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006章不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06章不良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女生小說

「那我們打點滴1

喬棟樑毫不猶豫地說道,再看醫生的臉色不太好:「怎麼了,我女兒是不是還有別的問題?」

醫生想了想問:「你家條件怎麼樣?」

「還行。」喬棟樑一愣,臉上露出緊張的神色:「是不是我女兒得了什麼重病要花很多錢?沒關係,不管花再多的錢,要是我女兒有病,我們肯定治,醫生,不能放棄啊1

坐在一邊的喬楠也愣住了,上輩子她苦了大半輩子,小痛小病雖然有,可沒大病啊?

醫生鬆了松擰著的眉毛:「別緊張,你女兒沒病,就是……」

「就是什麼?」這醫生說話怎麼還帶喘大氣啊,急死人了。

「你女兒沒大的毛病,就是有點營養不良,餓著了,這久了,身體就要出大毛病了。」

醫生的話讓喬棟樑臉「砰」的一下就漲紅了,現在又不是六、七十年代,吃不飽還鬧飢荒。

小女兒竟然營養不良,吃不飽飯,這是哪兒跟哪兒啊!

這是一位男醫生,有些話不好意思問,所以讓護士喊了個女醫生過來。

女醫生來了之後,有什麼話也問得直接:「幾歲了?」

「15。」

「來月經了沒?上過生理課,知道小姑娘每個月都要來一次那事兒嗎?」

喬楠沒反應,喬棟樑卻不好意思地漲紅了臉:「楠楠?」

喬楠一臉迷惘地搖搖頭:「應該是沒有吧。」

實際上,喬楠非常清楚,自己這個時候還沒有來初經。

就像醫生說的,她營養不良,長個子的時候經常挨餓,晚上睡覺總是抽筋,就因為這樣,她直到十八歲才來的初潮。

喬子衿比她大兩歲,可是在三年前,她就幫喬子衿洗過弄髒的褲子,換而言之,喬子衿十四歲的時候就已經來初潮了。

喬棟樑不清楚小女兒的情況,但因為妻子的關係在耳濡目染之下,卻是了解大女兒的情況。

每次大女子到了,妻子就又是暖水帶又是紅糖水的伺候著。

喬棟樑一算,大女兒「長大」的時候,比現在的小女兒還小一歲呢。

這麼一比,喬棟樑有些緊張了:「我女兒這樣是不是晚了?」

女醫生一板一眼地說道:「還不算吧,一般小姑娘正常來初潮是十二歲到十六歲,不過你女兒太瘦了,你們有沒有給她吃飯啊1

照這個樣子,就算是到了十六歲,這個小姑娘也未必能來初潮。

喬棟樑被問得說不出話來,吃,肯定給吃啊,他還能少小女兒一口飯吃?

但是兩個醫生都說小女兒營養不良,這都發育延緩了,喬棟樑臉上臊得厲害。

他家雖不說頓頓大魚大肉,可是三五不時飯桌上總有葷菜,喬棟樑也納悶了,小女兒到底是怎麼營養不良的?

喬棟樑不知道小女兒是怎麼營養不良的,可是喬楠自己心裡明白這個營養不良是怎麼來的。

從小,別說是吃菜了,她媽都不讓她多吃飯,一頓飯下來,只有五、六分飽。

她又要上課學習,偏還在長個子的年紀。

喬楠清楚地記得,她讀書這會兒經常從第二節課起,肚子就咕嚕嚕地叫,就跟打雷似的。

上輩子,她之所以會被她媽哄著綴學打工,也是想著自己賺錢了,多的沒有,她總能讓自己吃三頓飽飯吧?

沒管父女倆的窘況,女醫生非常負責地說道:「也不用大補,葷菜總是要備一點的。這孩子正是發育的時候,不給吃飽,不見葷腥,你們家不會是重男輕女吧?」

「沒有,我家兩個女兒1喬棟樑搖頭,哪兒來的重男輕女,都是閨女肯定一樣好埃

就在這個時候,從喬楠的肚子里傳來一聲非常響的咕嚕聲。

一聽這倍兒響的聲音,女醫生就知道,這孩子餓得許久:「今天吃過飯沒有?」

喬楠小臉一垂,整個人蔫蔫兒的。

女醫生氣了:「你們是怎麼當家長的,孩子生病了,還不給飯吃?1

喬楠有氣無力,聲音小小就跟蚊子叫似的:「醫生,你別怪我爸,我爸要上班,他不知道的。」

「你爸不知道,那你媽呢,你媽也不管?」

一被問到媽,喬楠就開始裝啞巴。

此時的喬棟樑還有什麼不明白的,活到今天,喬棟樑還是第一次覺得無地自容,恨不得地上有個洞,自己可以鑽進去。

小女兒生病沒藥吃不說,就連飯都沒吃過?

這……

喬棟樑揉了一把臉:「醫生,孩子還在發燒,要不先打點滴,我現在給孩子買點吃的去?」

「輕淡點,餓了這麼久,一下子別吃太飽。」醫生開了方子,也就不再多說話了。

腦袋還在發暈的喬楠被扶去打點滴,沒一會兒就聞到了粥的香味兒。

喬棟樑跑出一身的大汗:「這碗是問旁邊的飯店借的,你吃,等一下爸去還。」

「嗯。」喬楠應了一聲之後,就小口小口極為秀氣地喝起粥來。

看到小女兒安安靜靜地吃粥,再想到醫生說的話,喬棟樑心裡特別不是滋味兒:「楠楠,你是不是胃口不好?」

正在喝粥的喬楠手一頓:「我胃口很好,可是我媽不讓我多吃,說家裡的米不多,而且女孩子瘦點好。」

她爸這是不相信,她媽會餓著她,把她餓到營養不良,所以在為她媽找借口開脫?

喬棟樑眼眶一****吃肉嗎?」

「愛吃。」喬楠依舊回答道:「不過媽說了,爸每天要幹活,辛苦,所以要多吃點。姐要讀書,費腦子得多吃點。媽為了這個家勞心勞力,得多吃點。」

就她,對家沒有半點貢獻,是個吃白飯的閑人,沒資格碰葷菜。

「……」

喬棟樑深吸了一口氣,有些不敢相信這是妻子對小女兒說的話:「以前在家的時候,每次家裡有葷菜,我看你媽都給你夾一點的。」

不多,但絕對有埃

喬楠沒吭聲,把一碗粥全喝完然後才說道:「媽說了,她有臉夾,我也沒臉吃。所以媽每次給我夾好,都暗示我去灶房,把肉放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