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萬道成神>第三百二十三章 聲音太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三章 聲音太大

小說:萬道成神| 作者:新版紅雙喜| 類別:玄幻魔法

宴席很豐盛,不過酒,夜殤只喝了一小口就放下了。mianhuatang.la

夜殤拿出了自己的酒,「你們喝這不?」

「怎麼了?這古木香酒你不習慣?」雷暴看著夜殤問道。

「不是很習慣,我還是喝我自己的。」夜殤拿出了青血釀,給楊蕾和司空初羽倒上了。

「別那麼不講究,有好酒,就大家一起喝。」雷暴直接將夜殤手裡的酒罈子拿過去,給自己和雷錚倒上了。

喝了一口之後,雷暴吧嗒吧嗒嘴,「確實啊,這酒夠烈,味道也好,比古木香酒確實好喝。」

「不是酒好不好的問題,你們前些天的酒我都可以,就是現在這個酒有點問題,我是很想喝,可一聞氣息,就有種血液奔騰,要炸了的感覺。」夜殤開口說道。

「不會啊,我喝著還行的,你再試試。」楊蕾有些詫異的看著夜殤,接著又給夜殤倒了一杯。

看了一眼楊蕾,猶豫了一下,夜殤拿起酒碗,將古木香酒喝掉了。

剛喝掉,夜殤這邊就有了反應,臉紅了起來,接著全身血液奔騰,真氣也涌動起來。

夜殤努力的平復著氣血,半盞茶的時間過去,夜殤才恢復正常。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

「沒事吧?」一直緊張的楊蕾,看夜殤穩定了,有些擔心的問道。

「沒事了,這酒很怪,可剛才的情況你們看見了,我根本壓制不住自身的氣血,現在感覺跟激烈的戰鬥一場一樣。」夜殤開口說道。

「夜殤,你身體有古怪,上次發怒之後也是這樣,這次也是,好在沒有什麼弊端,另外你剛才真氣運行的極為暴烈,至少是分神七級的程度。」司空初羽開口說道,她在竹園鎮的給夜殤講訴夜月王朝事情的時候,夜殤也有過這樣的反應。

「那我要備點了這個古木香酒,遇見強敵的時候喝一口,戰鬥力就會提升一些。」夜殤開口說道。

「靠外物始終不是王道,你看看自己能不能控制,想激發就激發,想回收就回收。」司空初羽可以肯定夜殤身上有著特殊天賦血脈。

接下來,夜殤喝就自己帶來的酒了,一頓飯大家吃的是十分盡歡,隨後雷暴有讓店家弄了幾個菜,打包收起來了。

「雷錚,你安排好夜殤他們,我先回去了,明天早上我過來。」提著店家弄好的飯菜,雷暴坐著雷鳥離開了。strong.la/strong

「這傢伙還很戀家。」楊蕾開口說道。

「暴哥是我們雷鳴宗出名的孝子,他父親,我的伯伯年輕的時候練功出差,早早的就離世了,是伯母將他帶大,這些年不容易,所以暴哥格外的孝順。」雷錚開口說道。

「孝順的人才值得尊敬。」楊蕾點點頭。

雷錚將夜殤三人送到了客棧這才離開,他也要回家看看。

在客棧的房間內,夜殤拿著古木天香酒看著,隨後打開了聞了一下,「這裡有能刺激我的東西,我一聞到這個味道,就一種要爆發的感覺。」

「你要尋找到身軀內的能量隱藏點的位置,也就是說你身軀內,一定有著隱藏了天賦血脈的能量點,只要尋找到,然後激發就可以了。」司空初羽開口說道。

「那我就試試。」夜殤點點頭,坐下后就開始檢查自身。

真氣和萬道寶典的能量運行了兩圈,夜殤還是沒發現什麼。

隨後夜殤打開古木香酒聞了一下后,接著繼續尋找著司空初羽所說的能量點。

在血液要奔騰的時候,夜殤發現了問題,在自己的龍骨貼近內髒的部位,有能量迸發,那是自己平時注意不到的地方。

「找到了,在我的龍骨之下,是那裡有能量爆發。」夜殤開口說道。

「那你看看能不能將能量激發,能自主激發能量點,就解決了問題。」司空初羽開口說道。

夜殤點點頭,繼續閉眼打坐了,控制著真氣朝著龍骨之下的位置衝去。

隨著夜殤真氣的衝撞,頓時一股能量從能量點爆發,混入夜殤的真氣內,接著夜殤的氣息就提升了,修為提升了一級左右。

接著夜殤運轉著真氣,將這股能量送回了龍骨之下能量點,夜殤感覺那是一條特殊的筋絡。

收功之後夜殤站起身,「發現還很大,我能控制了。」

「不太對,你再試試看,吃飯的時候能量爆發,比你剛才強烈得多。」司空初羽再次說道,楊蕾也點點頭。

聞著古木香酒,夜殤繼續尋找著能量點,隨後在已經發現能量點的周圍,再次找到了六個點,不過不管夜殤真氣怎麼激發,也沒有用,就是沒有觸發不了另外六個點。

「夜殤,順其自然,這是你的天賦,跑不了的,強行激發會傷身。」司空初羽攔住了還要去研究的夜殤。

「看來我身體里還真有秘密,那是七條筋脈,目前我能激發的只是其中的一條。」夜殤開口說道。

「一條就提升一級修為,這太恐怖了,所以想要激發七條一定有著限制,慢慢來,另外天賦血脈的激發,應該有著配套的功法。」楊蕾對著夜殤說道。

「我感覺七條筋脈就像一幅圖一樣。」夜殤很高興,雖然只是激發一條,但效果很明顯。

「我去休息了,明天咱們還要去雷鳴宗走走呢1楊蕾笑笑就離開了房間。

楊蕾走了,夜殤擁住了司空初羽,「今晚不要走了好么?」

司空初羽臉色羞紅,輕微的點了點頭。

一夜無眠,清晨起來的夜殤,確是精神十足,司空初羽也是一樣,臉頰帶著淡淡的紅暈,顯得女人味十足。

兩人洗漱完畢后,楊蕾也敲門進來了。

「不錯,不錯!不過你們兩個聲音大了一點,我在隔壁一夜都沒睡著。」楊蕾笑著說道。

「九師姐,你怎麼能這樣?還帶偷聽的。」司空初羽有些著急的說道,她知道自己昨夜的聲音確實不校

「呵呵!不是偷聽啊,我打坐修鍊,自然而然的就聽見了,放心吧!別人聽不見的。」楊蕾坐下了說道。

「我不管了,今晚你們在一起,一定要在一起。」司空初羽拉著楊蕾的手說道。

「為什麼啊?」說到這個,楊蕾也不好意思。

「那樣誰也別笑話誰了。」司空初羽說了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