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081章你也這麼認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81章你也這麼認為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

「子衿抄楠楠,這事兒你說子衿做得對嗎?子衿要有真才實學,她為什麼不自己寫一篇,還用抄?楠楠用自己的作文叫懶,子衿抄了楠楠的作文,這這算什麼?」喬棟樑的腦子此時就跟一團漿糊似的,直接成了一灘狀。

大女兒抄小女兒的作文,而且還差點抄得獎了。

聽到這樣的消息,喬棟樑不知道自己該高興好,還是該生氣好。

高興的是,小女兒的作文拿到高中都能得獎,那麼這次初中的比賽,同一篇作文,獎還得逃得了?

可讓喬棟樑生氣的是,大女兒抄了小女兒的作文後,被記小過了,尤其是大女兒這做法太難看了。

當姐姐的抄妹妹,喬棟樑要不是控制著自己的脾氣,真想問一句,大女兒這麼做還要不要臉了?

可是妻子一回家,就噴了小女兒一頓,喬棟樑都替小女兒氣上了。

大女兒抄小女兒被發現了,還怪小女兒,大女兒抄了還有理啊?

「這怎麼了,子衿買了一堆的作文書,不就是為了『學習』嗎,什麼叫學習,不就跟抄差不多嗎?更何況,這是我們自家的作文,要是她不寫,誰會知道這篇作文不是子衿想的,都是被她給禍害的。」

此時的丁佳怡已經完全被剛剛在學校里哭紅了眼睛的喬子衿洗腦了,奉信一句話,天下文章一大抄。

更何況,都是自家的東西,那能叫抄嗎,頂多是喬子衿拿來用用。

要是喬楠不寫這篇,重新寫一篇,那不就什麼事兒也沒有了嗎?

「誰這麼告訴你的,你這話真是無恥得坦蕩蕩啊,老丁,你是真不要臉還是假不要臉?」喬棟樑臉一虎:「誰說這是自家的東西,這是楠楠的作文,楠楠自己的!楠楠的東西,子衿想拿就拿,可以想用就用?這話是誰說的?!楠楠的東西就是楠楠的,沒有自家人的說法。」

「子衿不是她親姐姐?子衿平時對她多好啊,就算是讓她幫幫子衿有什麼不可以的1丁佳怡不服氣:「大家都是一家人,為什麼非要分這麼清楚,在這個家,她能有什麼啊?啊1

「好?那子衿的東西,是不是楠楠也都可以拿,可以用,可以佔為己有?」看著丁佳怡囂張張狂又蠻不講理的樣子,喬棟樑真想一巴掌扇上去。

「就子衿拿了楠楠的作文當成是自己的,這點怎麼說也是子衿的錯,子衿對楠楠這也叫好?好,好個屁1

喬棟樑伸出手拽著丁佳怡,把丁佳怡往外拉:「你說這事兒錯的是楠楠,還說是楠楠懶得生蟲,不肯再寫一篇。你現在就出去,你敢不敢當著整個大院的人,把你剛才對我說的話,對楠楠說的話,對別人再說一遍。只要你敢對外人說,我跟楠楠就承認是我們錯,你看行不行?」

「你幹嘛。」丁佳怡臉一白,拍打著喬棟樑的手,哪裡肯出這個門。

在喬楠的面前,丁佳怡提出再無理取鬧不要臉的要求來,丁佳怡都不覺得自己有錯,更認為喬楠有配合和滿足自己的義務。

可是就剛才那番話,丁佳怡還真沒臉對其他人也這麼說。

寫作文的人不能用,抄作文的人反而能用,這種把臉踩在腳底下的話,丁佳怡哪裡肯在外人的面前說起。

「合著你也知道你剛才的話有問題,在別人的面前提丟臉,卻敢對楠楠這麼凶,你這是窩裡橫,就逮著楠楠一個人欺負是吧?楠楠這是倒了多大的霉,才攤上你這麼一個媽?你知不知道你剛才的話,會壞了楠楠跟子衿的情份。要是她們姐妹倆鬧僵了,以後不往來,就全是你這個當媽的害的!你也說了,子衿是楠楠的親姐姐,以後子衿要有什麼麻煩,除了找楠楠幫忙,還能找誰,你現在添什麼亂1

喬棟樑這番話,既是在提醒丁佳怡也是在提醒喬楠。

丁佳怡沒聽明白,喬楠卻是聽明白了。

喬棟樑這話,主要有兩個意思。

一,丁佳怡剛才的胡攪蠻纏只代表了丁佳怡個人的意思,與喬子衿沒有半點關係,希望喬楠不要誤會,然後對喬子衿有誤解,鬧得姐妹不合。

二,喬棟樑也算是看明白了,哪怕大女兒在進步,可真論起來,大女兒的成績差小女兒不是一點點。

現在這個社會,讀書人成才的機會更大一些。

只怕以後小女兒的前途會比大女兒好。

萬一大女兒遇到什麼困難,肯定要找小女兒幫忙。

要是丁佳怡再這麼破壞兩個女兒之間的關係,那大女兒將來遇到麻煩,小女兒還能幫著?

妻子這種做法,根本就是要拖大女兒的後腿。

喬楠的嘴角一拉,完全沒有了喬棟樑剛才出言相護之時心底才生起的絲絲暖意。

這丁點的暖意還沒讓喬楠徹底感覺到溫暖,就在喬棟樑這番話之下,如同被潑了一盤冰水似的,冷得厲害。

她媽想讓她當喬子衿的移動金庫,但凡是對喬子衿有幫助的,她媽就恨不得榨乾她的所有去滿足喬子衿。

至於她爸,她爸這是想讓她給喬子衿當保姆,一直管著護著喬子衿。

「我哪兒是添亂了?」丁佳怡不承認:「這事兒,子衿可是受了很大的委屈,你自己看著辦吧1

老喬可是想留著子衿招婿的,子衿被記過了,她就不信老喬不著急。

要不是喬子衿的老師明確地告訴丁佳怡,這作文只可能是喬子衿抄了喬楠的,否則丁佳怡都想抓著喬楠去一趟附中,讓喬楠親口對老師承認,是她抄了喬子衿的。

丁佳怡不但不認錯,還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喬棟樑就頭疼得不行,老丁真是太糊塗了:「楠楠礙…」

老婆那兒勸不聽,喬棟樑只能從小女兒的身上下手。

會哭的孩子才有糖吃,喬楠一直表現得太過懂事聽話,所以在這種時候,喬棟樑都是選擇讓喬楠受點委屈,多理解理解丁佳怡和喬子衿:「你媽的脾氣不好,一時糊塗才會說那種不著邊的話,你別放在心上。你媽人是好的,就是太關心你姐了。」

「爸,是不是你也覺得,我應該把我的作文給我姐抄才是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