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064章你有快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64章你有快遞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女生小說

問完問題,喬子衿心裡大概有數了,甩了甩根本就沒怎麼沾水的手,準備走人。

喬子衿猛然轉身,就看到喬楠拿著一隻杯子站在後灶門口,兩隻眼睛直直地看著自己,嚇得喬子衿一聲尖叫,心差點沒從嗓子眼裡跳出來:「楠、楠楠,你、你你怎麼在這裡?」

剛才她跟媽說的那些話,楠楠都聽到了,或者說,楠楠都聽到多少了。

面對喬楠的突然出現,別說是喬子衿了就連丁佳怡都給嚇住了。

有些事情做歸做,可就算是丁佳怡這樣的人,也不一定有臉說,甚至是當著喬楠的面承認,尤其是在這種毫無防備的情況之下。

「我來倒水喝。」喬楠揚了揚手裡的杯子,然後淡淡地看了喬子衿一眼:「不可以嗎?」

「怎麼會不可以。」喬子衿訕訕一笑,她所關心的根本就不是這個:「楠楠,要不我給你倒?」

所謂做賊心虛,乍然從丁佳怡那兒聽到原本真相是這樣的,喬子衿面對喬楠的時候,有了一瞬間的心軟。

「不用了。」面對喬子衿的大獻殷勤,喬楠不但沒有覺得高興,反而渾身上下直冒雞皮疙瘩。

兩輩子的經驗告訴她,每次喬子衿對她露出丁點的好態度,必是有所求,想從她身上得到好處。

所以,她寧可喬子衿天天冷冰冰又高傲地對待自己,也接受不了喬子衿的笑臉相迎。

直到喬楠倒完水出去,喬子衿才問丁佳怡:「媽,你說剛才我們說的話,喬楠到底是聽到還是沒聽到啊?」

「應該沒聽到,要是聽到了,她會這個反應?」丁佳怡也鬆了一口氣。

「那就好。」喬子衿拍拍自己的胸口,剛才一瞬間她差點沒被喬楠的突然出現給嚇死。

丁佳怡對喬楠有恃無恐,喬子衿可沒這個底氣,她還不想徹底失去喬楠這個「妹妹」呢。

「行了,你去做作業吧,這裡有我。就算真被那個死丫頭聽到了也沒什麼,這本來就是事實,而且還是你爸做的,和我們無關,乖,回去。」拍拍喬子衿的肩膀,丁佳怡的心很快就放下來,不再糾結於喬楠的態度。

喬楠的態度,從來不是丁佳怡所在意的。

「嗯。」這下子,喬子衿真的是興高采烈地回房間,就算她的成績沒有喬楠的好,在這個家裡,她果然才是最重要的,喬楠根本就別想跟她比。

原來,爸的心也是偏向她的,跟媽比起來,爸比媽稍微公平一點,不過也就那麼一點點。

一想到這個結果,喬子衿就跟六月喝了一碗井水似的,渾身上下涼絲絲的,非常舒服。

喬子衿高興地在床上直打滾,喬楠始終如一地專心於學習,不敢有絲毫的分心。

周末過去了,喬子衿回附中,喬楠依舊三點一線,在學校,翟家和喬家往返。

這一天,傳達室的人突然告訴喬楠,有人給她送了東西,留在了傳達室,讓喬楠去拿。

喬楠聽得莫明其妙,有人給她送東西,會是誰?

不可能有埃

是不是傳達室的人弄錯了,整個學校,叫喬楠的人只有她一個,但會不會是諧音?

喬楠去了傳達室之後,表達了自己的疑惑,但傳達室的人表示,送東西來的人不但說出了喬楠的名字,而且還報出了喬楠所在的班級。

除非是初三班有兩個叫喬楠的人,否則這東西就是喬楠的。

聽到傳達室的人這麼說,喬楠只能把東西收下,等她回教室的時候,不少人都偷偷打量喬楠,盯著喬楠看。

二十世紀末可不像二十一世紀,傳遞遍地走,有人送的東西放在傳達室,那是一件非常稀罕的事情。

「哼。」趙雨依舊是不高興的直哼哼,又不是什麼好東西,有什麼可得意的,她要是想的話,她可以讓她媽給她送。

「什麼東西?」作為同桌,朱寶國伸長脖子,跟鵝似地望著喬楠,那模樣恨不得將東西拿過來,替喬楠拆的心都有了。

「我也不知道。」喬楠不急不慢地拆著外包裝,完全不同於同齡人的急躁,顯得特別安靜。

這東西方方正正的,而且拿著非常沉,喬楠覺得這有點像是書埃

拆開來一看,果然是書,而且還都是複習冊。

複習冊的內容都是理科的。

喬楠打開一看,發現這些複習冊中,還有簡單的講解和要理,這種書在這個年代還是非常少見的,一般人幾乎買不到。

可以說,這些東西可真是送到了喬楠的心坎兒里去了。

喬楠正擔心自己的理科太過薄弱,哪怕複習掌握了一些簡單的運算要理,可是要將這些要理放在一起動用,腦子亂得會打結,沒想到真是瞌睡有人送枕頭。

單項內容的題,喬楠不擔心,她最擔心的是複雜的綜合運用。

天朝的考試就是這樣,講究的是題海戰術,對於喬楠來說,多做做多練練,肯定是不會有錯的。

「喲,這些書我們這兒可沒有,聽說在國都也走俏,量不多,你哪個朋友這麼好,給你送這個?」朱寶國一眼認出這書不好買。

當然,以朱寶國的身份但凡是他想要的,就沒有他得不到的。

朱寶國的一個表弟就曾向朱寶國炫耀過這套書,想引起朱寶國的妒忌,只可惜朱寶國並不買賬,看都不看一眼。

「這麼厲害?」喬楠愣住了,她還真是不怎麼了解現在的行情。

可是到底會是誰送她的這些書,難道是……

不可能吧。

想到一個人,喬楠直覺地搖頭,覺得不可能是他,但不是這個人的話,全天下喬楠想不到第二個有丁點可能為自己做這事兒的人了。

喬家的人不用想,她爸早就斷六親了,至於她媽娘家的親戚,那是更不用提了。

跟她有血緣關係的,都不可能給她買,至親都不會為她費這個心思,這世上還會有誰能對她這麼好?

「想什麼呢?」朱寶國推了喬楠的肩膀一下:「你真不知道這些書是誰送給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