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二百九十一章 強勢擊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一章 強勢擊殺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夜殤輪迴槍揮動,直接從被玄玉靈氣影響,不能躲避的赤玄咽喉劃過,左手也拍在了陳冬戰刀上,在這同時,赤中烈的一腳也踢在了夜殤腰腹部位。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

脆響聲、悶響聲連續傳出,陳冬的戰刀被夜殤戴著天青爪套的左手攔住,赤中烈踢在夜殤腰腹的一腳,如中敗革。

夜殤被擊退出去五六步,運轉了一下萬道寶典的能量,腹部傳來的疼痛和不適就消失了。

這就是萬道寶典的強悍,夜殤腹部的血肉筋絡和肋骨都經過了變態的強化,赤中烈慌忙的一腳就沒給夜殤造成什麼傷害。

赤玄倒下去了,眼神中滿是不甘心,他已經四階了,未來的路應該很精彩,可怎麼就折在這裡了?

陳冬和赤中烈站在赤玄的屍體邊,滿眼都是震驚。

赤玄是他們三人中最強的,可現在被斬殺了,另外讓他們震驚的是,中了一腳的夜殤跟沒事人一樣。

吸了一口氣,夜殤朝著赤中烈衝去,輪迴槍如同蛟龍朝著赤中烈的胸口刺出。

赤中烈身子一閃,就朝著夜殤側面閃開,戰刀朝著夜殤的左手臂砍去,這時候的赤中烈哪裡還敢硬接夜殤的攻擊,赤玄就是例子。mianhuatang.la$棉、花『糖』挾說』

腳下踏著龍騰步,夜殤躲開了赤中烈的一刀,輪迴槍大開大合,揮手就朝著陳冬砸過去。

赤中烈都退避了,陳冬當然也不敢去硬接夜殤的攻擊,他怕出現赤玄身上的情況,那種莫名其妙,幾乎可以將人冰封的寒氣是致命的。

將陳冬和赤中烈逼退,夜殤就朝著兩人身後赤雲宗的弟子衝去,繼續開殺。

再次被夜殤衝進來,赤雲宗的弟子趕緊作鳥獸散,夜殤的兇殘他們無法理解。

此時一身白袍染血的夜殤就是殺神,誰擋誰死。

赤中烈和陳冬一邊在後邊追擊,一邊喊門中人撤退,此時的戰鬥,就沒有勝利可言。

夜殤回身一槍朝著赤中烈刺過去,同時喊了一聲,讓易羽等人出擊。

面對夜殤兇猛的一槍,赤中烈臉色一變,就抬刀格擋。

叮!

一聲脆響,赤中烈的戰刀被夜殤震開了,震開了赤中烈的一刀,夜殤輪迴槍一揮朝著側面進攻的陳冬抽過去,同時左手一掌朝著赤中烈的胸口拍去。mianhuatang.la$棉、花『糖』挾說』

赤中烈低吼一聲,左手就迎著夜殤的左手打出一拳,他忌諱夜殤的槍法,但是拳法還是不怕的。

在赤中烈出拳的瞬間,夜殤左手上出現了淡紅色的能量漩渦,見赤中烈出拳,夜殤就全力攻擊了,施展了金剛手。

砰!

一聲悶響,赤中烈的左手小臂之下全部不見了,他和雷暴有著巨大的差距,真氣發力層次不是一個級別,也沒有雷暴那樣的戰鬥經驗,所以在面對夜殤的金剛手的時候,雷暴只是輕微負傷,赤中烈就是付出一臂的代價。

斷了赤中烈一臂,夜殤打算先解決掉陳冬的威脅,再去擊殺赤中烈。

再去看陳冬的時候,夜殤有些詫異,陳冬不戰鬥了,轉身就跑,竟然丟下赤中烈跑了!他也沒管其他被易羽等人攻擊的弟子,直接朝著遠處的樹林飛竄。

回過頭的夜殤,持續暴烈的三槍出擊,將斷了一臂的赤中烈斬殺了。

赤中烈死得很憋屈,最後想要發赤雲針,也沒機會了,夜殤一槍接著一槍,他右手持著戰刀格擋,就沒有發赤雲針的機會。

擊殺了赤中烈,夜殤看了一眼戰局,易羽帶領的葯谷弟子已經佔據絕對的上風了,主要是赤雲宗的弟子已經被夜殤殺的沒有氣勢了.這時候的夜殤才感覺到乏力。

開戰之後,夜殤每一次的攻擊都是全力出擊,一直追求最高傷害力,雖然沒有受傷,但十分疲憊。

很快得戰鬥就結束了,赤雲宗的弟子都跑了。

一個瘋狂的夜殤,對他們來說是無解的,夜殤不倒,那他們就沒有勝利的可能。最強的赤玄、赤中烈都被擊殺了,陳冬跑了,他們沒進入四階的還能有什麼作為?

戰鬥結束了,易羽等人打掃了戰場,隨後都來到了夜殤身前,將兩個儲物戒指、一堆兒馴獸水晶,還有一些儲物腰帶都放到了夜殤身前。

「多謝1易羽欠欠身,他知道沒有夜殤,那麼赤雲宗對葯谷的弟子就是屠戮。

夜殤抬起頭,「你們拿去分了吧1

「師叔你沒事吧?」看著夜殤有些蒼白的臉,顧林有些擔心得問道。

「沒事,就是有些消耗大。」夜殤擺擺手。

「夜殤,其實我應該稱呼你師弟,這些資源都是你賺來的,我們就是大聲呼喊著,根本沒出什麼力,你留著吧1易羽開口說道。

易羽的師尊是無為峰的長老,跟柳陽羽是一代,易羽又比夜殤入門早,所以是師兄。

「能留下來戰鬥,就是好樣的,易羽師兄,你看著給大家分一下,另外大家抓緊休息,這只是赤雲宗,有沒有其他勢力繼續前來我們也不知道,感覺頂不住的就出去,戰鬥也許才開始。」夜殤開口說道。

易羽看著腳下的資源,伸手撿起了一堆儲物腰帶,「這些我們拿去分了,剩餘的師叔必須留下。」

看著一群很認真的葯谷弟子,夜殤點點頭。

「哈哈!跟著夜師叔混,就是吃香的喝辣的。」顧林笑著說道。

「夜師叔,對不起!我們天岳峰給您惹麻煩了。」一個天岳峰的弟子站出來說道,他被雷暴抓住的幾人當中的一人。

「林天絕是林天絕,這件事跟天岳峰沒關係,你能留下來戰鬥,就是葯谷的好弟子,你叫什麼名字?」夜殤開口問道。

「師叔,我叫江寒。」江寒欠身說道。

「這次事情的具體經過,你知道的,等回去后,跟金峰主和駱道源師兄解釋下,林天絕是被雷暴所殺,即便雷暴不殺,我也不會留著。」夜殤開口說道。

「弟子明白的。」江寒點點頭就離開了。

夜殤將身前的兩個儲物戒指,還有一把馴獸水晶收起來了,他不需要,但是太璇峰的三代弟子還是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