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039章要不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9章要不起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女生小說

丟下這句話后,也不管丁佳怡的反應,喬棟樑直接回了房間。

丁佳怡眼眶一紅,眼淚就落了下來,然後對著喬楠喊:「把我害成這樣,這下你滿意了吧?你個敗家精,整天攪得家宅不寧,我是不是上輩子欠你的。」

想到完全是因為喬楠的幾句話,喬棟樑才非要看存摺,發現這件事情的,丁佳怡把所有的怨氣都發泄在了喬楠的身上。

「楠楠,這次你太過分了,這是我們的親媽,你怎麼可以這麼害媽。」喬子衿還在妒忌喬楠有機會跟朱寶國走近,不遺餘力地抹黑喬楠。

「她是不是我親媽,我不知道,但她肯定是你親媽。你成績不好,她花光了家裡的積蓄也要讓你念書。我成績沒差過,她非要我錯學打工不可。到底上輩子是誰欠了誰,到底是誰在還債?」

喬楠忍不無可忍,質問丁佳怡和喬子衿。

就算她真的欠過丁佳怡,她上輩子還的也夠了,她最後可是被親媽給活活氣死的,她連命都還給丁佳怡了。

「媽,你老說我不好,我就問,明明姐比我大,我在家洗衣打掃哪一件不做,我姐呢她做過什麼?合著我就是伺候人的小丫鬟,姐就是千金大小姐,所以我是你撿來的不成?我不說,不代表我什麼都不知道,媽你偏心姐把錢花完了,卻哄著我去打工替你們把這個漏洞補上。媽,做這事兒,你虧不虧心?」

「你……」丁佳怡心虛得不行:「你、你在胡說什麼。我、我讓你去打工,真的是為你好,就算讀書讀得好,將來未必就有出息能賺錢。」

「讀書讀得好都不一定有出息,還不如早點出社會去打工。媽,那像姐這種成績從來不上不下的人,你不怕她將來連錢都賺不到,現在還砸這麼大一筆錢進去,就為了讓她讀這個沒用的書。媽,我十五了,不是五歲,你說的這話,我能信?」

喬楠被丁佳怡的話給氣笑了,把她當成三歲小孩子哄了吧,竟然會說出這種話。

「信?我管你信不信1被喬楠再三逼問,丁佳怡的火氣一上來,有話就直接說了:「告訴你,你還就是欠著我們家的。要不是為了你,你爸現在還在部隊里,少說也是一個營長。我都不用說,再沒生你之前,我也是有鐵飯碗的人。這一切,不全是你害的?沒有你,我們喬家會是現在這個樣子嗎,都是你這個害人精,是你讓我在別人的面前,抬不起頭來做人。你說說你,你害人不淺,一點作用都沒有,只會霍霍家裡的錢。我不偏心你姐偏心誰,偏心你這個禍害嗎?」

「哈、哈、哈。」喬楠刺激一笑:「話別說得這麼好聽,二胎是我求著你們生的?你是為了我這個女兒自願放棄你剛才說的一切?你們為的是兒子,要怪只能怪你肚子不爭氣,放棄你引為以榮的一切,最後還是生了我這麼一個賠錢貨。對吧?」

丁佳怡不但叫喬楠為死丫頭,賠錢貨更是沒少叫。

「媽,別當我什麼都不知道。當初是你纏著爸生二胎的,勸爸退伍,說為了兒子,你什麼都捨得。你為兒子放棄一切,最後生下我,怪我嗎?我不能選擇我的性別,就跟不能選擇生我的媽是一個道理1

如果可以,她也不想再當丁佳怡的女兒,尤其是小女兒。

「你。你怎麼能這麼說。」丁佳怡抬起手,又快又狠地打了喬楠一個巴掌,直打得喬楠嘴角流血。

哪怕丁佳怡心裡一百次,一千次後悔,想著要是當初不生喬楠,那該多好埃

可是親耳聽到這個不討喜的女兒同樣不想被她生,丁佳怡就氣得不行,覺得委屈。

「老丁,你瘋了1本來躲進房裡生悶氣的喬棟樑聽到丁佳怡跟喬楠越吵越凶,剛從房裡出來就看到了丁佳怡給喬楠的一巴掌。

喬棟樑把喬楠拉到自己的身後:「喬楠不是你生的,有這麼打自己閨女的嗎?」

「剛才她說的話,你沒聽到嗎,我不把她當閨女,她有把我當成媽嗎?她不稀罕我當她的媽1丁佳怡梗著脖子回吼。

「楠楠會這麼說,你得先檢討自己。楠楠剛才的話也沒說錯,我退伍,你辭職怪楠楠嗎?怪你,怪我!不過楠楠,你剛才的話也過了。再怎麼樣,她也是你媽,你怎麼能說那種話傷你媽的心。你媽脾氣是擰,嘴巴就跟刀子似的,但她心底是疼你,愛你的。」

喬棟樑訓完了丁佳怡又數落了喬楠幾句,明明是親母女,哪有吵得跟仇人一樣。

「心疼我,爸,有當媽的這麼心疼我的嗎?」喬楠笑了,她爸剛才生氣歸生氣,但心裡還抱著家和萬事興的想法跟念頭呢。

這輩子,她懂得爭取,不願意退讓,她爸就總想做老好人,從中調和。

但她跟她媽之間,那就是一個解不開的死結,這輩子都不可能再有好好相處的一天。

「爸,開學之前我發燒,你知道我躺在房裡都聽到什麼?我聽到我媽跟我姐說,我是死丫頭命又賤又大,發個小燒死不了人,只要等拖一拖讓我沒辦法開學報名,再哄著我去打工就可以了。爸你現在該知道,媽為什麼非要讓我打工,我打工的錢,我媽能讓我存一分?家裡的錢全砸在我姐的身上不夠,我媽這是想讓我去打工,供我姐上學?都是她的女兒,憑什麼啊,她這是疼我的表現?」

喬楠一邊說,一邊哭,哭得比丁佳怡慘多了:「那天我燒得多厲害啊,躺在床上都爬不起來。我媽可倒好,買了只西瓜,我姐一個人就抱了半個拿勺子挖,我吃到一串,就是我媽給我臉了?行,我媽這是在疼我呢!我病得躺在床上,我媽把葯丟了都不肯讓我吃,我渴得都不出話,家裡連給我口水喝的人都沒有。爸,你說我媽怎麼就那麼疼我呢,這麼疼人的媽,誰敢要,誰有那個命去要?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