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008章用力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08章用力哭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女生小說

「姐,你做錯什麼事情了,所以我要生你氣了?」

喬子衿一頓,臉一紅,接不上喬子衿的話來。

看到喬子衿這個反應,喬楠冷笑,看來喬子衿也知道她做了太多對不起她的事情,而這些事情件件都讓她生氣!

詞窮的喬子衿繞過這個話題,臉一垂,眼睛淚汪汪地:「昨天爸跟媽吵了一架,吵得可凶了,媽都哭了,我看著真心疼。要是有辦法能讓爸媽不再吵架,不管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喬楠眼帘一垂,小嘴一抿,沒吭聲。

喬子衿偷偷打量喬楠一眼,再接再厲道:「其實我是知道一點的,自從爸媽失去鐵飯碗之後,媽管家,爸賺錢。可是爸賺的錢就那麼一點,但要開銷我們一大家子,勉強夠用。但是你跟我又在讀書,哎,家裡的錢不夠用,爸媽肯定是在為這事兒心煩。」

「……」

喬楠依舊沉默不說話。

喬子衿不高興地努努嘴:「楠楠,要不這書我不讀了,我去打工怎麼樣?你跟我一個去打工,爸媽的負擔就可以輕不少。這樣爸跟媽就不用吵架了。只要爸媽好好的,不管我做什麼樣的犧牲,都是值得的。楠楠,我相信你也是這麼想的對不對?」

喬楠嘴角勾起一抹諷刺地笑容:「姐,你能這麼想就太好了。打小,你說的話我就沒有反對過,這次我肯定也是支持你的。你這次考的成績不怎麼好,不上不下,挑學校太難了。我成績比你好,以後肯定也能考得比你好。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讀書,以後找份好的工作,報答你今天的犧牲。姐,這些年來,媽真是沒有白疼你,你為她這麼犧牲。」

喬楠不上勾,喬子衿就已經快要氣死了,再聽喬楠的這翻話,喬子衿氣得直翻白眼。

喬子衿從小就掐尖,喜歡事事爭先,尤其是不願意比喬楠這個妹妹差。

偏偏她除了得到丁佳怡的獨寵之外,她樣樣比不上喬楠,尤其是兩人都上學后,兩人的成績更是經常被拿出來比較。

這麼多年來,喬子衿連一次都沒有考贏過喬楠。

喬楠剛才那番成績論,簡直就是拿針扎喬子衿的心窩子。

「你個沒良心的東西,你姐為了我,為了這個家,寧可綴學也不想見到我跟你爸吵。你呢,你怎麼有臉讓你姐不讀書,讓你姐為這個家犧牲這麼多。我真是白生你,白養你這麼多年了。」

一直躲在門后聽的丁佳怡忍不住衝進來,指著喬楠的鼻子就開罵。

喬楠先是一怔,然後看向了喬子衿。

她早就知道喬子衿剛才是以退為進,她沒想到的是,她媽竟然躲在背後偷聽!

沒管喬楠的錯愕,丁佳怡繼續巴巴道:「我告訴你,你要還認我這個媽,今天晚上你就跟你爸說,你腦子笨,沒那個能力,不想上學了,你想出去打工,聽到沒有1

喬子衿已經站上起來,走到丁佳怡的旁邊,一言不發。

「死丫頭,我說了那麼多話,你到底有沒有聽到,給我吱一聲埃你個喪門星,你沒長心還沒長耳朵啊1

丁佳怡一步竄前,揪著喬楠的耳朵,在喬楠的耳朵邊吼著。

上輩子,丁佳怡罵喬楠罵的多了去,可是動手的次數真不多。

這輩子,昨天那一巴掌就像是開啟了丁佳怡體內的某個按鈕一般,只要喬楠的反應不能讓她滿足,她就直接對喬楠動手。

喬楠耳朵疼得厲害,眼眶一紅,抓著丁佳怡另一隻手就猛地咬了一口。

丁佳怡「嗷」的一聲叫,放開了喬楠的耳朵,喬楠耳話不說,就衝出家門。

她爸不在,這個家,喬楠都不敢待,這輩子她不肯錯學,她媽這都快要恨不得她死了。

「你個死丫頭1往屋外跑的喬楠隱隱約約還聽到她媽的咒罵聲,腳下生風,跑得跟兔子似的。

被撞到一邊的喬子衿皺了皺眉毛,剛才她好像在喬楠的衣服上又見到血了,看錯了吧?

今天媽可沒打喬楠巴掌,喬楠不可能再流鼻血的。

悶頭跑的喬楠被人攔了下肩膀,整個人差點沒往後摔倒。

她才以仰天的姿勢往下摔,以為自己的屁股要遭殃的時候,腰間那條硬綁綁熟悉而陌生,又散發著熱氣叫人無法忽視的胳膊把她給撈了起來。

「又受傷了?」

翟升看到喬楠白嫩修長就跟白天鵝似的脖子上,又是血乎乎的一片,語氣之中似乎在醞釀著一股怒意。

喬楠伸手想摸自己的耳朵,剛才被她媽揪了一下,她只覺得疼,現在覺得疼得更厲害了。

翟升一把抓住喬楠的手:「別亂動。」

翟升看了一眼,然後讓喬楠側過身去,果然看到喬楠的耳朵皸出一道口子來。

「誰弄的?」

大院里有這麼欺負人的破孩子嗎?

喬楠的臉一黯:「我媽。」

翟升的眉峰動了動,他倒是聽說過丁姨喜歡大女兒,對小女兒不好,不過這已經不是不好,而是虐待了:「什麼原因?」

「我媽讓我綴學去打工,我不肯。」喬楠一開口,眼淚就嘩啦啦地往下落。

剛才在家的時候,她還憋得住,可是在翟升的面前不知怎麼的,喬楠就忍不住了,或許是翟升的聲音太過冷靜,她聽著安全才越發覺得委屈。

「行了,把眼淚收收,我帶你去找你爸。」翟升伸手在喬楠的臉上抹了一把,可也只這一下就停住手了。

喬楠的臉嫩,翟升的手糙,這樣的差異讓翟升愣了一下,這小臉怎麼嫩得跟豆腐似的,別碰碰就壞了。

翟升把喬楠帶到喬棟樑的廠子大門口:「剛才憋的眼淚,等一下記得全哭出來,你什麼也不用說,只要一個勁兒地哭,有什麼事情,你爸會回去問你媽的,明白嗎?」

喬楠老實地點頭。

看到喬楠聽懂了,翟升就跟廠子的門衛說找喬棟樑,沒一會兒功夫喬棟樑就出來了。

喬楠按照翟升教的,一看見喬棟樑就開始流眼淚。

積了兩輩子的委屈,喬楠哭得能不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