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077章對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77章對質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不過什麼?」領導將兩篇作文拿來一看,果然,兩篇作文的內容其實是一模一樣的,只是在某些修辭手法上還有些不同。

而另一個老師的「只不過」指的是什麼,領導也看出來了。

這篇高中部定出來的第二名作文寫的比初中部的第一名感覺差了那麼一點點,反倒是這篇初中的作文,文筆更老辣,處理得更果斷一些。

兩篇作文一模一樣,這裡頭肯定有問題。

但是,一篇高中作文卻比不過初中作文,這是什麼情況?

難不成,這兩個學生的作文都不是自己寫的,而是找了個槍手,不同的是,初中生從槍手那兒得來的文章質量更高一點?

領導將眼鏡從鼻樑上拿了下來:「馬上查清楚這兩篇作文是哪所學校哪個學生的,然後把他們的老師叫來。這種作風,一定要處理,問題必須弄清楚1

周末正在家裡休息的李老師,被學校領導一個電話又叫到了省城裡頭去。

「副校長,什麼情況啊?」等李老師把副校長交待的東西都準備齊全,趕到省城時才發現,原來副校長也到了。

「我聽上面的人說,喬楠的那篇作文撞『衫』了,高中部出了一篇差不多的作文,兩篇作文相似度高達百分之九十幾。你說是什麼情況?」副校長急出一腦門兒的大汗,這,這這要是喬楠抄了別人的,那他們學校的名聲還要不要了:「喬楠這個學生怎麼樣,她的作文到底有沒有問題啊?」

副校長知道,這次五個參加作文比賽的學生之中,其中一個是語文組老師共同內定下來的,這個學生正是李老師的。

所以副校長有理由懷疑,內定的學生不會就是這個喬楠吧?

李老師跟副校長趕到了,附中喬子衿的任課老師和領導也已經趕到了。

雙方都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情,不過大家都是人民老師,素質還是有一點的,彼此勉強打了一個招呼之後,直接進辦公室。

「你們雙方的老師都已經來了,你們看看吧。」兩篇作文被並排並地平鋪在桌面上,李老師和喬子衿的語文老師一低頭,審了起來。

看到熟悉的文章,喬子衿的老師馬上就說:「領導,這篇作文的確是我學生喬子衿寫的。」

「什麼,這篇作文是喬子衿的?」李老師驚訝住了。

「怎麼,這位老師同時認識這兩個學生?」領導看向了李老師:「對了,這兩篇作文的學生,似乎都姓喬?」

「回領導的話,喬子衿也是我們學校出去的學生。她跟我的學生喬楠是親姐妹,一個爸媽生的。」

「親姐妹?」領導愣住了:「那是妹妹抄得姐姐?」

可問題是,妹妹那篇明顯比姐姐的那篇還好埃

領導仔細看過了,就妹妹那篇作文,就算是放到高中部,同樣能得個第一。

就因為姐姐這篇差一點,所以才第二的。

「不可能。」李老師非常肯定地說道:「喬楠絕對不會去抄喬子衿的。」

喬子衿的老師變了變臉,妹妹沒抄姐姐,那就是她的學生抄了妹妹的?

「領導,我有證據,這篇作文絕對是我學生喬子衿寫的。」說著,喬子衿的老師拿出了一本作文冊:「領導你們看,這是在參加作文比賽前半個月,喬子衿在學校里寫的。當時我覺得這篇作文很出色,所以推薦她來參加比賽。巧的是,她的這篇作文正好比較符合這次的比賽題目。」

喬子衿可是半個多月前就寫了,他們學校都是有底的。

「那這位老師,你有什麼說法?」看了喬子衿半個月前寫的作文,果然跟得獎的那篇一模一樣,差了沒幾個字和形容詞。

「領導,我實話實說,這篇作文,我以前的確是沒有見喬楠交上來過。」

聽到李老師這句話,喬子衿的老師得意地笑了。

看到附中老師的表情,李老師氣笑了:「不過,我還是相信我的學生。領導,我也有證據。我的證據是兩張試卷,一張是我們這學期剛開學的時候摸底考,這張是半個月前我們學校的期中考。領導可以看看喬楠以前寫的作文。」

她敢說,要是這兩篇作文拿去參加比賽,要是正好符合題目的話,這兩篇也是妥妥的得獎作文。

領導拿過兩張考卷一看,首先卷面字跡乾淨整潔,讓人非常地舒服,至於兩張考卷的分數也同時得到了領導的認同,只是當領導看了考卷上的作文時,眼睛亮了:「這篇,寫得不錯。」

看完一篇,領導馬上拿起了第二篇:「這篇,也很好。可以說,兩篇的水平都不低,跟得獎的這篇旗鼓相當。三篇作文都挺好的,你們有沒有想過要幫這位同學投稿?」

「還有,這個學生幾歲了?」一個初中生能把作文寫到這個程度,真的是不容易,有文采。

「回領導的話,喬楠十五,她比她姐小了兩歲,她早讀書一年的。」李老師自傲地介紹道。

「這樣埃」領導再次驚訝了一下,為喬楠的文筆,更為喬楠的年紀:「這位老師,喬子衿平時的作文,你們有帶嗎?」

看過喬楠的作文,領導也沒有馬上下判斷。

「有是有……」喬子衿的老師的臉色開始變得很難看,能得到領導肯定的作文,必然是不會差的。

相反,喬子衿的老師知道,喬子衿寫的作文雖然不多,可是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來參加比賽的這一篇。

本來她還以為是喬子衿突然開竅了,有感而發,正好寫出了這篇精彩的文章來。

但此時此刻,喬子衿的老師卻猶豫了。

「拿來我看看。」

「……」喬子衿的老師不情不願地把喬子衿另外兩篇作文給領導看。

領導只是看了幾眼,就把喬楠的兩張試卷遞給喬子衿的老師:「你或許可以看看這兩篇。」

一個學生的作文,她固然可能有進步,甚至是突飛猛進,但是有些情況,卻是萬萬不可能出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