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047章成績是死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47章成績是死穴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

聽到大女兒的聲音,正在晾衣服的丁佳怡連忙去了喬楠的房間看大女兒:「怎麼了怎麼了?」

「媽,喬楠呢1

「喬楠?」丁佳怡翻了一個白眼:「現在都已經十點了,喬楠六點半的時候就起了,她把自己的衣服洗乾淨之後,就不知道去哪兒。」

喬楠只洗了自己的衣服,家裡卻有四個人,其他三個人換下來的衣服當然要丁佳怡洗。

以前喬楠天天幫忙,丁佳怡也不覺得喬楠幫自己做了多少事情,而且這些事情都是喬楠應該做的。

喬楠突然不管家務活了,丁佳怡就發現自己一天到晚忙得不行,一天到頭片刻不得閑。

光是忙家裡的事情,她都恨不得自己有三頭六臂,丁佳怡真懷疑要是自己今天出去找工作,找到一份工作,家裡的活該誰干?

「好了,子衿你也該起來洗洗弄弄,今天媽要出去找工作,家裡有些事兒,要不你幫著干?」

丁佳怡實在是沒有辦法了,工作是肯定要找的,否則沒錢給大女兒。

「媽。」喬子衿趕緊起來,一臉的不高興:「我又不會幹這些事,等喬楠回來了讓喬楠做唄。」

昨天晚上她明明打算纏喬楠纏到底的,除非喬楠把錢給她,否則她都不準備讓喬楠睡著。

可是後來,她怎麼自己睡著了,喬楠起得還比她早,氣死她了!

等喬子衿吃完早飯,都快要十一點了:「媽,喬楠等一下肯定要回來,我就不信她都不回家吃飯了。」

「又不是第一次。」丁佳怡不再對喬楠這個小女兒抱什麼希望。

暑假的最後幾天,喬楠不就是吃完早飯一大早就離開,直到晚上差不多老喬都下班了才回來。

那個死丫頭兜里有老喬給的錢,底氣足著呢。

想到現在喬楠的錢都是直接從喬棟樑手裡拿,丁佳怡就在想丈夫每次到底給喬楠多少錢,一想到這些錢,丁佳怡就忍不住肉疼。

「行了,今天你要一個人在家裡,媽出去找活幹了。子衿,難得今天就你一個人在家裡,就算你真的不願意做家務,好歹多。媽為了你,可是什麼都做了,要是你學習成績上不去……」

當初,丁佳怡之所以咬咬牙肯拿出家裡所有的積蓄,讓喬子衿去讀附中,還不是因為喬子衿說,附中的師資好,她肯定能學得好,學習成績也能上去。

丁佳怡砸那麼多的錢,並非只是為了讓喬子衿從一個有名的高中畢業那麼簡單。

喬子衿臉色變了變,最後笑了起來:「媽,我知道了,我肯定不能讓你失望。我們附中的老師可好了,他們講的課我都聽得懂,我一定會認真學習的。媽,你去找工作,我在家,能做的活我做了,不能做的活我就留著,然後我去看書?」

讀書可是喬子衿的死穴,最近一段時間,喬子衿把心思全放在了排舞上,哪記得這一個月里老師都教了些什麼。

想到高中的考試比實中多,這次去學校,老師似乎就提過要考一次挺重要的試,喬子衿就忍不住心虛。

別的時候,喬子衿都有辦法哄得住丁佳怡,可唯獨一到了考試,成績一出來,喬子衿的話可就沒有擺在面前的分數來得有說服力了。

親自送丁佳怡出門,丁佳怡才走遠,喬子衿的臉就拉了起來:「該死的喬楠,從小就壞我的好事,要是……」

要是她爸媽沒有生喬楠這個女兒,她沒有喬楠這個妹妹,那該多好埃

如果爸媽只有她一個女兒,不管她的成績是好是壞,爸媽肯定會用盡一切辦法培養她,哪裡還需要她時時用成績來說話。

「我就不信,我找不到喬楠的錢。」喬子衿哼了哼,氣乎乎地衝進喬楠的房間,把喬楠房裡房外通通翻了個遍,直翻的一身大汗,氣喘吁吁。

「可惡可惡1淚出一身大汗,卻連一分錢都沒有的喬子衿都想把喬楠的房間給砸了。

喬子衿坐在床上吐氣,想著以後的路要怎麼走。

下雨的那一晚,喬楠身上的被子的確是喬子衿掀的,窗戶也是喬子衿開的。

喬子衿打算得很好,喬楠的成績比她好太多了,如果她想往好里讀,以她的成績家裡錢肯定不能少砸,光靠她爸一個人的工資肯定是不夠的,更何況,她爸的工資還要負擔一個喬楠。

要是喬楠去打工,家裡不但少了一份花銷,還多了一份收入。

這麼一來,家裡有兩個人在工作,怎麼著也能讓她把這個書念下去。

最重要的一點是,喬子衿早就打算好了,喬楠一旦錯學,以後她考得好不好都沒關係了。

喬楠已經不讀書了,要是家裡還因為她的成績不好不給她念,那她爸媽在大院里休想抬起頭來。

說白了,喬子衿是想當這個唯一,不得不的唯一。

喬子衿的算盤打得很好,奈何現實與想象的差距太遠了。

喬楠的不配合、據理抗爭,再加上喬棟樑的支持,喬子衿的計劃通通失敗,沒一個成功的。

要不是這樣,她剛才被丁佳怡問到成績的時候,臉色也不會那麼怪異,心虛不已了。

喬子衿越想越著急,雙手忍不住在大腿上搓了起來。

她的成績想要上去,太難了,附中的老師是好,可是附中的學生更厲害,她跟那些憑著自己的能力考上附中的學生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人。

她初中的知識不穩固,高中的知識老師教得再好也沒有,有些知識點對於喬子衿來說,那是斷篇兒了。

要是這次月考她沒考好,爸媽是不是真的就不讓她讀了?

高中可不是初中,不在九年義務教育的範圍之內。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喬子衿像是熱鍋上的螞蟻,急得團團轉。

舞裙的事情還沒有解決呢,因為丁佳怡的一句話,她又多了一個學習的問題。

她就不明白了,為什麼高中不能像初中一樣,最重要的考試只有兩次,為什麼非要四次。

要是每次月考後,學校並不開家長會,那她倒是可以想辦法瞞上一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