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三百二十章 候元到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章 候元到來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楊蕾心中充滿了擔心,侯劍太強了,殺其他的分神九級易如反掌,夜殤今天頂住了一會,但也是萬分危險。.la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

另外還有一個不合適,就是夜殤是葯谷的人,這樣容易給葯谷帶來麻煩。

「九師姐,我這樣做,可能會給葯谷帶來麻煩,可這件事我真做不到坐視不理,明天我會說,這是我個人意思和葯谷無關。」夜殤思考了一下說道。

「好吧!一切看你的意思。」楊蕾知道夜殤為難,雷暴和雷錚都拿他當兄弟,夜殤當然不能看著兩人去送死。

「今天多虧你出手,挽回了我們雷鳴宗的敗局,不管你明天出戰不出戰,只要聖光教對葯谷不利,那麼我們雷鳴宗這邊一定跟聖光教死戰。」雷鈞開口說道,等於是做了一個承諾。

「沒什麼的,就是趕上罷了。」夜殤開口說道。

在夜殤這邊呆了一會兒,雷鈞就走了,他還有很多事要安排,今天五階的戰鬥,雷鳴宗有兩位受傷,聖光教那邊也是一樣,他要安排明天出戰的五階成員。

「夜殤很抱歉,你來做客,卻將你拉下水了。」雷暴有些歉意的看著夜殤。

「我身為葯谷弟子,確實不能無所顧忌的參戰,你們要理解我一下。」夜殤苦笑著說道。

「我們懂,今天你能出手,我們已經萬分感激。」雷暴開口說道。

說了一會話兒,雷暴和雷錚就去療傷了,夜殤、楊蕾,司空初羽靜靜的坐著。

「十三,聖光教威脅不到葯谷,畢竟中間隔著雷鳴宗和南斗門,主要是你的安全問題。」思考了一下過後,楊蕾排除了聖光教對葯谷的出手的隱患。

「那傢伙施展的勁道很特殊,開始軟綿綿的,但能抵消我能量的衝擊力,隨後又有強勁的反彈力。」夜殤說著侯劍攻擊的特點。.la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

「能量發力技巧是很難掌握的,這傢伙的攻擊有特點,加上修為深厚,你確實難以抗衡,你有克制的辦法么?」司空初羽開口問道。

「我的震蕩勁對他無效,明天打算跟他近戰,施展玄玉手、金剛手和他對拼,只要將他拼傷,那就給了雷鳴宗緩息的時間,這就足夠了。」夜殤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嗯,堅持不住就撤,跟這樣的對手戰鬥,你輸了也不丟人。」楊蕾開口說道。

在楊蕾說話的時候,夜殤突然走神了,接著站起身來。

「夜殤,你怎麼了?」司空初羽看到夜殤臉上滿是震驚。

「你們在這裡等我,不要跟來,有人要見我。」夜殤說完就離開了帳篷,朝著雷鳴宗左邊的樹林內走去。

進入樹林后兩里路,夜殤看見了一個黑袍老者,自己見過的黑袍老者。

黑袍老者手臂一揮,能量裹著夜殤離開了。

片刻之後,黑袍人鬆開了能量對夜殤的束縛,此時到了一條小河邊。

黑衣青年侯劍正在泡茶!夜殤扭頭看向了自己在天水湖畔見到的老者。

「坐下喝茶,本座慢慢跟你們說。」老者手臂一揮,直接搬來了幾塊兒石頭,接著自己坐下了。

夜殤也坐下了,他倒是沒有擔心自己的安全,這老者想要殺自己,太簡單了,沒必要這麼麻煩。

「好了,你們兩個心裡都有著迷惑,現在解釋給你們聽,侯劍,聖光教和雷鳴宗的戰鬥本座不管,只要聖光教不滅,本座就不會出手,但你和他有衝突不行。」黑衣老者也就是候元開口說道。

「叔祖,弟子不明白1侯劍看了夜殤一眼說道。

「你不明白,夜殤你可能也不明白,侯劍你擁有天極闕巡查令牌,是天極闕直屬成員,同樣的夜殤也是,你們將來都不止是普通的巡查,所以你們二人之間不能有衝突。」候元開口說道。

「前輩,抱歉!晚輩不是想和聖光教作對,只是那雷暴和雷錚兩人當我是朋友,我來這裡做客,不能看著他們被殺,那樣我無法面對自己,以後也沒人敢和我做朋友。」夜殤站起身對著候元欠欠身,這件事上他雖然沒做錯,但卻是理虧。

「坐下!事情已經出了,那就想過辦法解決,本座也是今天剛過來,如果不來,還不知道出什麼亂子!侯劍你不能怪夜殤,你只能羨慕雷暴和雷錚有夜殤這樣的朋友。」候元看著侯劍說道。

「叔祖放心,弟子這次來落葉山脈,是想鍛煉自己,倒不是為了殺多少雷鳴宗的人,雙方誰滅不了誰,這樣的戰爭其實沒什麼意義,夜殤!我確實很佩服你,我出道以來,一直都是越級戰鬥,同級的對手輕易就能斬殺,你是第一個用低修為抵擋我的人。」侯劍對著候元欠欠身,接著看向夜殤說道。

「今天我已經頂不住了,不過不能看著雷暴被你殺了,所以硬撐著。」夜殤開口說道。

「將你們兩個弄出來,就是說這個事,這戰鬥沒什麼意義,明天本座說合一下,讓雙方罷手好了!夜殤、侯劍你們眼光要放大一點,現在因為宗門不同,所屬勢力不同,是對手,將來走出去呢?東玄域在九域中只佔一丁點位置,外邊的天地大著呢!當你們走出去,你們代表著是東玄域,那是要並肩戰鬥的。」候元喝了一口茶說道。

「弟子明白1侯劍站起來,躬身說道。

「晚輩明白1夜殤也對著候元欠欠身,他發現候元能做到天極闕的高層,胸襟和眼光確實不是尋常人可比。

「也不瞞著你倆,雷暴和雷錚也都是黑色關注,將來也是天極闕直屬人員,所以這場戰鬥本座看來,真不能進行,你們誰出事,本座都捨不得。」候元開口說道。

侯劍和夜殤聽著誰都沒說話,這件事他們不清楚。

「夜殤,你為了拜訪個朋友,跑這麼遠,也真有你的,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候元看著夜殤問道。

「晚輩是出來增加一下見識,晚一點去東玄城,到時候有些事可能請教前輩。」夜殤開口說道。

「什麼事,你現在說也可以的1候元對著夜殤說道。

「晚輩的身世問題,晚輩出身竹園鎮,但是被收養的,一直不知道自己是具體出身。」夜殤開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