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002章發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02章發燒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女生小說

好熱,喬楠感覺自己就像是著了火一樣,全身熱得都快要被燒成灰了。

掙扎了半天,喬楠好不容易睜開眼睛,看到的並不是雪白一片的病房,而是一間老舊而又熟悉的房間。

「媽,楠楠生病了,我們不管她真的不要緊嗎?」

「沒事,你妹皮糙肉厚,命硬著呢,就這點病要不了她的命。而且後天她就要開學了,病著更好,就沒法兒去報名了。」

想著大女兒的事,丁佳怡盤算著,小女兒因為生病錯過了報名的機會,到時候她再哄哄死丫頭,死丫頭一定會放棄上學然後去打工賺錢的。

「媽,這西瓜真甜,你也吃一勺。」聽到滿意的答案,喬子衿笑著給丁佳怡餵了口西瓜。

聽到母女倆的對話,正在發高燒的喬楠總算是知道自己這是在哪兒了。

她回到了二十五年前的喬家,回到她十五歲發高燒錯過報名時間,然後被她媽哄著錯學打工賺錢養喬子衿的那一年!

那一年,喬楠發高燒的前一晚下了好大的一場雨,因為是秋雨,雨後天氣特別地涼。

喬楠明明記得自己晚上睡覺的時候是蓋著被子的,等她感覺到不舒服一冷一熱鬧醒的時候,被子竟然全部都在床尾了。

在此期間,喬楠隱隱約約記得半夜正是雨下得最大的時候,有人好像來過她的房間。

最後,喬楠身上不但沒有蓋著被子,就連靠床的那扇窗戶也是打得開開的。

要不是這樣,喬楠根本就不會感冒發燒。

上輩子,喬楠一直以為有人來過自己的房間,而她睡前是把窗戶關著的,睡醒窗戶自己打開了都是錯覺,是她病糊塗記錯了。

可是這個時候,喬楠不這麼想了。

「昨天晚上」肯定有人來過她的房間,不但掀了她的被子,那人還特意把窗戶給打開了,為的就是讓她生病,好錯過開學報名的時間!

就在丁佳怡和喬子衿母女二人和樂融融,共享天倫的時候,「砰」的一聲,把母女倆驚到了。

「楠、楠楠?」抱著半個西瓜正啃得歡的喬子衿臉色一僵,拿著勺子的手尷尬不已,放也不是,舉也不是。

看到喬子衿手裡的半個西瓜,喬楠自嘲一笑。

喬子衿被她們媽慣得,從小就霸道自私,喬子衿吃西瓜有個壞習慣,喜歡一個人捧著半個西瓜用勺子挖著吃。

可現在是八十年代,條件還沒像以後那麼好,所以丁佳怡每次買西瓜都是告訴喬楠和喬棟樑,她只買了半隻。

但喬楠現在親眼看到,喬子衿可是捧著半隻西瓜吃的。

喬子衿可以吃半隻西瓜,落到喬楠的身上,一隻西瓜能吃到一串,就算是丁佳怡給她臉了!

「你個死丫頭,踢什麼門啊,想嚇死誰啊1一點都不做賊心虛的丁佳怡臉一虎,指著喬楠的鼻子就罵了起來。

喬楠強撐著:「我發燒了,退燒藥呢?」

「什麼退燒藥,早被你吃完了,沒有了。」丁佳怡眸光一閃,提到葯才有點心虛的意思。

沒理丁佳怡,喬楠自己去翻葯,上輩子她就是因為沒及時吃退燒藥,燒得太厲害,送醫院不及時,差點變成腦膜炎。

也是因為這樣,為了她的病,家裡多了一筆額外的支出,害得她信了她媽的話,真以為家裡的錢是為了治她的病才花光,她才沒臉繼續讀書,而是選擇錯學打工養喬子衿。

「你個死丫頭,亂翻什麼?1喬楠找葯的舉動惹怒了丁佳怡,丁佳怡左手一把抓住了喬楠的頭髮往後扯,右手則往喬楠的臉上甩了一巴掌。

「啪」的一聲,響得驚人。

挨了一巴掌,喬楠的耳朵直接「嗡嗡」響,臉不疼,但鼻子酸疼得厲害,鼻血就跟打開的水龍頭一樣,嘩啦啦地流,直接染紅了喬楠的衣領。

「病了就給我回去老老實實地躺著,還想做妖1丁佳怡料准了喬楠沒有體力,想把喬楠拖回房裡,讓喬楠繼續睡,反正就是不給喬楠葯吃。

要是死丫頭的病好了,肯定要去上學浪費家裡的錢。

丁佳怡就是要喬楠一病不起,等開學過了一個月才能下地才好。

想吃藥?門兒都沒有!

此時的喬楠看透了丁佳怡的打算,怎麼肯就範,拿頭往丁佳怡的身上頂了一下。

這一頂不疼,但太過意外,讓丁佳怡嚇了一跳鬆開了扯著喬楠頭髮的手,喬楠趁機就往外跑。

「死丫頭1慢了一步的丁佳怡跺了幾下腳:「有種,你就一輩子別回來1

頭一次見到喬楠反抗,喬子衿嚇了一大跳:「媽,楠楠她怎麼了?」以前不都是媽說什麼,楠楠就聽什麼嗎?

「不管她。」拍了拍大女兒的手,丁佳怡並不在意:「她正在發燒,不待在家裡好好休息還往外跑,存心找死。」

腦袋燒得厲害的喬楠一心只想往外跑,可是跑出去之後要怎麼辦根本就沒想法。

「咚」的一聲,喬楠感覺到自己撞到什麼人了,原本血還沒止住的鼻子越發酸滋滋地難受,眼淚都跟著流下來。

「當心。」男人低啞,在六月里都透著一股涼意的聲音鑽進喬楠的耳朵里,喬楠往後倒的腰上攬上了一條如鐵般硬邦邦的胳膊。

喬楠站穩了之後,連甩了三下腦袋,腦子才清醒一點,抬頭一看就看到一雙冷冽如刀鋒般的雙眸。

「你在發燒?」接觸到喬楠非正常的體溫,男人皺了皺眉毛,再看到喬楠領子上血乎乎紅通通的鼻血,薄如刀削般的唇瓣抿成了一條直線:「跟我來。」

喬楠就這麼糊裡糊塗地跟著這個男人走了,直到屁股坐在軟軟的沙發上才回過神來。

「退燒藥。」男人冷冷的聲音傳來,一手遞葯,另一隻手裡則端著杯子。

想到自己的情況,喬楠也沒矯情地從男人手裡拿過葯,吞下去,這才抬頭仔細打量男人的樣子。

男人長得很帥,一張臉凌角分明,濃濃周正的大刀眉透著一股凜然正氣,挺翹的直鼻很高,眼裡帶著的肅目之色卻容易叫人害怕退避。好看的薄唇不知因為什麼不悅地抿了起來,看得喬楠忍不住一陣緊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