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一百一十九章 半路截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九章 半路截殺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這一夜,夜殤修鍊的熱情極高,早上起來后,就去修鍊改進過的槍法。mianhuatang.la雙臂震顫改變槍法路線,加上與身法的而結合,他的槍法已經適合近戰了。

修鍊了一陣子,夜殤才停下,吃了司空初羽做的小菜。

「感覺你不一樣了?」司空初羽看著夜殤問道。

「沒有什麼不一樣的,吃東西吧!多吃點,你每頓都吃那麼少。」夜殤給司空初羽夾了一點菜說道。

「你當我是豬么?我都四階的修為了,根本不需要這些,現在這樣,也就是修身養性為,為進階做準備。」司空初羽笑著說道。

「是我笨了。」夜殤笑著說道。

「別這麼說自己,你是除了我父母,唯一給我夾菜的,我很高興。」司空初羽看著飯碗有些感慨。

夜殤笑笑點點頭,繼續給司空初羽夾菜。

吃完東西,夜殤要離開了,畢竟天極闕的約見是大事,忽視不得。

司空初羽幫著夜殤整理了一下衣袍,「處理完事情,早點回來。」

夜殤點點頭,上了天羽的後背,朝著丹鼎城飛行。

夜殤離開太璇峰,一道人影也離開了。strong.la/strong

盤膝坐在天羽的後背上,夜殤開始了修鍊,有時間他就不希望浪費。

離開丹鼎山千里的時候,夜殤沒注意到,側面山峰出現了一頭飛行妖獸,徑直朝著夜殤追來。

那是頭高階金眼雀,速度極快,很快的就追到了天羽的前邊,攔住了天羽前進的去路。

隨著鳴叫,天羽盤旋著就要開始攻擊了。

「夜殤,你最好不要反抗,不要逼著本座殺你。」站在金眼雀後背的中年男子開口說道。

「虛晨柏,你這是真要叛出葯谷了?」夜殤控制住了天羽開口問道。

「哈哈!本座乃是金焱門虛家嫡系子弟,本身就是金焱門的人,何來叛逃一說,是你們葯谷眼瞎。」虛晨柏大笑了一聲說道。

「那你是要對我出手了,來吧1夜殤一揮手,四桿穿天矛就拿在了手裡。

「既然反抗,那本座也不留著你了。」虛晨柏身子凌空,離開了金眼雀站在空中,迎著夜殤就拍出了一掌。

「就知道你這孽障會有這一手,既然你已經承認是金焱門的人,那本座就不留著你了。」一道人影出現在夜殤身前,左手一圈,右手拍出一掌,。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葯谷尊者華雲鵬。

砰!

一聲悶響,虛晨柏身子被震得吐血倒飛,飛出半丈身子好像被什麼擋住了,又彈了回來。

「你敢離開藥谷?你就不怕沒有鎮派靈器護身,被金焱門的尊者斬殺?」口吐鮮血的虛晨柏大聲怒吼著。

「虛幻天還沒有斬殺本座的能力,你先去死吧1華雲鵬再次出了一掌。

一道肉眼可見的能量漩渦,直接落到了身子無法躲避的虛晨柏頭上。

能量漩渦直接將虛晨柏頭部炸碎,無頭屍體朝著地面落下去。

華雲鵬手指一彈,將虛晨柏的右手炸碎,將儲物戒指抓了回來。

接著右手一揮,將身體碩大的金眼雀也擒到身下。

「這回你該安全了,儲物戒指等你回到宗門的時候給你,回去本座探查一下,有沒有關於金焱門的東西。」拿著儲物戒指,華雲鵬開口說道。

「多謝太上長老救命之恩,儲物戒指弟子有的。」夜殤欠身說道。

「沒事了,你去忙吧1華雲鵬對著夜殤說道。

夜殤對著華雲鵬拱拱手,駕馭著天羽繼續飛行,他有些慶幸,如果華雲鵬不跟著,那自己很難逃脫掉,可以說就沒有逃掉的可能。

到了丹鼎城,夜殤直接到了楊蕾的府邸,他不知道的是,一直注意到夜殤,進入了丹鼎城華雲鵬才離開,他實在是放心不下夜殤的安危。

沒看見楊蕾,夜殤讓秋雪安排人給天羽餵食后,來到了天極闕,得知到天極闕上邊的人還沒有來,這才到城主府見楊蕾。

見到夜殤,楊蕾很高興,將事情朝著白青山和敖玉山一交代,就拉著夜殤到酒樓喝酒。

聽了夜殤講述虛晨柏截殺他的事情,楊蕾的面孔上直接出現了殺氣,「想不到這傢伙是金焱門的嫡系,還真是不要臉,不過也好,斬殺了他,金焱門也只能打掉牙吞到肚子里。」

夜殤笑笑,他知道這件事對金焱門的打擊是很大的,目前葯谷有尊者,還有南斗門這樣的盟友,他們只能忍著。

吃了東西之後,楊蕾拉著夜殤又在大街上溜達了一圈才回到府郟

「十三,以後你真要注意了,想要對你下手的人太多了,一個不小心,就會危險臨頭。」楊蕾有些擔心夜殤的安全。

「我會的。」夜殤笑著點點頭。

聊了一會天,夜殤就去修鍊了,聚元九級的真氣修為要穩固提升,強筋七級的修為需要穩固。

一夜的時間過去,夜殤早早的就起來修鍊槍法了。

司空初羽跟夜殤說,目前他的槍法威力相當於三階戰技,已經無限接近四階戰技了,二階的追風槍法,跟帶有震蕩勁的追風槍法完全不是一個層次。

夜殤修鍊,有幾個楊蕾的弟子就在一邊觀看,他們都知道夜殤的戰績,入門只比他們早一年的夜殤,在他們眼中就跟神話差不多。僅僅一年的時間,就離開了巨大的差距,一個無法追逐的差距。

中午的時候,天極闕的一個工作人員來了,來請夜殤。

見到天極闕的人員,夜殤知道天極闕的高層應該到了,接下來就是看天極闕怎麼安排了。

「不用緊張,你是不是人才,固然需要別人的評價,但你要知道,是金子,別人即便不肯定,它還是金子。」楊蕾開口說道,她是擔心夜殤緊張。

夜殤笑著點點頭,跟著天極闕的工作人員離開了府郟

他確實不緊張,他知道即便目前天極闕不肯定,拿不到黑色關注,那他進入凝丹期一定可以,差別就是一個時間問題。

在董執法的帶領下,夜殤來到了天極闕頂層的一個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