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二百二十九章 那是誤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九章 那是誤會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聽說夜殤進入凝丹期,啟明幾人也不到丹鼎崖修鍊了,直接殺到太璇峰來,要找夜殤喝酒,這可是大事。

「蘭月師姐你終於熬出頭了,雲霄師兄進入凝丹階,夜師叔這個變態也進入了凝丹階,他如果不進入凝丹階,不知道要壓著我們多久。」風炎笑著說道,夜殤進階成功蘭月就是元榜榜首了。

「哈哈!我太不容易了,今天一定好好喝一頓。」蘭月興奮的說道。

「不知道你們有什麼興奮的,你們不感覺和夜師叔的差距越來越大了么?」啟明笑看著幾人,給幾人潑著冷水。

「夜師叔太牲口了,進入凝丹期,接下來是一片坦途,差距大也沒什麼,我不跟他比,我跟著你們比。」石雲海倒是想得開。

「對,該丹榜的那些傢伙頭疼了,用不了多久的,丹榜上會一頓雞飛狗跳的,夜師叔突破了,我們要好好慶賀一番。」風炎也是比較興奮。

幾人路過太璇大殿的時候,遇見了從太璇大殿內出來的青姬。

「站住!你們幾個混蛋,不好好修鍊,跑到太璇峰來做什麼?」青姬喊住了幾人,幾人去的方向是竹林峰,青姬知道司空初羽不方便露面。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

「青姬師叔,我們是來給夜師叔慶祝的。」風炎對著青姬欠欠身說道。

「慶祝什麼慶祝,你夜師叔這段時間心情不好,火氣大著呢1青姬瞪了風炎一樣。

「進入凝丹期了,這麼大的好事不值得慶祝么?」石雲海低聲嘀咕了一句,他感覺太璇峰的人太變態了。

「什麼?什麼進入凝丹期?」青姬沒太聽清楚,就回問了一句。

「夜師叔進入凝丹期了,青姬師叔不知道么?」蘭月開口問道。

「十三進入凝丹期了,這不可能,他才修鍊到聚元巔峰幾天,你們是聽誰說的啊?」青姬搖搖頭,她和夜殤等人從竹園鎮才回來幾天,夜殤的情況她了解,她原本還打算跟夜殤說,她陪著司空初羽,讓夜殤去龍泉別院沉澱修為呢!

「怎麼回事?」宮玄和華南也從大殿內出來了。

「他們幾個混蛋,跑來找十三喝酒,還弄出來十三進入凝丹期慶祝的理由。」青姬開口說道。

「青姬師叔,這不是我們說的啊,是丹鼎崖徐長老說的,說夜師叔今早上離開的時候是凝丹期的修為。mianhuatang.la網」風炎一臉鬱悶的說道。

「嗯?難道是真的,我們過去看看。」青姬聽到是徐長老說的,就知道事情可能是真的。

駕馭著青雕,青姬和宮玄兩人就到了竹林峰,兩人到了的時候,看見夜殤和司空初羽正在吃東西。

「真進入凝丹階了?」宮玄上下打量著夜殤。

「你個混蛋玩意兒,還真敢跟胡來。」青姬上前直接就是一巴掌抽在夜殤的肩膀上。

「六師姐,你們怎麼都說我,我修鍊幾天,發現真氣凝實度一點變化沒有,繼續凝鍊沒意義,不突破不是等於浪費時間么?」夜殤有些糾結了。

「司空,一會啟明他們來,你還是躲開一下好,安全還是最重要的。」青姬沒理會夜殤的解釋,扭頭對著司空初羽說道。

「好,那我就出去走走。」司空初羽伸手召喚了一下銀狐幼崽,就離開了竹園峰。

「十三,師尊知道你突破的事么?」宮玄坐下了問道。

「沒有,這事不大,就沒打擾師尊了。」夜殤開口說道。

「這事不大?這事很大你知道么,我們師兄弟、師兄妹聚元進入凝丹的時候,每一次師尊都守在身邊,這個蛻變直接影響將來的成就,幸虧你闖過來了。」宮玄看著夜殤,有些無奈的搖搖頭。

隨後啟明等人也過來了,過來后先是跟宮玄和青姬見禮。

「青姬師叔,你看夜師叔真的進入凝丹了吧!我們沒有騙人。」見禮之後風炎開口說道。

「好了,你們聊著,十三記得有時間去拜見師尊。」宮玄對著夜殤交代了一聲,就和青姬離開了。

「大師兄,十三也太胡來了,這進入聚元巔峰才多久啊,就敢去朝著凝丹期沖。」青姬有些后怕。

「十三不是魯莽之人,他的修鍊之路,跟一般人不一樣,好了,這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宮玄笑笑說道。

啟明等人喝了一陣子就離開了,雖然沒人說,但是夜殤的突破給他們都帶來了壓力。

等幾人走了之後,司空初羽才回來。

「司空委屈你了。」夜殤有些歉意的說道。

「你怎麼說這個,我一點也不委屈的。」司空初羽笑著說道。

收拾了一下,司空初羽沒讓夜殤陪著她聊天,讓夜殤去穩固修為了。

回到房間的夜殤,略微思考了一下,就去進行萬道寶典的突破,他要將萬道寶典的修為提升到強筋境八級。

進入強筋境八級,需要強化胸腹筋絡、增加胸腹強度。

這一關難度不是很大,需要的就是能量的積累,能量積累夠了,就可以進行對筋絡的強化。

用了兩個時辰,夜殤將胸腹的筋絡強化完畢了,進入了萬道寶典強筋境八級。

夜殤現在有信心,再次面對林靜宜的一腳,他不會像上次那麼狼狽了。

神清氣爽的夜殤,出了房間去洗了一澡,萬道寶典的晉級太痛苦了,疼得他出了一身汗。

洗完澡的夜殤,在院子里就坐了一會兒。

在夜殤坐著的時候,司空初羽也出來了,她聽見了外邊的動靜。

「夜殤你怎麼起來了?」司空初羽看著夜殤問道。

「嗯,是去洗個澡,晚上涼你怎麼也出來了。」夜殤將外袍給司空初羽披上了。

「夜殤,路是自己的,我們過得開心就好,我不想你壓力太大。」司空初羽靠在夜殤的肩膀上說道。

「初羽,跟你在一起我很踏實,也很充實,我不管姬虞家族有多強,我都會找上門去的,不只是為了你,也為了老爹的一直臂膀。」夜殤開口說道。

「對了,我還有事問你的,那天九師姐說你占她便宜呢,她都跟我說了。」司空初羽轉換了話題。

「初羽,那天完全是一個誤會,我看九師姐喝多了。」夜殤開口解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