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003章開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03章開竅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翟、翟大哥?」喬楠試探地叫了一句。

「嗯。」翟升淡淡地應道。

確定自己沒認錯人,喬楠鬆了一口氣,同是大院里的孩子,翟升是整個大院里的「人家的孩子」。

他從小表現就好,不但讀書好,身體素質更高,很早就參軍當兵了。跟別人不一樣,有些人為了當兵直接放棄學業,翟升卻是雙修,不但參加軍營里的各種練習,還拿了高文憑。

就因為翟升有學歷又有資歷,上輩子不靠家裡只憑自己的本事陞官升得很快,直到那個高不可攀的位置。就連她那個媽也時常以與翟升曾住在一個大院里而驕傲。

「謝謝翟大哥。」認清眼前乃是一位大人物后,喬楠才發現自己的鼻血已經止住了,而且手也被洗乾淨了,只是胸前的衣服還是紅通通的。

替喬楠止鼻血的人,當然就是翟升。

「沒事,你剛吃了葯,需要休息,睡會。」翟升冷淡地點點頭,然後手裡拿著一本寫滿英語的原文書看了起來。

翟升那麼一說,喬楠還真覺得困得可以,眼睛一閉,身子一倒,秒睡。

翟升從書中抬起臉來,看到喬楠真的睡著了,拿了條薄毯,蓋在了喬楠的肚子上,然後就一個睡,一個看書,相處的氣氛倒有那麼一丁點的和諧。

喬楠這一睡,就是整整一下午,等喬楠醒過來的時候,藥效不但發揮了,而且她整個人發了一身汗,一睜眼,喬楠明顯感覺以自己的身體輕鬆了不少。

「醒了。」聽到喬楠在動,翟升眼睛一抬,落在了喬楠的臉上。

「謝、謝謝翟大哥。」頂著翟升不怒而威的目光,喬楠備感壓力,小嘴說話都不利索了。

「你怕我?」翟升問,印象中,喬叔的小女兒可不是個小結巴。

「沒、沒有。」喬楠心虛地說了一句,心中暗想大院里的孩子有幾個不怕翟升的這張黑臉。

她明明記得,翟升十歲左右,一張小臉又白又嫩,拿二、三十年後的話來說,那就是一個粉嫩嫩的小正太。

但是自打翟升參軍當兵后,一張比玉還白的臉硬生生晒成了小麥色,看著比小時候嚇人多了。

「不早了。」翟升也沒有拆穿喬楠的謊話。

喬楠臉一白,兩隻小手緊張地握成了拳頭放在兩邊:「那、那我回家了。」

看到喬楠巴掌大的小臉上掛著可憐兮兮的表情,就跟他一次出任務時見到秋雨中的那隻小貓一樣,翟升心一軟:「如果有麻煩,你可以來找我。」

喬楠有些意外地看著翟升:「好,謝謝翟大哥。」

說完,喬楠沒好意思繼續留在翟家,只能回喬家。

喬楠離開沒多久,翟升的姐姐翟華回來了。當翟華才要坐在沙發上問翟升怎麼回來了,卻看到自家沙發上有血,嚇了一大跳:「翟升,你受傷了,這怎麼弄的?」

「沒有。」翟升皺了皺眉毛,這些血應該是喬家那個小女兒留下的。

「等等,不對啊,為什麼你衣服也有血?1看到翟升的胸口有血,再看到沙發上的血,翟華眼裡閃過精光:「翟升,你老實交待,是不是帶女孩子回來了,要不要這麼急,連回房間都等不急了?1

跟塊木頭一樣的老弟開竅了,竟然找個小姑娘回來互**了?!

看到跟猴子一樣的翟華,翟升扯起一邊的嘴角冷笑:「,你說會怎麼樣?」

「哎呀,這天真熱,我什麼也沒看到,我什麼也不知道,老弟,我回去洗澡了。」翟華臉一白,她敢在弟弟的面前放肆,但在爸媽的面前乖的跟小白兔一般。

翟華要去洗澡了,翟升剛才擰著的眉毛才放下來,還沒等他繼續看書,翟華那張碩大無比的臉直接擋在了書的前面:「好歹姐弟一場,你真不告訴我,你壞了誰家姑娘,讓哪家的姑娘『流血犧牲』了,我們家可不出流氓埃」

萬一人家姑娘鬧上門來,翟升的形象就毀了,以後在部隊里怎麼渾,都要了人家姑娘,把人家姑娘娶回來埃

面對瞎起鬨的翟華,翟升只說了一個字:「滾。」

說完,也不管翟華什麼反應,自己回了房間,把沾了喬楠鼻血的衣服給換了下來,免得再引起什麼誤會。

絲毫不知自己離開后翟家發生的誤會,喬楠卻是一臉心事地往喬家走。

燒一退,喬楠的腦子就清醒了不少,這一年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她也都記起來了。

說起來,喬楠還算是根正苗紅的紅三代。

只是喬爺爺和喬奶奶在特殊的七十年代沒熬過來,死了,喬爸則在喬爺爺好友的幫助之下,進了部隊,又娶了丁佳怡。

老一輩的人多少有點重男輕女,尤其是丁佳怡,第一胎生了喬子衿,丁佳怡還能安慰自己先開花後結果。

在丁佳怡準備生二胎的時候,國家卻出了計劃生育政策。

為了生個兒子,喬棟樑和丁佳怡被開除黨籍,紛紛丟了鐵飯碗,懷了第二胎,生下的卻是喬楠這個小女兒。

這一年,喬楠初二升初三,喬子衿則參加完高考,要報名去讀高中了。

喬楠上學比較早,雖然如此,但喬楠在學校里的成績一直很好,名列前茅,相反,喬子衿的成績就不行了。

雖然喬子衿勉強考上了高中,但所考的高中並不怎麼好,喬子衿非常不滿意。

上輩子丁佳怡騙喬楠,家裡的錢因為她生病花完了,連喬子衿讀書報名的錢都是借的。

但是沒幾年,喬楠才知道,當初家裡幾千塊的存款,根本就不是替她看病看沒的,而是她媽拿去給喬子衿走關係花掉的。

想到自己的燒已經退了大半,喬楠吐了一口氣,至少這輩子,她媽總不能再拿她的病大作文章了。

這輩子,她無論如何都不能再錯學,然後打工養喬子衿,她要擁有屬於自己的人生!

喬楠回喬家的時候,喬棟樑剛好也是下班時間,推著自行車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