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二百三十一章 這是嬌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一章 這是嬌慣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回到了葯谷后,夜殤第一時間到了丹鼎大殿。strong.la/strong

丹鼎大殿內除了執勤弟子,夜殤沒看見什麼人。

詢問了一下,夜殤知道柳陽羽今天沒有過來。

接著夜殤就來到了柳陽羽的住處,丹鼎峰上的一座古樸的閣樓。

夜殤到了時候,柳陽羽正在打坐。

「弟弟見過師尊。」夜殤微微欠身見禮。

「坐吧1柳陽羽睜開眼睛,指了指自己側面的一個蒲團。

點點頭夜殤盤膝坐下了。

「有幾天沒過來了,氣色不錯,根基也很紮實。」柳陽羽看著夜殤說道。

「師尊,您沒有生氣?」夜殤本來已經準備好了,等著柳陽羽一頓訓斥的。

「是不是覺得師兄和師姐訓你了,為師也一定會訓你?其實不是那麼回事,修鍊之路,師尊只是一個領路人,每個人自身情況不同,最了解情況還是自己,你去突破,那為師就認為你一定是有了把握。走自己的路,別人怎麼說也不用太介意。」柳陽羽笑著說道,他看出來夜殤的拘謹了。

在對手面前強勢,在身邊人面前謙遜,這點柳陽羽最為看重的,夜殤不只是尊重他,也尊重每一個師兄和師姐。

「是的,弟子的真氣無法繼續凝實,那與其浪費時間,不如直接突破。」夜殤點點頭。

「那就證明你不是衝動和魯莽,怎麼不和你師兄師姐們解釋一下?」柳陽羽開口問道,他了解夜殤,夜殤不是那種別人隨意幾句話就會去改變想法的性格。

夜殤看向了柳陽羽,略一思考,「不管師兄和師姐怎麼說,都是為我好,哪怕我覺得說得不對,也不能反駁。」

柳陽羽滿意的點點頭,「你這麼想、這麼做就對了,不管正確不正確,師兄和師姐的善意你要接受。mianhuatang.la網」

「弟子明白。」夜殤點點頭。

「為師每收一個弟子后,內心都充滿擔憂,你們每個人的性子都很堅毅,每個人行事風格和想法差別很大,為師擔心你們產生分歧,影響和睦、影響情義,可多少次擔心都是多餘的,你們的性格和信念再怎麼不同,都將師兄弟和師姐妹的情義無比看重,這是為師最欣慰的。」柳陽羽笑著說道。

夜殤心裡震了一下,他能體會到柳陽羽話語中的良苦用心。

「不過呢,前人之鑒你也是要往心裡去去的,那都是經驗之談。」柳陽羽提醒了夜殤一句,畢竟夜殤年紀校

「弟子明白,師尊,弟子打算去龍泉別院修鍊,這樣離著丹鼎城近,我有時間可以做做任務。」夜殤說出了自己來的目的。

「那司空怎麼辦,你不能將人家丟在竹園峰吧?她是一個好女孩,修養、氣質、身姿都沒話說,心性也好,出身大家但沒有驕奢之氣,修鍊天資也很嚇人,你的師兄和師姐在天資上都比不了的。」柳陽羽開口說道,他對司空初羽的評價很高。

夜殤將這次出去情況說了一遍,他在天極闕的情況,柳陽羽也是知道的。

「安全沒問題就去吧!為師最近也會閉關。」柳陽羽對著夜殤點點頭。

夜殤欠欠身離開了閣樓,聽了柳陽羽的話,他心裡敞亮了很多。

離開丹鼎峰,夜殤駕馭著天羽到了太璇大殿,不過他又撲空了,沒見任何一個師兄和師姐,思考了一下,夜殤來到了竹林小築。

到了竹林小築,夜殤看見,宮玄、吳起、華南還有青姬都在一起喝茶呢。

「師兄都在啊?」夜殤開口打著招呼。

「是啊!沒什麼事就到你六師姐這裡坐坐,你這是去丹鼎城回來了,晚一點去看看師尊。」宮玄伸手指了指空著的椅子說道。

「大師兄,我剛從師尊那裡回來。」夜殤坐下后,接過了青姬遞過來的茶喝了一口說道。

「那師尊難免要訓斥你一頓了。」青姬有些幸災樂禍的說道。

「六師妹,估計師尊是捨不得罵十三的。」華南笑著說道,他們師兄妹都無比疼愛夜殤,他知道柳陽羽也是一樣。

「快說,師尊收拾你沒?」吳起有些著急的問道。

「師尊說,每個人的路不同,走自己的路,不用介意別人怎麼說。」夜殤將柳陽羽的原話說了一邊。

青姬這邊剛喝下的一口茶,直接嗆到了,「咳!嬌慣,師尊這是嬌慣啊,這麼嬌慣十三,以前怎麼不嬌慣我?」

聽了青姬的話,宮玄等人都笑了。

隨後宮玄詢問了夜殤接下來的計劃。

夜殤就將自己的打算說了,那就是每月上半月做任務,下半月回丹鼎崖修鍊。

「行,如果有人欺負你,你就回來找師兄。」宮玄開口說道。

「哎,又一個願意嬌慣的,大師兄你讓我們其他師弟和師妹情何以堪啊1青姬嘆口氣開著玩笑說道。

「好吧!那我不管了,十三受欺負你去處理。」宮玄瞟了青姬一眼說道。

幾人說說笑笑一陣子就分開了,青姬和宮玄說了,她也帶著門下去弟子龍泉別院。

夜殤這邊駕馭著天羽回到了竹林峰。

見到夜殤回來,修鍊劍法的司空初羽停止了修鍊。

喝茶的時候,夜殤說出了自己的決定。

「好啊,那龍泉別院有我的房間吧?」司空初羽笑著問道。

「當然,你居住的閣樓一直沒動過,如果你不喜歡,那就到主樓。」夜殤開口說道。

「你想得美,你住在主樓,還喊我過去,我以前沒發現你這麼壞呢1司空初羽臉色羞紅的說道。

聽了司空初羽的話,夜殤愣了一下,他真沒想這麼多,他的本意是如果司空初羽喜歡主樓,那他可以搬出來的。

「你怎麼了,我沒別的意思,就是覺得太尷尬了。」見夜殤發愣,司空初羽用幾乎讓人聽不見聲音說道。

夜殤搖搖頭,將司空初羽擁在了懷裡。

「雖然我不是什麼小孩子了,但是有些事還是需要點時間。」司空初羽表明了心跡,在當初夜殤擋在紫金獸王前邊的時候,司空初羽心中對夜殤就認可了,只是從來沒有說出來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