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059章狠狠批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59章狠狠批評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玄幻魔法

「小喬,你工資不低啊,還用楠楠去打工。楠楠成績還不差,你們讓她九年義務教育都沒完成,就讓她去打工,你們家真沒事兒?是不是上次你妻子來找我想把大女兒弄到附中去念書,把家裡的錢花光了?小喬,很早以前,李叔就教過你,做人要務實。三百六十五行行行出狀元,讀書不行,可以換別的。砸了家裡的血本,犧牲另一個女兒的前途去成全大女兒,這樣好嗎?只會好高騖遠是沒有用的,腳踏實地才能步步穩劍凡事量力而行,現在的年輕人做事都不踏實,浮躁得厲害。小喬,這壞毛病你怎麼也有了,別忘了,你可是軍人出身1

被李老語重心長地數落了一頓之後,喬棟樑都懵了。

李老說的話,每個字他都聽到也能聽得懂,怎麼當它們組合成句子的時候,他腦子就不夠用了呢?

「李叔,子衿去附中讀書是你給幫的忙?」半晌,喬棟樑才不敢相信地問了一句。

「小丁找到我,讓我幫忙打個電話,之後的事情都是她去處理的。小喬,你該知道我的脾氣,我是從來不做這種事情的。就算是我的兒子,我的女兒,你跟他們一起長大,你有見過我幫他們做這種事情嗎?小喬,你知道當時李叔心裡對你有多失望嗎?」

李叔嘆氣。

當初丁佳怡找李老解決喬子衿的事情,李老是真的不樂意,李老向來不喜歡做這種事情。

他親兒子親閨女,他都是讓他們自己一步步往上走的,卻要幫別人的女兒走後門,李老當時非常想拒絕丁佳怡。

「李老,我不知道。」喬棟樑用力地揉了一把臉,原來老丁背著他還做了這件事情,合著子衿是這麼才能進附中的。

「我知道你肯定不知情,你要知道,你是不會讓小丁來的。」李叔點頭,自己看著長大的孩子是什麼性格,他會不了解?

聽到李叔這麼說,喬棟樑窘迫的心情才好了一些。

「可是小喬,小丁是你的妻子,她在做什麼,她有點什麼心思,你什麼都不知道。直到你大女兒真的去附中讀書的事情全敲定了,你連個反應都沒有,這才是讓李叔最失望的地方。小喬,你是個兵,你現在不在部隊里了,連心也退役了嗎?」

糊塗,太糊塗了!

「那個時候你知道我在想什麼嗎?我在想虧得你已經退役了,否則像你這個情況一直待在部隊里,你害了自己沒關係,你害了你的戰友怎麼辦?小喬,能讓我失望的只有你本人。」

當然,李叔那個時候之所以會答應下來,也是因為猜到肯定是丁佳怡自做主張自己要來的。

丁佳怡這個媒是李老給喬棟樑做的,沒有李老,喬棟樑也會娶丁佳怡。

丁佳怡有點小問題,李叔能怎麼辦,心裡再不高興也只能把這個電話打了。

但那個時候李叔就直接告訴丁佳怡,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喬棟樑聽到李老對自己的失望,又生氣又害怕,他以為是妻子拖了自己的後腿,是小女兒大嘴巴把家裡的情況告訴李老,才讓他這麼難堪。

可是聽完李老的話,喬棟樑才知道,原來真正的問題其實是出在他的身上,李老是對他本人的表現感到失望,與家人無關。

「小喬,你老實告訴我,你剛才聽到我說的話,是不是以為都是楠楠告訴寶國,寶國告訴我的?」

面對李老的質問,喬棟樑黑紅著一張臉,說不出一個字來。

「你看看你,身上哪兒還有一點軍人的鐵血風範,什麼都沒查也沒問,你就給楠楠定罪。在部隊里的時候,長官都是這麼教你的?都說小丁偏心,在我看來,你的心也沒正到哪兒去。有些事情,的確是寶國告訴我的,但還有一些事情,大院里早就傳開了。小喬,你是不是該反思一下?」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大院里的人都知道了丁佳怡把喬楠的書給賣了,差點害得喬楠讀不成書。

至於丁佳怡想讓小女兒錯學打工的事情,一件沒落地被傳開。

喬楠那天從廢品回收站抱了一堆舊書回來,大院里不少人都見到了。

親眼所見加上聽聞,大院里的人對這些話當然是深信不疑。

換句話說,喬家最近兩、三個月里發生的事情,都被大院里的人當戲看,當成了反面教材了。

「傳、傳開了?」喬棟樑徹底傻眼,難怪他每次上班下班,大院里的其他人看他的眼神怪怪的。

「小喬,我對你真的很失望。」李叔恨鐵不成鋼:「你心長哪兒去了,怎麼變得跟塊木頭似的?」

「行了,時間不早了,你回去吧。寶國告訴我,楠楠在學校里就是個悶葫蘆,性子就像你說的,靜得很。這個周末,你把楠楠送過來就行了。至於飯什麼的,你們不用管了。」

說完,李老直接揮手讓喬棟樑離開。

現在他糟心得厲害,不想看到喬棟樑。

其實那天去喬家謝謝喬楠的時候,李老就已經感覺到喬家的氣氛怪怪的。

後來朱寶國跟李老說了喬楠在學校那些不利的傳言,李老就派人查了一下。

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喬家都發生這麼多事,而且還樁樁件件都是醜事。

在知道開學前,喬楠被丁佳怡打了一身的鼻血跑出門,被喬棟樑送到醫院之後,醫生給診出一個營養不良時,李老徹底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麼才好了。

現在國家好,社會發展,又不是飢荒年代,喬棟樑養了個營養不良的女兒,這真的是……

李老清楚地記得那天見到喬楠姐妹的時候,喬子衿看著彬彬有禮,衣鮮亮麗,小嘴可甜了,是個會來事兒的。

這孩子一看就是被家長護得很好的,反觀喬楠一直站在背後,一聲不響,自己要不提,喬楠就跟個影子似的沒存在感,李老忍不住就心疼。

兩閨女,一個小臉飽滿,精神奕奕,另一個臉色慘白微黃,沉默不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