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二百二十三章 三個擠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三章 三個擠擠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能不能?絕對能!天極闕核心高層人員不多,但都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之輩,舉一個簡單的例子,比如說要動金焱門,天極闕直接派遣頂級高手,將金焱門的尊者斬殺,那金焱門還能在東玄域立足么?」司空初羽笑著問道。mianhuatang.la

「確實啊,這才是真正的斬首手段。」夜殤點點頭,天極闕不需要人多,只要頂級高手有威懾力就足夠。

「當然,天極闕要打擊金焱門,出動頂級高手滅了金焱門的尊者,然後再到周圍頂級宗門走一趟,問一句攻打金焱門行不行,不行就斬殺你們尊者,這就足夠了,這就是威懾,誰敢反駁呢1司空初羽笑著說道。

「初羽,那我想問一下,如果兩個勢力都擁有天極闕核心成員,起了衝突怎麼辦?」夜殤開口問道,他發現南鎮青在天極闕,那麼都擁有天極闕成員的勢力衝突的情況會發生,這時天極闕的態度就關鍵了。

「很簡單啊,先調節,能調節最好,如果不能那就看誰的身份地位高,誰對天極闕更重要,就這麼簡單,一般情況下都能調節下來,不給天極闕核心層面子,那將來的日子也不會太好過,你說對吧1司空初羽給夜殤解釋著。mianhuatang.la

夜殤點點頭,他明白司空說得道理。

接著夜殤說了楊蕾告訴他的事情。

「這個我預料到了,我是阿爹唯一的軟肋,那幾個叔叔和伯伯不會輕易放手的,可恨的姬虞昊,想不到他這麼下作。」司空初羽有些生氣的說道。

「可惜我實力太弱了。」夜殤雙眼中的眼神黯淡了下來。

「你年輕啊,那個姬虞昊都是四十好幾,快要五十的人了,真不要臉。」司空初羽走到夜殤的身邊,拉著夜殤的手說道。

穿著一襲淡黃色羅裙的司空初羽,一雙會說話的眼睛看著夜殤,秀髮在微風中起伏,絲絲都能牽動夜殤的心。

轉過身夜殤仰頭對著天空長嘯,聲音在空中回蕩著。

「你說的對,我年輕,我會努力。」夜殤轉過身,雙臂伸出抓著司空初羽的肩膀說道。

「我相信你的。」司空初羽看著夜殤的微笑著。

夜殤雙臂輕輕合攏,將司空初羽抱在了懷裡,什麼也沒說了,因為再說也沒有意義要去做才行。

過了一會,兩人才到竹屋前泡茶喝茶。

兩人對視著喝茶,沒有時候什麼話,一切盡在不言中。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

天黑下來,夜殤就去修鍊了。

想要在天極闕立足,那需要四階的修為,他現在連三階都沒進去,有些遙遠了。

看見夜殤去修鍊,司空初羽也去修鍊了,她在龍泉別院突破到分神八級之後回到了雲霧山,在這次出來之前,又完成了一次突破,進入了分神九級,現在需要沉澱修為,理順思路,為將來的突破做準備。

接下來的幾天是安靜的,夜殤打算再去丹鼎崖修鍊的時候,華雲鵬、柳陽羽還有楊蕾來了。

「十三,這是虛晨柏的儲物戒指,裡邊的靈石給你留下了,另外一些功法,本座交給宗門安排了。」華雲鵬拿出了一個儲物戒指遞給夜殤。

「太上長老,弟子就不需要了,如果不是太上長老出現的及時,弟子逃不出虛晨柏的追殺。」夜殤開口說道。

「保護你是應該的,你也是為宗門出力,才將金焱門得罪狠了。」華雲鵬不等夜殤反駁,就將儲物極致丟給了夜殤。

「十三,長老們見你除了槍法外還擅長拳法,就用功勛殿的庫存材料幫你打造了一隻爪套。」柳陽羽丟給了夜殤一隻閃著銀光的金屬爪套。

接過爪套,夜殤拿在手裡感覺很重。

這一隻爪套至少有三百斤以上的份量,爪套為純金屬,手指和手腕部分都可以活動,五根手指前段是鋒利的尖刺,手背骨節的位置也是有著突起金屬棱,適合施展拳法。

「戴上試試,這可是大長老這段時間日夜不眠的傑作。」柳陽羽看著夜殤說道。

右手伸進了爪套,夜殤揮動了一下,爪套發出了利刃破空的聲音,這爪套很重,但體積不大,僅僅是包裹住了手腕部位。

夜殤伸手拿出了輪迴槍,演示了一下槍法,發現戴著爪套並沒有影響槍法的施展。

「看來很適合你,以後近戰也沒有問題。」華雲鵬開口說道。

夜殤點點頭,爪套確實很適合他,最主要的一點是不影響施展追風槍法,這是他最喜歡的地方。

「你九師姐回來跟為師說了一些事,丹鼎城來的人應該是沖著司空來的,你們這段時間就不要朝著外邊跑,穩穩的修鍊就行了,他們還不至於大膽的到咱們葯谷山門來。」柳陽羽開口提醒著夜殤和司空初羽。

「九師姐,你確定了?」夜殤看著楊蕾問道。

「確定了,這段時間他們在董執法的宅子附近出沒,還去過龍泉別院,這證明就是奔著司空來的,是兩撥人,領頭人都是五階的修為,比你師姐我強多了。」楊蕾很嚴肅的點點頭。

「初羽給大家帶來麻煩了。」司空初羽微微欠身說道。

「別這麼說,本座喜歡你這孩子,你是十三的朋友,那就安心的呆在這裡,晚一點本座去丹鼎城看看,這裡不是他們能翻天的地方。」華雲鵬開口說道。

「那多謝太上長老了。」夜殤點點頭說道。

「好了,那你們修鍊著,本座先離開了。」華雲鵬對著夜殤和司空初羽點點,和柳陽羽一道離開了。

「九師姐,事情很嚴重?」夜殤開口問道。

「確實,這幾天他們的行動很猖獗,就差明說他們再找人了,我還看見了雲霞。」楊蕾開口說道。

「形勢比較複雜。」夜殤明白現在的局勢了。

「管他複雜不複雜呢!你們就呆在太璇峰不出去,我不信他們還敢來太璇峰翻騰。」楊蕾坐下了說道。

「那一切聽九師姐的。」司空初羽點點頭。

「九師姐晚上就在這裡住吧1夜殤開口說道。

「不打擾你們倆?」楊蕾一雙美目來回看著夜殤和司空初羽。

「九師姐這是什麼話埃」司空初羽不好意思的說道。

「那今天我們三個擠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