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二百六十三章 一起休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三章 一起休息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聚元階在丹鼎崖的記錄是四千五百米,那按照規律來說,凝丹階的記錄應該是五千五百米,可事實上凝丹階記錄縮減了一百米,也就是說,難度上是不一樣的。.la

夜殤這邊開始了攀爬,從五千四百米台階出來,夜殤就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

如果說四千米以前,丹鼎崖傳下來的壓力是狂風暴雨的衝擊,那五千四百米之前就是江中水浪沖刷,到五千四百米之後就跟瀑布水流砸擊一樣了。

夜殤每攀爬一個台階,都要耗費很大的精力,隨著他不斷的攀爬,一個個小平台被他甩在了身後。

到了五千四百五十米的時候,夜殤的真氣就消耗光了,他果斷的使用萬道寶典鍛骨境二級的能量,繼續攀爬。

在丹鼎崖攀爬身軀強度高、力量大,有著很大的優勢,很快的夜殤就衝到了五千四百米九十米的高度。

還剩下的十米,對夜殤來說就跟巨大的溝壑一樣。

夜殤深吸一口氣,雙手內玄玉靈氣爆發,再次朝著上邊衝擊。

連續沖了三次,夜殤趴到了五千五百米的平台上,跟被貼在地上的畫紙一樣,站不起身來。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

「成了!哈哈,夜師叔的衝到五千五百米了。」陳雲興奮得喊著。

休息了一陣子,夜殤恢復了體力后,才做起來打坐恢復能量。

「這傢伙,凝丹五級就到這個高速,他如果到凝丹九級巔峰,可能會到五千八九百米,甚至到六千米的高度了。」楚凌霄有些感概的說道。

「他身軀內的能量很恐怖,跟妖獸沒區別。」徐長老開口說道。

「如果我沒猜錯,這傢伙能要對丹榜發起衝鋒了。」楚凌霄思考了一下說道。

徐長老點點頭,夜殤前些天也能朝著上邊沖,但是沒沖,就是積累實力,現在已經對記錄發起衝鋒了,那丹榜他也會去碰一碰。

「散了,都散了,該幹什麼都幹什麼去。」楚凌霄將圍觀的弟子都攆走了。

夜殤這邊恢復著修為,同時也等候著天羽,天羽每天都過來一次的,夜殤算計快到天羽來的時候了。

在夜殤將修為完全恢復了的時候,天羽也出現了。

看著靠近過來的天羽,夜殤低吼一聲,右手朝著崖壁一拍,施展這龍騰步朝著天羽衝去。(mianhuatang.la好看在半空再一次發力,夜殤落到了天羽的後背上,控制著天羽降落到丹鼎崖的底部。要離開了,沒什麼急事,夜殤是要跟徐長老打個招呼的。

下了天羽,夜殤對著徐長老和楚凌霄拱拱手,「見過長老,見過楚峰主。」

「很好,凝丹中期,就將葯谷的凝丹階蹬崖記錄破了,修鍊到巔峰的時候,可以再去衝擊一下。」徐長老滿意的點點頭。

「喊我楚師兄就可以,不需要太客氣,你這是打算回去了?」楚凌霄笑著問道。

「是的,修鍊了一陣子,打算回去放鬆一下。」夜殤開口說道。

「那趕緊回去吧1楚凌霄對著夜殤點點頭。

駕馭著天羽,夜殤就到了太璇殿。

在側殿內,夜殤看見了宮玄和吳起。

「凝丹五級了,不錯啊,按照這個速度,你進入到四階也不會需要多長時間了。」宮玄指著椅子讓夜殤坐下了。

「最近形勢怎麼樣?」夜殤開口問道,他比較擔心這個問題。

「零星的戰鬥是有,但不影響大局,搗亂的都被擊殺了,葯谷損失不大。」宮玄開口說道。

「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吳起開口問道。

「原本打算衝擊一下丹榜,但這個時期,葯谷面對外戰,內部競爭也不合適,打算等等再說。」夜殤想了一下說道。

「你這麼想很對,這個時候去挑戰丹榜,確實會落下話柄,等等再說,你再將修為提升一兩級,那把握更大。」宮玄很贊同夜殤的觀點。

隨後夜殤離開了太璇大殿,回到竹林峰。

在天羽的後背上,遠遠的夜殤就看見了一手托著羅裙,看向自己的司空初羽。

到了竹屋前,不等天羽降落,夜殤身子一閃就落到了司空初羽身前,將司空初羽擁抱在懷裡了。

「你去休息一下,我弄點吃的。」司空初羽拍拍夜殤的肩膀說道。

隨後兩人在竹屋前擺上酒菜,開始喝了。

「首先要恭喜你,修為提升。」司空初羽拿著酒碗對著夜殤舉起來。

「謝謝,你最近怎麼樣?」夜殤給司空初羽夾了點菜。

「我能怎麼樣,現在就是穩定修為啊,為進階做準備。」司空初羽笑著說道。

吃完了東西,兩人就帶著天羽和銀狐幼崽到竹林內散步了,這是夜殤最喜歡時光,是他清閑下來最愛做的事。

「接下來什麼打算?」司空初羽坐在一塊兒青石上,對著夜殤拍著身邊的位置說道。

「沒有什麼太多的打算,就是儘快的提升修為,有四階修為,才能到處走走。」夜殤開口說道。

「四階的修為能面對一些事了,最起碼有真氣護體。」司空初羽很贊同夜殤的想法。

「嗯,我明白的。」夜殤點點頭。

隨後兩人決定,明天去丹鼎城走一圈,畢竟楊蕾還在丹鼎城呢,也要去看看丹鼎城的形勢。

很晚了兩人才回到竹屋內,「夜殤,今夜你就不要修鍊了,好好的休息一下。」

「好,那我可以陪著你不?」夜殤低聲問道。

「好啊,沒事還能聊聊天。」司空初羽笑笑說道,已經到這種程度了,她也不想拒絕夜殤,她知道夜殤不是那種說說玩玩的花花公子。

隨後兩人就到了司空初羽的房間,司空初羽點上了獸油燈,「你這些天不間斷的修鍊,已經很累了,休息吧1

說完話的司空初羽就脫了外邊的羅裙,只剩下了緊身的粉紅色內衣,曲線玲瓏的身軀就暴露在夜殤眼前。

夜殤扭過頭去,他不敢一直看司空初羽。

「你還不好意思?」司空初羽上前幫夜殤將外袍脫下來了,掛起來后,到了竹床上坐下了。

夜殤看著司空初羽,也坐到了竹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