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048章不再退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48章不再退讓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等喬楠回到喬家的時候,就看到喬子衿一個人坐在她的床上發獃,而且自己的房間亂七八糟,明顯是被人給翻過了。

喬楠扯扯嘴角,呵呵一笑,都不用問,她也知道喬子衿都幹了什麼好事。

喬楠二話不說,把喬子衿翻亂的房間簡單的收拾了一下,然後就默默看書。

喬楠這麼大的動靜,喬子衿愣是沒有回過神,直到喬楠複習完兩頁功課,喬子衿才突然出聲:「哧,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不出聲,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嗎?1

喬子衿完全被眼前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喬楠給嚇住了,反應比喬楠還大。

喬楠翻了一個白眼:「我都把自己的房間收拾乾淨了,你說我什麼什麼時候回來的。」

「那個……」喬子衿尷尬地笑了笑:「我有一樣東西掉了,之前怎麼也找不到,所以才會把你房間翻亂的,不過後來我找到了,不好意思啊楠楠。」

「沒關係,我已經收拾好了。」喬楠一字一句地說道,是找東西還是找錢,大家心裡有數。

「子衿我回來了。」丁佳怡略帶疲憊的聲音傳來。

「媽1喬子衿眼睛一亮,直接從喬楠的房間里跑了出去接丁佳怡:「媽,今天工作找到了嗎?」

「找到了。」丁佳怡吃力地拍了拍身上的灰。

丁佳怡做了那麼多年的家庭主婦,一下子走上社會,差點羞於開口差距工作的事情。

明明平時丁佳怡跟人打交道挺正常的,但一找起工作來,嘴巴上就跟糊了漿糊似的,一直張不開口問。

就丁佳怡這種情況,就算是勉強找到活幹了,當然也不會輕鬆到哪裡去。

幹了半天的活兒,丁佳怡才知道現在賺錢到底有多辛苦,曾經的自己有多幸福。

「子衿,怎麼家裡你一點都沒有收拾?」丁佳怡進門一看,就不高興了。

丁佳怡出門的時候,把家裡的衣服洗了,不過中午吃過飯的碗留著沒洗,想讓喬子衿幫忙的,家裡的地也沒掃,這些活都挺簡單,她想大女兒應該能做得了。

誰知道,她出門的時候是什麼樣子,回來的時候,還是老樣子。

「我……」喬子衿暗叫糟糕,她之前一直在喬楠的房間里想辦法,怎麼解決考試跟舞衣的問題,早忘記還有這事兒。

「媽,可我把楠楠的房間收拾乾淨,不信你去看?」

「……」正好從房裡出來想倒杯茶水的喬楠被喬子衿這句話給無恥到了。

喬楠一邊的嘴角抽了抽,沒說話,去倒水喝。

自己工作了半天,累得要死,小女兒一副不冷不熱,不死不活的樣子讓丁佳怡來火:「你這是什麼態度?1

被喝住的喬楠也不爭辯,淡淡地說道:「媽,你回來了,媽,你辛苦了,媽,我回房看書去了。」

「看什麼看,那麼大的人了,連房間都不會收拾,還要你姐幫你?白長這個個兒了1

「又怎麼了?」正好進門的喬棟樑才回到家裡,就聽到妻子又在罵小女兒了。

「還能是怎麼了,也不知道心疼一下我們這些當爹當媽的,只管一個人逍遙快活。書里就是教你們這麼讀書的?要真是這樣,你還讀什麼書,如果不是,你又學會了什麼1丁佳怡抬了抬下巴,讓喬棟樑自己看看家裡是什麼情況。

喬棟樑早就習慣了家裡的整潔,今天家裡突然有些小臟小亂,喬棟樑忍不住也皺起了眉毛來:「怎麼沒收拾?」

「我去幹活了呀。」

「我出門複習了。」

「我……」

丁佳怡跟喬楠都說出了自己不空收拾的理由,但是喬子衿說不出來。

「我,我打掃了楠楠的房間。」

「打掃了一整天?」喬棟樑不可思議地問了一句:「而且楠楠向來是自己打掃房間的。」

「楠楠起得比我早,所以不是楠楠不收拾自己的房間,是被我連累的。爸,這種活我沒幹過,所以動作比較慢,你你、你別生氣。」

「算了,反正也不是太臟,大家都搭把手,把家裡弄乾凈了。」喬棟樑嘆氣。

「我,我洗碗1喬子衿連忙搶了一個比較輕鬆的話,一雙眼睛卻是小心翼翼地打量了喬楠一眼。

她唯一的借口是打掃了喬楠的房間,可是房間是喬楠自己打掃的,這事兒她知道,喬楠也知道。

喬子衿感覺到最近喬楠沒以前好說話,深怕喬楠會當著爸媽的面拆穿自己。

不過,喬子衿看了喬楠好幾眼,喬楠也只是默默地拿起了掃帚把地掃乾淨。

「呼。」喬子衿鬆了一口氣,喬楠脾氣的確是變大了點,不過骨子裡還是跟以前一樣好欺負,這就好。

看到喬子衿放心的樣子,喬楠無語地笑了笑,打掃房間的事情,不是她不想跟喬子衿計較,而是喬子衿還不明白她在爸媽心中真正的地位。

不過就是件打掃房間的小事,要是她非跟喬子衿爭功勞,她爸最後頂多只是一句「嗯」,心裡不見得有多高興。

喬子衿在家待了半天,一件家務活也沒幹,哪怕這樣可以顯出喬子衿到底有多懶,但她爸媽的臉上也不光彩,這個懶女兒是他們養出來的。

尤其是爸還會覺得她小氣,就算真是她乾的活,把功勞送給喬子衿,就當給喬子衿解個圍。

一家人之間,不該這麼斤斤計較,偶爾吃個小虧,有什麼不可以的。

她爸問這個問題,不是想找喬子衿的麻煩,是希望看到喬子衿的進步。

長女,這個身份真好用。

上輩子她爸放棄她,除了她的確是不爭氣之外,畢竟她的犧牲成就了喬子衿。

否則,要是她爸強硬一點,她媽不得不聽,那個時候的她向來沒主見,她媽都鬆口了,她自己肯定不能夠堅持錯學打工。

想到這些,喬楠自嘲一笑,或許因為她的出生,害得媽工作沒了,爸只能退伍,最後她還不是一個兒子,其實她爸心裡頭對她也是有點怨言的吧。

上輩子,她總是被犧牲的那一個,她的一切犧牲都用來成就了喬子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