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055章服不服管(加更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55章服不服管(加更章)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行了,現在是早自修時間,大家都保持安靜,就算自己不學習,也不要打擾別人。」看到站起來的朱寶國一副流氓腔地把腳踩在了椅子上,喬楠白了朱寶國一眼:「放下來。」

「你這個女人真是的,我在幫你啊1朱寶國不樂意了,真是一點都不領情:「那天真的是你救的我?」

那天的情況那麼危險,打他的那伙人當時完全已經紅了眼睛,誰敢管閑事,誰就得跟著挨揍。

朱寶國沒辦法想這麼一個瘦瘦小小的姑娘,哪兒來這麼大的勇氣,管那天的事情,還幫他把人叫來了。

尤其是喬楠今天的態度顯得特別冷淡,對人一點都不熱情,比他還要拒人於千里之外。

「我救的那個人,當時一臉的血,我也不確定我救的就是你。」喬楠也不爭,要不是別人告訴她,被打的是朱寶國,她也不知道是誰。

「那就是你了,謝謝埃」確定救自己的人的確是喬楠,朱寶國才別彆扭扭地說道了一聲。

「行了,坐下,我了。」

「……」看著喬楠特別冷淡的樣子,朱寶國發現自己好像有點犯賤的味道,就是想去撩喬楠幾下,想看喬楠發脾氣的樣子:「這道題我不會做,要不你教我一下?」

朱寶國閉著眼睛抽出一本書,手指隨便胡亂一指,指了道題給喬楠。

「不好意思,我也在學習,你要真不明白,可以去問任課老師。」

「我受傷了,不想走,就問你。」朱寶國把書塞到了喬楠的面前,非要喬楠教不可。

朱寶國不喜歡讀書,也不願意來學校,但出了這次的事情后,朱家不像以前那樣放縱朱寶國,朱成直接放話,要是朱寶國再敢逃學惹事生非,與其讓朱寶國這個兒子被別人打死,他寧可自己打。

朱成給朱寶國兩條路選,第一條,老老實實地去學校讀書。

至於學習成績,朱成對朱寶國這個兒子是不抱一點希望。

第二,他直接把朱寶國的兩條腿打斷,免得朱寶國正事不幹,盡惹禍,乾脆待在家裡,他養朱寶國一輩子。

李家也改變了對朱寶國的態度,當然堅持要求朱寶國必須回學校繼續念書,絕對沒有第二個選擇。

李老甚至還直接把朱成這個女婿給痛罵了一頓,朱寶國是女兒留給朱成唯一的血脈,朱成就是把朱寶國教養成這個樣子,朱成對得起死去的女兒嗎?

被兩家的老人逼著,又有朱成的恐嚇,朱寶國哪裡敢再逃學,只能來學校坐著。

根本就已經不習慣學校生活的朱寶國不給自己找點樂子,他就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純發獃了。

於是,喬楠成了那個無辜被朱寶國盯上的犧牲品。

喬楠不理,因為她聽得出來朱寶國根本就沒有想學好,自顧自地看書。

她連喬子衿都不怕,還怕一個朱寶國?

誰知道,這個朱寶國也的確是太無無聊了,喬楠不理他,他就碰一下喬楠的肩膀,推喬楠一下,甚至故意發出比較響的動靜,打開筆盒,移移椅子。

整間教室就聽到朱寶國在那邊吱吱呀呀,稀里嘩啦的聲音,吵得所有人都看不了書,但又沒人敢去說朱寶國。

喬楠倒愣是沒有被打擾倒,還能專心看自己的書,別人就沒辦法了。

喬楠抿了抿嘴,水靈靈的眼睛一挑,冷冷地瞥向了朱寶國:「你屁股上長痔瘡了,動個不停?」

「……」

班裡不少同學聽到喬楠這麼話,連忙用手捂著嘴巴,免得笑出聲來。

朱寶國的臉立馬紅成了猴子屁股:「你說誰長痔瘡了,老子的屁股好得很1

「既然屁股沒事,就給我做好,你要真覺得有多餘的精力發泄不出來,去操場上跑幾圈。」

「你,你?」朱寶國氣得不行:「你是不是個女的啊,對著個男人就開口閉口屁股屁股的,你要不要臉啊?」

「你看吧,我就說了她不要臉1趙雨臉上露出笑容,跟了一句。

「滾你媽的,特么有你什麼事啊1朱寶國直接噴了趙雨一臉,他說歸他說,這女人算是哪只鳥,也敢這麼說喬楠。

「活該。」周磊冷笑了下,朱寶國脾氣可不好,他不打女生不代表朱寶國不打女生。

喬楠有底氣跟朱寶國橫,其他女生要敢在朱寶國面前這麼牛氣,就等著挨揍吧,趙雨竟然還拿熱臉貼人家冷屁股,蠢的。

朱寶國噴趙雨的時候,又是拍桌子又是踢椅子的,那樣子不良之氣濃濃撲面而來,大有流氓進學校的勢頭。

不少人頭疼不已,本來他們一班的學習氣氛可好了,朱寶國一來讀書,學習氣氛完全被朱寶國給破壞了,朱寶國還不如不來呢。

朱寶國不傻,而且從小因為沒有母親的關係,朱寶國的心思比一般人還敏感。

本來他只是純粹看趙雨不順眼,所以才發脾氣,誰知道這麼一鬧,班裡的同學竟然全都不喜歡他,看他的眼神里全是嫌棄,朱寶國心裡一火,眼眶微紅,如同一頭被惹惱的小牛犢子一般,梗著脖子就想離開教室。

不喜歡他就不喜歡他,他還不喜歡這些同學呢,有什麼了不起的。

看到朱寶國有走的意思,不少人還真的鬆了一口氣。

朱寶國才走到講台那邊,一直還算沉默的喬楠「啪」的一聲,把書重重地砸在了桌子上:「一大早的,到底在鬧什麼呢,給我回來1

大步離開的朱寶國愣是被喬楠這重重的一砸給震住了,站在講台的位置看著喬楠。

「現在是早自習時間,要是誰敢再吵,就給我去外面罰站。」

喬楠的那一砸,別說是朱寶國了就連班裡的其他同學也被嚇到了,大家一驚,都乖乖低下頭做自己的事,沒人再敢把注意力放在朱寶國的身上。

「站在那裡幹嘛呢,難道你想上課的時候,坐在老師的旁邊?要是你願意,我可以幫你替陳老師申請1喬楠盯著朱寶國看,然後下巴抬了抬,點了下自己旁邊的位置,讓朱寶國做個選擇。

「憑什麼1朱寶國回過神來后,又跟喬楠扛上了:「憑什麼聽你的?」

他連他爸的話都愛聽不聽,憑什麼聽一個比自己弱小這麼多的小姑娘的話,這多沒骨氣埃

「憑什麼?」喬楠笑了,笑得朱寶國直起雞皮疙瘩:「行,你那麼喜歡那兒,你以後就坐那兒吧,我幫你搬桌椅。你只管放心,等陳老師來了你就會知道我憑什麼說這話了。」

朱寶國那是沒有來學校讀書,所以不知道情況。

可是班裡的其他同學清楚得緊,哪怕喬楠不是班長只是副班長,可是喬楠這個副班長的話比班長還好使,誰讓喬楠是老師們面前的寵兒呢?

最重要的是,喬楠雖然有這個權力和能力,但為人並不囂張,平時基本上不管班裡的事情,也不會用權壓人,該怎麼樣就怎麼樣。

為此,喬楠不發話也就算了,可是喬楠一開口,班裡的同學還是比較聽喬楠的話的。

也就朱寶國這個二愣頭,敢跟喬楠這麼嗆。

朱寶國看到喬楠還真的認真要把自己的桌椅搬到講台的旁邊,嚇得連忙抱過去,按住自己的桌椅:「我的位置不用你安排,我喜歡坐哪兒就坐哪兒。」

「那還鬧不鬧了?」

「我哪有鬧1

「沒鬧就給我坐好,該幹嘛幹嘛,你就給我發獃,發獃你總會吧,總之不許再打擾到別人明不明白?」

「哼。」朱寶國還扒著自己的桌子,小聲地哼了一下后,果然坐下來,沒敢再像之前一樣總發出一些奇怪的聲音打擾別人。

朱寶國肯配合,班裡的其他同學自然就沒有意見,早自習好歹算是挨過去了,就不知道明天會怎麼樣。

直等鈴聲響了,真趴在桌子上只能無聊發獃的朱寶國才回過神來,他幹嘛在那麼聽喬楠的話。

管喬楠把他的座位擺在哪兒,他都不想念書,這事兒對他有影響嗎?

朱寶國正想發作呢,一張寫了幾道題的大白紙就出現在朱寶國的面前:「把它給做了。」

「憑什麼?」

「真想知道?」喬楠似笑非笑地看著朱寶國:「我不信李老沒跟你說過,你在學校的時候歸我管的事。」

「你剛剛還不是不肯教我嗎?」

「你也說了,那是剛剛,現在給我做。」

喬楠也不想改變主意,不想管朱寶國的事情,但朱寶國實在是太熊了,要是不給他安排點事情,他能一直鬧騰,到時候,喬楠自己還學不學了?

當初李老當著喬棟樑的面,讓喬楠管朱寶國的學習,喬棟樑直接都答應了。

要是喬楠完全丟開手不管,以朱寶國的脾氣,他都不可能老實地待在學校里,然後一出學校果然又要闖禍,這讓喬楠沒辦法跟喬棟樑和李老交待。

喬楠揉揉額頭,她爸真的是給她找了一份非常「好」的活干啊,她還沒當過媽,卻提前教養上「兒子」了,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