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078章幾家歡喜幾家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78章幾家歡喜幾家愁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

學生在進步之後,她所寫的作文,大多都會維持一個相對平衡的態度之下。

就好比是喬楠這三篇作文的情況,巧好地說明了這一點。

反觀喬子衿的,喬子衿月考、期中考,尤其是期中考的這篇作文,也是最近寫的,卻跟得將的這篇水平,不說天差地遠,但也是沒法兒比的。

喬子衿的老師默默看完了喬楠的兩張語文試卷,然後臉就綠了。

同樣是語文老師,看了喬楠的作文,喬子衿的語文老師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喬楠作文的水平,相當之穩定。

沖著喬楠這兩篇作文,說得獎的那篇是喬楠寫的,誰都信。

說喬楠寫的有人信,那麼再看喬子衿的情況,說是喬楠抄的喬子衿自然就沒人信了。

更何況,兩人是親姐妹,同住一屋檐下。

只要喬子衿有心,想要拿到妹妹寫過的作文,太容易了,這種可能不是沒有的。

所以這麼一比較,誰抄誰的,顯而易見,就算是喬子衿的語文老師在這個時候,也不可能睜眼說瞎話,除非是她這個語文老師不夠資格,專業知識不對,甚至是今天沒帶腦子來。

「附中的老師,還有什麼話要說嗎?」喬子衿的老師這個態度,領導也沒有二話。

「沒有了,是我們失查,竟然選了這樣的學生,領導,真是對不起。」附中的老師連忙向領導和李老師等人道歉,畢竟錯在他們附中的學生。

虧得喬楠自己本身夠出色,否則,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喬楠很容易吃大虧,作文就算是她寫的,也會被認為是喬子衿寫的,她才是抄的那一個。

畢竟誰會相信一個讀高中的姐姐會去抄才念初中妹妹的作方,而且還抄得獎了。

要不是這次初中跟高中部的作文比賽放一起了,要不然的話,就算喬子衿是抄了喬楠的,這個獎喬子衿也得定了。

「既然誤會已經解釋清楚了,那事情就這麼定了,附中的老師沒有意見吧?」現在情況已經弄清楚了,喬楠的第一名當然不會變,但是喬子衿的第二名肯定是沒有了。

明知道喬子衿是抄了自己妹妹的,還讓喬子衿得獎,這對其他學生來說不公平。

「沒意見。」喬子衿的老師臉都紅了,羞得恨不得挖個地洞把自己埋進去。

自己的學生抄了別人的作文不說,還在比賽的時候撞「衫」了,讓人抓了個現形,這一次,他們附中丟臉可是丟到姥姥家了。

此時,喬子衿的老師特別厭惡喬子衿這個學生。

要不是喬子衿的話,怎麼會出今天的事情。

他們附中的名聲向來很好,這事兒要是被校長知道了,她肯定得挨批評,今年的年終獎金也飛了,附中的名譽,她的前途全被喬子衿這一個小學生給毀了!

李老師嘴角微微往上勾了勾,附中的老師能有意見嗎,又不是傻。

附中又怎麼樣,附中的學生不過如此,都是高中生了還要抄他們初中生的作文。

作為初中部的老師,喬子衿的學習成績怎麼樣,李老師會不知道?

要說喬楠會抄喬子衿,那真是天方夜譚,就喬楠的成績還用抄喬子衿,真是笑話,當誰不知道喬子衿是用塞錢才進的附中,還真當附中的學生就個個優秀了。

想到喬子衿的獎沒有了,可是喬楠的第一名卻還在,李老師一陣紅光滿面。

真的是幾家歡喜幾家愁。

喬子衿老師今年的年終獎泡湯了,可是李老師的年終獎估計要比之前厚不少。

看著李老師春風得意的樣子,完全沒自己的慘樣,喬子衿的老師當真是氣得想吐血。

她那個班的學生大多時生錢進附中的,可是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喬子衿會這麼不靠譜!

關於這些事情,喬楠並不知道,星期天的早上喬楠抽出空先去了一趟翟家,然後再去李家給朱寶國補課。

跟往常一樣,喬楠進了靜無一人的翟家時,心裡有著淡淡的失落。

比賽完之後,她根本就找不到翟大哥,後來又被李老師領走了,她想回到大院之後,就能把筆還給翟大哥了,沒想到翟大哥都回平城了,卻沒有回翟家。

就在喬楠猶豫要不要直接把鋼筆留在這個雜房裡的時候,卻看到書桌上放著幾本新書。

喬楠走過去一看,竟然跟她上次在傳達室里拿到的複習冊差不多的習題書。

喬楠把習題冊翻開來,這些習題冊嶄新無比,應該是剛買的。

翟家現在還有暮勇穡而且這些書又是放在這些地方的,是翟大哥特意買來給她的,所以上次她在傳達室收到的書,果然也是翟大哥給她的嗎?

面對沒名沒姓,就連張紙條都沒有的習題冊,喬楠糾結極了。

這些書對她有很大的幫助,可翟大哥到底也沒有留字,說是把這些書給她的,她要不要拿?

要不,跟之前那些書一樣,先帶在身邊,不把字寫在書上,萬一是個誤會,就當她問翟大哥暫借的?

「喲,又有新書了,說說,到底是誰送給你的?」看喬楠抱著新書來李家,朱寶國就跟猴似地跑到喬楠的身邊要看。

喬楠對朱寶國從不吝嗇,只要朱寶國別在這些書亂寫亂畫,無論朱寶國問她借哪本,喬楠從來不拒絕,這一次也是一樣。

「管那麼多,要看就借你看,還有別忘了老規矩埃」坐下來,陸凝眸直接翻開自己的書包,進行今天的複習計劃。

朱寶國嘴角抽了抽,他活了這麼久,還從來沒有用這種態度對待過書的,他手裡拿著的哪裡是書啊,分明是每天要上三柱香的祖宗。

想是這麼想,朱寶國卻不敢惹喬楠,依照喬楠的規矩看書。

朱寶國對理科的敏感度比對文科的敏感度高多了,朱家跟李家的條件擺在那裡,喬楠乾脆先只給朱寶國複習和學習理科的知識,爭取先幫他把這方面的成績拔上來。

「這是我昨天替你出的試題,把這兩張都給我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