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二百一十四章 一場六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一場六殺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小孽畜你找死1

「你該死啊1

見到夜殤滅了展邪,虛幻天和展天翼同時大怒。mianhuatang.la

其他的弟子他們損失得起,但展邪不行,展邪是這一代弟子中最出色的兩人之一,將來會有大成就的,要不然虛幻天也不會出手制止戰鬥。

「你們說得不死不休,我按照你們規則來的。」夜殤右手鬆開了展邪的屍體開口說道。

「你死定了。」展天翼冷眼看著夜殤,恨不得馬上就將夜殤斬殺,展邪那是他親親的侄兒。

「華雲鵬,你們葯谷是真要和金焱門決裂了?」虛幻天看著華雲鵬說道。

「這話我們從來沒說過,前段時間,我們葯谷跟你們金焱門的長老說過,是金焱門的附屬勢力這點我們葯谷承認,但是葯谷區域不允許金焱門來指手畫腳。」華雲鵬滿意的看了看夜殤,然後扭頭看向了虛幻天。

「你們承認就好。」虛幻天思考了一些,沒有說出其他的話語,他今天根本戰勝不了華雲鵬,說其他的也沒用。

「另外上交資源的規矩要從新擬定,本身葯谷願意執行以前的規則,但有些事是你們金焱門先過火,那我們也不是軟柿子。」華雲鵬坐回到了主位說道。(mianhuatang.la好看

「什麼意思?」虛幻天的眼角抽動了一下。

「青水宗是葯谷的附屬勢力,資源是上交給葯谷的,你們金焱門收了是什麼意思?所以葯谷給金焱門的資源,還是按照勢力比武算,葯谷不能進入前十,我們交三成,進入前十拿兩成、進入前五交一成,進入前三那資源就跟你們金焱門沒關係了。」華雲鵬開口說道。

「你們這是得寸進尺1展天翼冷哼了一聲。

「那我們不交,你能如何?」柳陽羽站起身來。

「你們要戰,那就準備接招。」展天翼伸手指著柳陽羽吼道,侄兒被殺讓他怒火衝天。

「天翼稍安勿躁,葯谷有尊者當然有重新談判的本錢,就這麼辦!華雲鵬,希望你們葯谷的弟子到時候爭氣,我們走。」虛幻天回身對著金焱門喊了一聲。

金焱門的弟子走了,夜殤抓著輪迴槍,再次來到了擂台中間,因為沒有人宣布挑戰結束。

「可以了,慶祝大典,切磋比試就是一個相互學習的機會,柳宗主可以讓弟子回去了。」南鎮原起身開口說道。

「各位你們覺得如何?蕭長老覺得呢?」柳陽羽對著南鎮原拱拱手,然後看向了蕭青鋒。

南斗門和葯谷已經聯盟,南鎮原當然站在葯谷的立場,不希望夜殤折損,他內心也不希望這樣的人才隕落。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

「本座沒意見,差不多就可以了,即便是在有再多的聚元階上擂台,也不是這小傢伙的對手啊1蕭青鋒笑著說道,他同樣的對夜殤很欣賞。

這一點很多人都認同,剛才虛幻天要華雲鵬交出夜殤和展邪,也不見得是要殺夜殤,可能是要將夜殤帶走,夜殤這樣的人才要麼是拉攏要麼是毀滅,當然了拉攏是要先進行的。

「十三下去吧1柳陽羽看著右手還在滴血,肩膀上殷紅一片的夜殤開口說道。

夜殤露出白骨的右手,提著輪迴槍對著南斗門、逍遙宗方向抱抱拳,接著朝著葯谷席位走去。

迎接夜殤的是吶喊,葯谷弟子瘋狂的吶喊。

一場六殺,殺的都是同級中的佼佼者,這是驕傲,屬於葯谷的驕傲。

吶喊聲,此起彼伏,越來越烈!

走到葯谷席位前方,夜殤抱槍拱手,「弟子不辱使命,回來了1

「好1柳陽羽吐出一個字,心裡有太多的感覺無法說出口,只丟出了一個字。

大長老拿出了一瓶丹藥丟給了青姬,「趕緊給夜殤包紮一下,不要留下隱患。」

回到座位坐下后,夜殤身前左右聚集了很多人,元榜前十的弟子都過來了。

青姬幫著夜殤摘下了沾著血肉的天青爪套,上邊沾著對手的血肉,也有夜殤自己的。

清理了一下傷口,青姬拿著生肌膏給夜殤抹了一下,然後用藥布包紮起來了,給夜殤的雙手包的跟熊掌一樣。

接著是處理肩膀上的幾道被鐵飛利爪抓出來的傷口,看著夜殤深可見骨的傷口,楊蕾有些哽咽,「這群該死的,下這麼的狠的手。」

「楊師叔,他們都被十三師叔殺了。」陳雲笑著說道。

「殺了都不解氣。」楊蕾恨聲說道。

「十三師叔,你說回來和我喝酒的,酒我都帶來了。」風炎拿著夜殤丟下來的酒罈子說道。

「那你還不倒酒,我這一樣,還能倒酒?」夜殤抬了抬自己包著厚厚葯布的手說道。

「我的不對,我的不對,我馬上倒酒。」風炎笑著拿出了酒碗,拉扯到了腰間的傷口,也是疼得齜牙咧嘴的。

隨後蘭月拿起了酒罈子,給風炎和夜殤等人都倒了酒,「十三師叔,謝謝。」

「別這麼說,我這不也活著回來了。」夜殤笑笑將酒一口喝掉了。

「一場六殺,除了十三叔也沒誰了,喝酒1啟明對著蘭月伸出酒碗。

在幾人聊天的時候,慶祝大會結束了,金焱門的人走了,後邊凝丹階和分神階的切磋就沒意義了。對葯谷來說,這次的慶祝大會十分成功。

夜殤在擂台上霸氣絕倫,連續擊殺金焱門下屬勢力的聚元階高手,大大的給葯谷爭光,華雲鵬也是一樣,跟老牌尊者對碰,不落下風。

華雲鵬、柳陽羽和大長老都到了夜殤這邊。

「十三沒事吧?」柳陽羽看著問道。

「傷勢沒事,倒是可惜這身衣袍了。」夜殤有些心疼的看了看自己頂級絲綢縫製的衣袍說道。

夜殤這一句話,讓很多人轉過頭去了,不知道怎麼形容夜殤。柳陽羽下邊的話,也接不上了。

「十三,你要努力修鍊,接下來資源爭霸戰還是需要你的,那個叫虛元的才是金焱門最傑出的弟子,是金焱門門主的親孫子。」大長老開口說道。

夜殤點點頭,隨後朝著丹鼎峰席位看去,發現司空初羽已經離開了。

跟華雲鵬、柳陽羽和大長老欠身告辭后,夜殤對著元榜的弟子拱拱手,上了天羽就離開了。

剛飛過太璇大殿不遠,夜殤就看見了司空初羽。

讓天羽降落,夜殤來到了司空初羽身前。

「你個傻瓜,你不知道疼么?」司空初羽到了夜殤身前,托起了夜殤的手,眼淚啪嗒啪嗒的就掉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