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085章此地無銀三百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85章此地無銀三百兩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哎,趙雨,你去哪兒啊?」看到趙雨跟陣風似地跑了出去,同學想拉趙雨都拉不住:「不會是喬楠得了第一名,趙雨受刺激發神精病了吧?」

「陳老師。」跑到陳老師的辦公室,趙雨果然看到喬楠也在,一下子趙雨的眼眶一紅,當著陳老師的面就哭了起來。

「這是怎麼了?」陳老師一驚,好端端的怎麼就哭了:「有什麼事,先進來再說吧。」

「陳老師,喬楠冤枉我。」趙雨一邊抹眼淚,一邊低泣,那樣子看著可可憐了。

喬楠涼涼地瞥了趙雨一眼,不說話。

年輕,果然沉不住氣。

「喬楠冤枉你?」陳老師怪異地看了趙雨一眼:「喬楠怎麼冤枉你了,冤枉你什麼了?」

趙雨沒聽出來陳老師話里的問題,還當喬楠已經告了她的黑狀,而且陳老師對喬楠的話深信不疑,所以在趙雨的解讀之中,陳老師這句話是反問句,而不是疑問句。

畢竟平時陳老師有多喜歡喬楠,對喬楠多好,趙雨都是看在眼裡的。

連作文比賽內定的位置,陳老師都給喬楠一個,喬楠說的話,陳老師怎麼可能不相信。

「陳老師,我真是冤枉的,那筆不是我摔壞的。喬楠不能因為自己的筆壞了,就隨便冤枉人,賴在我身上埃」除非,喬楠有證據,否則,這事兒她打死不認,就哭給陳老師看。

「我知道我脾氣不好,喬楠不太喜歡我,可再不喜歡我,大家都是同班同學,也不能這麼欺負人埃陳老師,你相信我,我、我真的沒做過。」

看著趙雨越哭越慘的樣子,不知怎麼的,喬楠突然從趙雨的身上看到了喬子衿的影子。

上輩子,喬子衿沒錢了就是對她媽這麼哭的。

喬子衿懷了陳軍的孩子時,似乎也是這麼坐在一邊默默地哭,看她媽對她又打又罵,逼著她退出。

上次她剛回來,她耳朵被她媽摔壞了,翟大哥似乎也是讓她對她爸用哭招,哭,真好用。

「筆摔壞了,全摔壞了?」陳老師一聽,不對勁兒,哪怕心情已經被趙雨的眼淚弄得很糟糕,還是冷靜地抓住了重點:「喬楠,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參加作文比賽的時候,我帶了三支筆去的,一支是平時用的,另外兩支是全新的。可奇怪的是,比賽的時候,沒一支能寫得出字。好在後來有人借我筆,要不然,這次的比賽我估計都沒法兒參加。」喬楠老實地陳述。

「借筆,誰借你的筆?」陳老師一陣心驚肉跳,要是喬楠借不到筆,那這個第一名不就跟他們學校,跟他們班級擦肩而過,煮熟的鴨子都飛了嗎?

「鄰居家的一個大哥,正好路過,借了支鋼筆給我。當時趙雨跟我一個考場,監考老師幫我借筆的時候,趙雨沒說話。趙雨也就帶了一支筆,這事,我澇雨,我沒怪你呀。」喬楠笑著看趙雨,態度極是友好。

「……」

辦公室里可不止陳老師一個老師,而且每個老師都是帶著腦子來上班的。

哪個學生身邊只放一支筆參加比試或者考試的,換而言之,喬楠的筆壞了,趙雨沒肯借,這才是事實。

至於好端端的,喬楠準備好的三支筆怎麼可能在同一時間全都壞了。

這不正常埃

想到趙雨一跑進辦公室,就抹眼淚還說自己是冤枉的,自己沒有做過這事兒。

剎時,辦公室里的老師都有一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

老師們是怎麼想的,趙雨不知道,在聽了喬楠和陳老師的對話時,趙雨傻眼了。

難道喬楠來辦公室找陳老師,不是來告她的黑狀?

那,那她剛才說的話,豈不是……

陳老師沉著一張臉,顯然心情並不怎麼好。

陳老師胸前起浮得厲害,還看了趙雨好幾眼:「趙雨,沒人冤枉你,你可以回教室了。」

陳老師這句話一語雙關,聽得趙雨鬧了一個大紅臉。

「陳、陳老師。」

「出去。」

陳老師的態度堅定,加上辦公室里還有不少老師,趙雨到底年輕,臉皮不夠厚,被陳老師這麼一說,這下子眼淚就跟雨珠似的,巴啦巴啦往下掉,哭得比剛才真切多了,轉身離開。

「喬楠,你怎麼不跟老師反應這件事情,李老師知道嗎?」陳老師吐了一口濁氣,沒好氣地看著喬楠,喬楠什麼都好,就是太好欺負了。

身為班主任,別以為他不知道,這個趙雨平時老針對喬楠。

「不知道。」喬楠搖頭:「車到的時候,我去廁所洗了個臉,把書包落車上了。等出來的時候,都要入考場了,直到拿到題目我要下筆了,才發現筆全壞了。」

等比完賽,學校里的老師第一時間把他們帶回了家。

所以從頭到尾,喬楠也沒機會向李老師提起這件事情。

更何況,喬楠也不好說啊,喬楠總不能告訴李老師,她帶的三支筆全壞了,懷疑是有人故意摔壞的。

陳老師也猜到了喬楠的為難:「行了,這事我知道了,你以後自己多注意點。現在的孩子……真的是,一點都沒有我們那個年代的質樸,這才幾歲埃」

再多的話,陳老師也不多說,反正大家心裡明白就行了。

「陳老師,那我回去了。」

從陳老師的辦公室里才出來,走到轉角,喬楠就被哭成兔子眼的趙雨給攔下來了。

趙雨一邊哭一邊哽咽:「喬、喬楠你,你今天是不是在給我下套埃」

要不是喬楠忽然來找陳老師,她也不會誤會喬楠是來告自己的黑狀的,畢竟喬楠才把這事兒告訴了朱寶國。

「你猜。」

「……」趙雨一頓,都這個時候了,她猜什麼猜:「喬楠,你就是故意的,你要冤枉我。陳老師還不夠喜歡你嗎,你幹嘛還要往我臉上抹黑1

「那你倒是說說,我給你下什麼套了,我故意什麼了,我冤枉你什麼了?你要說能出個一二三,子丑寅卯來,我給你陪禮,給你道歉,一樣都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