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二百一十六章 安排麻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六章 安排麻煩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這小傢伙怎麼安排都不過份,這一次虧了他出場,其他人別說連斬,單獨勝一場都很難,特別是最後那個展邪。strong.la/strong」華雲鵬開口說道。

「不錯,如果不是夜殤出面震住場子,金焱門、火虎門、歐家和青水宗等會不斷得派出門下弟子上台,元榜的弟子,會無限的折損。」乾武點點頭說道。

「能不顧一切、不顧生死為宗門出力,我們葯谷也不能在他身上吝嗇,他拿回聖鼎經的時候,本座說過他需要什麼宗門就給什麼,可總要有實質性的安排。」大長老點點頭說道。

「他不是那種會為自己提要求的弟子,提要求也是為了師兄和師姐,這樣吧!他是谷主的弟子,谷主不方便處理這些事情,大長老安排一下功勛殿,用最好的材料,打造一副爪套。」華雲鵬開口做出了安排。

「谷主,這是收了一個好弟子,去年穀主如果不去收徒大典,那弟子可能就是師弟我的了。」燕北極看了一眼柳陽羽說道。

「有可能。」柳陽羽笑笑說道,他知道像夜殤這樣的弟子,不用看修為,看心性,都不會有人錯過。

「太上長老,我們紫薇峰都是女子,缺少陽剛之氣,要不將夜殤送到紫薇峰得了?」葉子靈開口問道。mianhuatang.la棉、花『糖』挾說』

大長老看了葉子靈一眼笑了,「子靈啊,谷主要帶他來丹鼎峰,他寧可費時間跑過來請安,都不願意離開丹鼎峰,你覺得能要過去?」

「就是,你門下弟子,差一點給人家廢了,嘴裡都喊著他是流氓,下次一腳再踢了,那真就完蛋了。」雲海峰的段雷開口說道。

「段雷你是拆台還是怎麼著?靜宜不也是知道錯了,要知道靜宜在咱們葯谷,也是絕對出色的女弟子,有點心氣是很正常的,再說了她要是沒感覺,那也不會發這麼大脾氣不是?」葉子靈開口說道。

「這個事先不說了,虛晨柏呢?」華雲鵬雙眼在大殿內掃視,現在風波過去,要處理內部事情,虛晨柏留著沒用了。

大家轉頭看看都沒發現虛晨柏的影子。

「人沒來,谷主你打算怎麼處理?」華雲陽看向了柳陽羽。

「留下沒用了,段雷、北極你們兩個去把他弄回來,如果反抗就地格殺。」柳陽羽下達了命令。

段雷和燕北極兩人領命后,退出了大殿,去尋找虛晨柏了。mianhuatang.la

「不會是跑了吧?連虛慕那小子,都很長時間沒看見了。」路晨雲開口說道。

大家都沒有吭氣,都覺得有這個可能。

「這件事讓段雷和北極去處理,另外南斗門和逍遙宗要接待好,我們相隔甚遠,中間隔著金焱門,不會成為對手,敵人的對手就是朋友。」柳陽羽開口說道。

夜殤回到竹林峰的時候,已經滿天星光了。

星光下,在竹屋前邊的竹子旁,一身白色羅裙的司空初羽站在那裡。

「初羽,你怎麼在外邊?晚上了風這麼大。」看見司空初羽,夜殤緊走兩步,費力的脫下外袍給司空初羽披上了。

「我就是想等你回來1司空初羽微笑著,看著夜殤。

「別這麼傻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你等很多久吧?」夜殤伸手擦掉了司空初羽秀髮上的霧水,包著葯布的手牽著司空初羽回到了竹樓內。

「以前總覺得等候是一件痛苦的事,但當真正的感受的時候,卻發現不是,等候實際上是一種很踏實,很實在的感覺。」司空初羽開口說道。

夜殤隔著桌子,一雙纏著葯布的手伸出來捧著司空初羽的手,「不管怎麼說,你都要照顧好自己的。」

「不和你說了,我去修鍊了。」被夜殤拉著手,司空初羽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司空初羽去修鍊,夜殤也沒有閑著,也回到自己房間內修鍊了。

現在夜殤修鍊,已經完全放棄了聚元丹,只吃豹胎強筋丸。

真氣的修鍊夜殤求穩、求紮實,要為進入凝丹期做準備。但萬道寶典不需要,現在他的萬道寶典正式飛速發展的時期。

修鍊的時候,萬道寶典的能量運行到雙手,夜殤開始的感覺是疼痛,後來是通暢的舒爽,這是雙手筋絡沒有受損的徵兆。

人體受傷,血肉之傷為皮外傷,如果傷到筋骨就麻煩了一些,夜殤的雙手筋絡已經強化過,所以跟展邪的對碰中,雖然血肉模糊,露出白骨,但筋骨沒有受傷。

修鍊起來,時間過的很快,一夜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天亮了夜殤不能練拳、練槍,就修鍊了一下身法,然後坐在院子里休息。

「來擦把臉。」司空初羽洗漱完,拿著水盆,洗了毛巾過來了。

「不用了,下午我差不多就可以拆開藥布了。」夜殤看著司空初羽拿著毛巾過來,連忙退後了兩步。

「你跑什麼啊?」看著緊張的夜殤,司空初羽笑著說道。

「真不用了。」夜殤搖著頭說道。

「那問你一句話,如果我雙手負傷了,你不管我么?也不管我臉不洗,頭不梳的?」司空初羽看著夜殤問道。

「我不會讓你受傷的,我會站在你前邊。」夜殤開口說道。

「這就對了,你能站在我前邊,那我現在照顧一下你有什麼?」司空初羽走到夜殤身邊,將夜殤按到了椅子上,接著拿著毛巾給夜殤擦了臉。

隨後又將夜殤的頭髮梳理了一下,束了一個髮髻。

「謝謝你了初羽,我還沒這樣弄過呢。」夜殤以前的頭髮,是用一條細繩在腦後簡單得一紮,還沒有梳過髮髻。

「很精神,不錯。」司空初羽圍繞著夜殤轉了一圈說道。

「好吧!你說不錯就不錯了。」夜殤點點頭。

兩人說話的時候,雜役就來了,還來了兩個三代女弟子。

「十三師叔,九師姑說您受傷了,讓我們來服侍您。」兩個三代弟子開口說道,同時雙眼都打量著夜殤。

夜殤是她們心中的偶像,入門一年多,直接拿到新人王,拿到元榜榜首,都是不可思議的成就,昨天更是在擂台上霸道得連續六殺,有機會近距離接觸,她們當然。

「不用,不用的,你們回去吧!還是修鍊重要。」夜殤有些無奈了,楊蕾這不是給他安排麻煩么,司空初羽還在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