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009章心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09章心虛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女生小說

小閨女的燒昨天才退,今天這一脖子的血,直扎喬棟樑的眼睛:「楠楠怎麼了,別哭,告訴爸,這血?」

喬楠也不說話,一個勁兒地哭,哭得喬棟樑心裡難受極了。

最重要的是門衛已經盯著他們看,喬楠那一脖子的血,別說是扎喬棟樑的眼,也奪別人的眼。

「喬叔,你最好還是帶喬楠去醫院看看,把傷口處理一下。」翟升提醒一句,就算現在傷口不流血了,也得處理。

喬棟樑連連點頭:「對,楠楠別哭,爸先帶你去醫院。你……」

喬棟樑這個時候才想起找自己的是一個小夥子,剛才一看到女兒的慘樣,他直接把小夥子給丟一邊了。

毫無疑問,肯定是小夥子把楠楠送到這邊來的。

喬棟樑才要好好感謝對方,可一看到對方的臉,喬棟樑就懵了。

翟升,喬棟樑當然認識。

最讓喬棟樑在意的是翟家的身份,哪怕大家住在同一個大院里,喬棟樑從來不覺得自家能跟翟家會有什麼關係:「翟,翟升,謝謝你送楠楠過來。」

明明是自己的小輩,可是喬棟樑並不習慣叫翟升的名字。

「沒事。」翟升沒有太大的反應:「喬叔,我先走了。」

其他的事情,喬叔會處理好的。

翟升一離開,喬棟樑直接向廠子請了半天的假,帶喬楠去醫院。

喬楠一脖子血的事情很快在廠子里傳開,所以喬棟樑的領導也知道他女兒被人欺負,都流血了,非常大方地同意讓喬棟樑請假。

只是誰也沒有想到的是,打傷喬楠的人不是別人,就是喬棟樑的老婆——丁佳怡。

「怎麼又是你們?」昨天才來過的病患,醫生還是認得出來的。

最重要的是,有錢送醫院,卻把人餓到營養不良的例子也不多見,所以醫生對喬棟樑這對父女特別有印象:「這是怎麼了?1

一看喬楠一脖子的血,醫生皺了皺眉毛,扶著喬楠的肩膀,讓喬楠側過身子。

醫生才碰到喬楠的耳朵,喬楠就嚷疼。

「這得使多大的力,才會讓耳朵都豁開了。你們真的是……」

看清楚耳朵的傷口,醫生的眼裡滿是譴責,昨天是發燒,營養不良,今天連耳朵都被擰開了。

醫生現在要懷疑的不是這戶人家是不是重男輕女,而是這閨女是不是他們親生的問題了。

喬楠擦眼睛:「醫生,不怪我爸,我爸什麼也不知道。」

「……閨女,做人不能愚孝,你爸不知道,你媽呢?」能任孩子被欺負成這樣,這閨女的媽是死的不成。

醫生昨天就聽出來,每次一提到「媽」,這閨女就不開口,什麼情況?

喬棟樑氣得雙手握成拳頭,如果女兒不是被大院里的孩子欺負成這樣,能對小女兒動手的人只有一個,那就是他妻子!

護士的手腳很快,先幫喬楠把脖子上的血擦乾淨,然後再替喬楠清理傷口,抹上紅藥水,再替喬楠把傷口包紮一下。

只不過,護士在包紮的時候,喬棟樑特意讓護士把喬楠的整隻耳朵包起來,這樣看起來會更嚴重一些。

護士奇怪地看了喬棟樑一眼,但還是依照喬棟樑的意思包,不過心裡還真心疼這些紗布。

出了醫院,喬楠有些不適應地摸了摸重了不少的耳朵,歪著腦袋看喬棟樑。

喬棟樑瞥見小女兒就跟水洗過一樣,黑亮亮比黑珍珠還要好看的眼睛,心裡一陣柔軟:「楠楠別怕,有爸在,爸保護你。」

被喬棟樑揉了揉腦袋,喬楠有點彆扭,很不適應。

上輩子,她跟她爸的關係一點都不好,她爸甚至不願意多看她一眼。

喬楠一直知道,喬爸對她這個態度,不怪她爸,要怪只能怪她自己。

每次她媽為了喬子衿委屈、苦她的時候,她爸都是不贊同,並且勸阻的。

只是那個時候的她被洗腦洗得太厲害,總認為只要為這個家好,只要爸媽別吵架,委屈自己一點沒什麼。

她爸次次幫她,她次次站在她媽那邊委屈求全,鬧得她爸即沒臉,又傷心,久而久之,她爸都不樂意再管她。

哀其不幸,怒其不爭,形容的就是她爸當時看她的心情吧?

喬楠站過去,挨近著喬棟樑,這輩子,她不會再讓她爸失望、傷心了,她必須得先自己站起來!

喬楠跑出去,一躲就是半天,起初丁佳怡還沒感覺,料准了喬楠沒地方去,到時候還不得乖乖回家。

那個時候,她再對喬楠提要求,她就不信喬楠還能跟她著不肯答應,除非喬楠這輩子都不想再回這個家了。

可是一個小時過去了,兩個小時過去了,太陽都快下山,喬棟樑下班時間都到了,丁佳怡還沒有見到喬楠的人影,心裡就開始不安起來。

「這個死丫頭,這是被慣得太厲害了,看這野的,都老半天了還不回來,回來之後看我怎麼收拾她1

「媽,不會有事兒吧?」喬子衿臉上有著猶豫之色,從昨天起,喬楠就怪怪的。

她總覺得喬楠跟以前好像不一樣了,不過就是發次燒,腦子就跟燒開竅一樣,沒以前那麼好騙、好哄了。

「能有什麼事情,她回來后,看我不好好削她一頓1大女兒一軟,丁佳怡反倒是腰板挺起來,要護著大女兒的樣子。

很快,喬棟樑回來的聲音傳來,母女倆忍不住都變了變臉,趕忙迎了出去。

只是當兩人見到喬楠竟然是坐著喬棟樑的自行車回來的,尤其是丁佳怡的臉立馬就黑了下來。

丁佳怡幾步衝上前去,想把喬楠從自行車上攥下來,這個時候,喬楠側了側身子,露出被包紮地白胖胖看不出丁點皮肉的耳朵,一下子又心虛了。

丁佳怡想到喬楠跑出去之前,自己的確是擰了喬楠的耳朵,那個時候喬楠好像挺疼的樣子,還咬了她一口,不會是她氣上頭擰了一下把喬楠的耳朵給擰壞了吧?

她、她也沒使多大的勁兒埃

喬子衿也驚住了,一把拉住了丁佳怡:「媽,楠楠跑出去的時候,我好像真的看到楠楠衣服上有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