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三百一十六章 鐵的原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六章 鐵的原則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去吧!一定要注意安全,老九,十三缺少閱歷,什麼事你多操點心,另外回來後為師看看就把你們的事情操辦了。mianhuatang.la」柳陽羽開口說道。

「師尊,不急的,十三還沒解決司空初羽那邊的事,我們先辦不合適的。」司空初羽的臉山浮現了一抹紅暈。

「那看你們自己,什麼時候想辦了,就告訴為師,為師一定幫你們辦得漂漂亮亮的。」柳陽羽笑著說道。

「那師尊您老人家保重自己。」夜殤對著柳陽羽欠欠身。

告別了柳陽羽,夜殤和楊蕾兩人駕馭著天羽就朝著丹鼎城飛了,跟夜殤在一起,楊蕾都不使用青雕的。

很快的兩人就回到了龍泉別院。

「你們兩個倒是很快埃」看見夜殤回來青姬開口打著招呼。

「六師姐你知道么,師尊已經突破了。」楊蕾高興的說道。

「這是大好事啊,晚一點我要回去恭喜師尊。」聽到楊蕾的話,青姬開口說道。

青姬和楊蕾都是沒有什麼親人了,柳陽羽在她們眼中不只是師尊,也是父親。

「師尊說不值得慶祝,等再次突破的時候再說。」楊蕾笑著說道。mianhuatang.la棉、花『糖』挾說』

「那好吧!師尊應該沒阻攔你們出去,你們打算什麼時候走?」青姬開口問道。

「收拾一下就離開了。」楊蕾開口說道,同時也招手將自己的弟子都喊過來了。

姜子明帶著師弟和師妹們都過來了,都欠身給楊蕾見禮。

「子明,你是大師兄,要照顧好師弟和師妹,多聽六師叔的安排。」楊蕾開口交代著。

「弟子會的,師尊您也早些回來。」姜子明開口說道,他們也都知道楊蕾要出門的事情。

「師尊領進門修行在個人,修鍊方面要努力,另外最重要一點就是師兄弟、師兄妹之間要團結,要互相尊重、體諒,要像為師和你們師伯、師叔一樣,為師這輩子,最情慶幸的是有好師兄、師姐和師弟。」楊蕾拉著青姬的手說道。

實際上,在太璇峰不只是楊蕾這麼教導弟子,其他人一都是一樣,同門之誼是太璇峰門下弟子最看重的。

收拾了一下,三人就離開了龍泉別院,朝著南斗門方向進發了。

司空初羽和夜殤乘坐天羽,楊蕾自己駕馭著青雕。

夜殤原本打算將虎鷹給楊蕾,但是楊蕾嫌棄難看,青姬也不喜歡,夜殤才將潛力比青雕強出不少的虎鷹給了秦臻。mianhuatang.la棉、花『糖』挾說』

三人不是很著急,白天坐著飛行妖獸趕路,晚上就休息,反正也不耽誤修鍊。

前進了十幾天,夜殤將分神三級巔峰的修為,提升到了四級。

「初羽,天極闕的護法說,如果金焱門尊者出動,那麼天極闕就會出面,那來得及么?」一次宿營后,修鍊完槍法的夜殤開口問道。

「應該沒問題,天極闕的護法多,金焱門區域應該有天極闕的尊者在,高手之間都有氣機感應的,所以制止是來得及的。」司空初羽笑著說道。

「先不說這點,就算是天極闕普通的巡查,讓金焱門的尊者退,那金焱門的尊者也得退,不給天極闕面子,什麼結果金焱門很清楚。」楊蕾拍拍夜殤的肩膀說道。

「既然是這樣我就放心了。」夜殤接過了司空初羽泡好的茶水,喝了一口說道。

「我們離著南斗門的星斗城,不是很遠了,夜殤我們去么?」楊蕾開口問道。

「不去了,直接去雷鳴宗,看看那邊的情況。」夜殤想了一下說道。

南斗門的人夜殤認識南笙,但沒交情,雷鳴宗跟聖光教的戰鬥進行的很慘烈,他想先看看雷暴和雷錚,雖然都只是一面之緣,但夜殤很認可兩人。

此時在南斗門主城星斗城的城主府後院,角青和一個黃衫女子正在喝茶聊天。

黃衫女子頭髮簡單的束在頭頂,鬢角兩綹青絲自然垂下,一雙秀目很有神,「青叔,葯谷那個夜殤,真得那麼出色?」黃衫女子開口問道。

「是的,十分出色,你要知道葯谷在天極闕沒什麼關係,他能在天極闕混出來,靠得是本事,靠得是實力。」角青開口說道。

「那有時間我就去會會他。」黃衫女子思索了一下開口說道。

「千萬不要交惡,否則會惹麻煩,天極闕上邊的人現在當他是寶,如果論份量,咱叔侄倆也比不了的。」角青有些緊張的說道。

「青叔放心,切磋一下、收拾他一下,不會算什麼事,我也聽南笙說過他。」女子笑著說道,這女子就是南斗門的聖女南璃月了。

「璃月你要繼續努力,天極考核的事情不算秘密,但是你的評級,叔叔要有原則不能跟你說,你還是早點進入五階才行。」角青開口說道。

「會的,青叔放心好了,青叔難得回來一次,要多呆一陣子吧?」南璃月笑著說道。

「不行,金焱門和葯谷有衝突,叔叔要去監控一下情況。」角青搖搖頭說道。

「不是說天極闕不管各個勢力之間的爭霸么?」南璃月不解的問道。

「原則是這樣,但是如今的葯谷是不能被滅掉的,這就是夜殤給葯谷創造的價值,小打小鬧沒什麼,如果金焱門出尊者、出狠招,那天極闕就會制止。」角青開口說道。

「璃月明白了,等璃月忙完了最近的事,就去出任巡查,就到金焱門區域出任好了。」南璃月思考了一下說道。

「璃月你要記住一點,成為天極闕的人,天極闕的利益是最重要的,其次才是宗門和家族利益,違反了以這一點,天極闕自己就會清理門戶,這是原則、是鐵的原則,這條線誰碰誰死。」角青看著南璃月很認真的說道。他怕南璃月年輕,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所以提前提醒,因為一旦觸犯到不能碰的線,那他身為天極闕東玄域分閣的護法也幫不了南璃月。

「青叔放心,我會有數的,知道原則。」南璃月點點頭。

「東玄域的格局會有一些變化,一些老牌勢力後勁不強,那就要衰退,這也代表著新興勢力的崛起,叔叔跟你說點多,你不要有什麼壓力,」角青有些感慨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