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二百八十五章 殺了就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五章 殺了就走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夜殤駕馭著天羽貼著山峰飛行,遠方的人,因為角度問題,是看不見的。strong.la/strong

此時的天羽速度極快,它知道情況緊急,從小就和夜殤生活在一起,夜殤就沒催促過它。

夜殤這邊急速下降,那些超級宗門的弟子,是駕馭著飛行妖獸朝著上空飛行,就沒注意到已經溜下去的夜殤。

離著山底不遠了,夜殤駕馭著天羽開始橫著飛行了。

就在夜殤認為沒事了的時候,幾個男子駕馭著飛行妖獸攔住了夜殤的去路。

「你是哪個勢力的?這裡發生什麼?」一個男子看著夜殤問道。

「我不知道,我也是才到。」夜殤開口說道。

「留下儲物戒指和飛行妖獸,滾1領頭的穿著白色衣袍的男子看了夜殤一眼說道。

「讓開,我當什麼也沒發生。」夜殤不想傷人,就是想離開。

「你是想死,沒聽見我大師兄的話?」一個穿著錦袍青年很狗腿的開口說道。

「既然想死,那我也不廢話了。」夜殤呼喊著天羽戰鬥,接著兩根穿天矛就飛出去了。

射出了穿天矛之後,夜殤身子凌空而起,輪迴槍朝著這個這個領頭的弟子斬過去,輪迴槍上也灌注了震蕩勁!

隨著兩聲慘叫,夜殤的暴烈穿天矛將兩個絲毫沒有戰鬥準備的青年擊殺。(mianhuatang.la好看

「你是找死。」見兩個同門被殺,穿著白袍的青年怒了,揮手一刀朝著夜殤的輪迴槍斬去,同時身子也離開了坐騎。

叮!

武器相撞,這個青年的戰刀被震的朝著一邊擋開,夜殤輪迴槍一揮一劃,輕易的就將這個男子的咽喉划斷了。

划斷了這個男子的咽喉,夜殤就朝著最後一人撲過去,既然動手,那夜殤就沒打算留活口。

「住手!我們是赤雲宗的人。」看見夜殤過來,這這個男子駕馭著飛行妖獸就朝著山上衝去,速度倒是快速無比。

在夜殤穿天矛射殺兩個同伴的時候,他就後退了,他看出來了夜殤不可敵。

見到這個傢伙直接跑,夜殤喊回來了要追擊的天羽,要追就耽誤時間,這裡已經群英雲集,還是離開的好。

夜殤到屍體前將兩個儲物戒指、一個儲物腰帶,還有三個馴獸水晶收取了,將被擊殺的赤雲宗弟子,留下的三頭青羽鷹收進了馴獸水晶,收了穿天茅,駕馭著天羽就離開了。

飛行妖獸夜殤是不需要了,但是需要的人多呢,楊蕾、青姬等人的弟子,都缺少這個。

夜殤駕馭著天羽,在天空中急速飛行,飛行了七八百里后,他看見了易羽、林天絕和顧林,還有另外兩葯谷個弟子。

「夜殤1易羽喊了一聲。

「所有勢力的弟子都彙集到前邊了,沒有什麼好處可拿,還有會有亂戰。」夜殤控制這天羽在空中停留了一下說道。

「行,那我們就撤退。」易羽點點頭。

「也好,我剛殺了幾人,我們的衣袍一樣,別算到你們身上。」夜殤沒等幾人,直接先離開了,他還要去尋找資源。

夜殤走了,林天絕沒有動。

「師叔,我覺得這是機會,夜殤一個人不敢跟對方爭,但是我們人多可以。」林天絕開口說道。

「論輩份那是你師叔,怎麼能直接稱呼姓名?顧林你們什麼意見?」瞪了林天絕一眼,易羽看向了顧林等人。

「我聽師叔和林師兄的。」顧林幾人開口說道,他們一些人已經沒了主意,來是的路上已經損失了幾個人了,現在如果拆分危險性會很大。

「我是要去的,總不能白來一趟,連什麼情況都不知道。」林天絕已經打定了主意。

「那好吧!就走一趟。」見林天絕堅持,易羽也不好直接反對,畢竟已經一同走了一路。

話說這邊逃跑了的赤雲宗弟子,直接朝著山頂飛行,到了山頂上他看見了對峙的場面,幾大勢力的弟子都互相對峙著,同時也都在四處查看。

「雷暴師兄,我們赤雲宗的幾個師兄被一個駕馭著白色飛行妖獸的傢伙殺了。」這個赤雲宗的弟子到了雷鳴宗領頭的弟子身前。

「白色的飛行妖獸,商丘,你看看可是這種羽毛?」雷暴拿著一個白色的羽毛遞給了赤雲宗的弟子問道,那是天羽被碎石掛掉的一根羽毛。

雷鳴宗和赤雲宗是盟友,這次赤雲宗也是借道雷鳴宗這邊的通道進來的。

「是的,沒錯!就是這種羽毛的飛行妖獸。」赤雲宗的弟子商丘拿著羽毛看了一眼說道。

「就是他比我們捷足先登了,走1雷暴看了其他勢力的弟子一眼,駕馭著飛行妖獸就朝著山下飛了,既然知道誰提前來了,那就先找人,雷暴是雷鳴宗弟子的領頭羊,已經進入了分神階。

隨後其他宗門的弟子一部分離開,去追趕夜殤,一部分在被炸得砂石亂飛的孤峰上搜尋,希望找到機緣。

越來越多的人離開了,來到這裡的都是各大勢力的精英,不是無腦之輩,這裡的環境已經破壞,那說明以前掌握這裡平衡的寶物已經失去了。

易羽和林天絕幾人還沒到孤峰的時候,就被雷暴等人攔住了。

因為商丘指出了,易羽幾人和夜殤的服侍一樣隨後戰鬥爆發,因為雷暴進入四級,易羽和林天絕等人都不是對手,直接都被重傷擒拿了。

「那個駕馭著白色坐騎的是什麼人?」雷暴看向了易羽。

「不知道1易羽回答了雷暴一句,頭扭向了一邊。

「你說,你們是什麼人,那個騎著白色坐騎的是什麼人?」雷暴對著顧林問道。

「要殺就殺,別那麼多廢話,我們都是修鍊者,羞辱我們沒意義1顧林吐了一口血沫子說道。

「那就你說,你不說,那留著你也沒用了1雷暴的重劍架在了林天絕的脖子上。

林天絕沉默了,他沒想到雷暴問到自己這裡,就要下狠手。

「你跟他們不一樣,他們回答的時候毫不猶豫,即便是殺了他們,他們也不會說,這點我清楚!但是你會說,因為你眼神遊離,你怕死1雷暴的重劍慢慢得朝著林天絕脖頸壓下去。

「你別讓我們鄙視你。」易羽冷眼看了林天絕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