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三百零九章 單挑模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九章 單挑模式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經過實戰的鍛煉,夜殤的槍法、步法越是越來越圓潤,戰鬥經驗也是不斷增加。mianhuatang.la$棉、花『糖』挾說』

開始的時候,每次夜殤出戰,大長老等人都是提心弔膽,叮囑再叮囑。

現在夜殤出戰,大長老和乾武等人都是說多殺幾個,狠狠殺!

夜殤休息的時候,經常有葯谷和歐家的弟子拉著他去喝酒,目前他是這裡最受歡迎的人。

在最大的帳篷內,大長老、乾武和歐水傑喝著茶。

「兩位長老,夜殤是千百年難得一見的人才,要好好培養。」歐水傑對夜殤的感觀很好,主要也是因為夜殤和歐家子弟相處的融洽。

「大長老,我的意思讓夜殤到丹鼎峰,當下一任谷主培養。」乾武開口說道。

「這小傢伙不會接受的,他個性強,不要強迫他去做他不喜歡做的事。」大長老搖搖頭,他了解夜殤,知道夜殤心裡有著自己的路。

「那不是浪費人才么?」歐水傑皺眉說道。

「看長遠一點,如果夜殤崛起,達到一個我們都達不到高度,誰又敢招惹我們呢?」大長老笑著說道。

「說得也是。」乾武點點頭。

「知道赤雲宗為什麼撤除對夜殤的格殺令么?這都是有原因的。mianhuatang.la」大長老開口說道。

乾武和歐水傑都點點頭,大家都是明白了人,沒必要將話說得太直白,話點透就可以了。

大長老也是通過這樣的方式,告訴歐水傑,夜殤的前途不可限量,跟葯谷結盟是沒有錯的。

接下來兩天,金焱門和赤雲宗是越來越不堪了。

再一次戰鬥完畢后,赤千里到了石頭山,「葯谷,這麼混戰也分不出勝負,不如明天單挑戰,敢不敢接?」

「本座不知道你是誰,但沒見過比你臉皮厚的人,當初先施展毒針的是你們,說都不用毒針也是你們,現在戰鬥到這程度,你們金焱門和赤雲宗頂不住了,又要換路數?」大長老有些怒,規則,不是誰想制定就能制定的。

「那就是說不敢了?如果我們赤雲宗輸了,那我們就退走。」赤千里開口說道。

「退與不退那是你能決定的么,怎麼赤雲宗頂不住南斗門和逍遙宗的壓力了?」大長老冷笑了一聲。

聽了大長老的話,赤千里臉色難看了,因為大長老說的是實情,他發了求援信息后,赤雲宗的回復是沒有多餘的人手抽調過來了,只派了兩個四階的優秀弟子過來,所以赤千里要用單挑戰的模式,來打擊葯谷。mianhuatang.la

「你敢不敢接?你們不接,明天我們只能孤注一擲的衝鋒了。」赤千里現在耗不起了,要極快的結束這裡的戰鬥,赤雲宗扛不起這樣幾面開戰的局面。

說完之後赤千里就離開了石山,他做出通知,明天接不接招就是葯谷的事情隨後大長老等人就回到帳篷內商量了,赤雲宗和金焱門如果真是孤注一擲的全面死拼,那葯谷和歐家就會損失慘重。

「難道是他們來了高手?」乾武開口問道。

「有這個可能,他們經不住這樣的群戰,所以就只能這樣了。」歐水傑開口說道。

「明天看情況,如果可以,那就單挑戰,如果不行那就只有破釜沉舟的戰鬥了,只要戰退了赤雲宗,那我們兩家面對金焱門就好辦多了。」大長老做出了決定。

第二天金焱門這邊有人來到了石山上,是金焱門的展越,是四階巔峰的修為。

「金焱門展越,葯谷可有人接戰?不敢接戰就滾回去。」一身黑袍的展越十分囂張。

「我歐子云來戰1在華南要出戰的時候,歐家的歐子云站出來了,提著戰刀到了石山。

隨後兩人就戰鬥起來,戰鬥起來后,葯谷這邊人就皺眉了,歐子云是土屬性,展越是風屬性。

土屬性攻擊強度高,防禦力強,但攻擊速度上就不如風屬性了,戰鬥了片刻,歐子云就被壓制了,堅持了幾個回合后,歐子云被展越一劍斬殺。

這時候華南站出來了,朝著石頭山走去。

「葯谷太璇峰,華南1走到石頭山前,華南身子暴起就朝著展越衝去。

華南也是風屬性,跟展越一樣,現在就看現在誰的火候深、誰的戰鬥經驗多和誰的戰鬥力強了,兩人不會有屬性壓制的現象出現。

見華南出手,展越揮劍就和華南戰鬥在一起,兩人都是以快打快。

兩人擅長的都是速度,石頭山上滿是兩人的影子。

「大師兄,三師兄可以吧?」夜殤有些擔心。

「可以!你三師兄我們師兄弟中根基最紮實的,不入五階想要擊敗你三師兄那難如登天。」宮玄對華南信心十足,半輩子的師兄弟,互相都是十分了解的。

戰鬥了一刻鐘,差距顯示出來了,展越被華南壓制了。

這是戰鬥經驗的展示,展越的速度是很快,但華南能準確的判斷出展越的移動路線,會預先朝著展越移動的路線攻擊。

「啊1被華南壓制,展越怒了,長劍上出現了金色的光芒,朝著華南攻擊。

進入四階就可以真氣外放,但攻擊強度不是很高。如果對手強,那破不開對方的護身真氣,所以華南和展越兩人戰鬥的時候都是真氣內斂,都追求一擊致命。

這時候華南的戰鬥方式變了,開始了游斗,不跟展越硬碰了,他知道展越施展的是金焱門的絕技金光劍,攻擊力強。

華南一改變戰術,展越就開始強勢了,就要跟華南硬拼。

看到展越的路數,華南冷哼了一聲,沒攔截展越的長劍,身子一扭就對著展越的胸口劃過去一劍。

展越臉色變了,華南這是兩敗俱傷的打法,他固然可以擊中華南,但華南也會擊中他。主要的一點是華南的身子有一個扭動,他的招數不能落實,只能給華南重創,而他卻要付出生命。

接下來華南就不理會展越的攻擊,直接就是兩敗俱傷的打法,他身子經常有一個扭動,每次都能避開要害,最多是他受傷,展越死亡,這是他修鍊的魚龍身法。

怒吼一聲,展越退了,因為他不是華南的對手。

展越跑了,華南也沒有追擊,直接退回到了葯谷區域。

「夜殤出來受死1金焱門區域傳出了一聲吼聲,虛妄走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