他不出手的話,金焱門這邊會損失慘重。

再次一聲悶響之後,虛幻天退出了很遠,右手的袍袖了碎裂。原本金焱門整齊的席位,也是變得一片狼藉,變得東倒西歪的,一些修為差的弟子嘴角都是鮮血,這是被濺射的能量震得。

「你想到葯谷區域來橫行霸道,還不夠資格1一掌將虛幻天震退,華雲鵬冷聲說道。

「哼,你要知道金焱門不是一位尊者,跟金焱門這麼乾沒有你們好處,把他和他手裡的人交出來,否則你們會後悔的。」虛幻天看向了夜殤和夜殤抓著的展邪。

「那不可能了。」夜殤五指用力,直接捏碎了展邪的腦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