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086章誰才是故意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86章誰才是故意的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聽了喬楠的話,趙雨氣得想吐血,喬楠這是在跟她耍流氓啊,她在說什麼,喬楠難道不知道?

喬楠難道不是故意來找陳老師,讓她誤會她是去向陳老師告狀的,害得她在陳老師,甚至是一辦公室老師的面前出醜丟臉?

「趙雨同學,怎麼不說話了?好歹把話說清楚了,我到底給你下什麼套了,我又抹黑你什麼了,我還冤枉你什麼了?」喬楠雙手環胸,就那麼淡淡地看著趙雨,讓趙雨把話說全了。

「你心裡明白1氣得夠嗆的趙雨都忘記哭了,只憋出這麼一句話:「你還教唆朱寶國來打我,喬楠你怎麼可以這麼壞呢1

「第一,我心裡不明白,第二,我可沒教唆朱寶國打你,是你在冤枉我。」喬楠呵呵一笑:「趙雨,下次可別說錯話,我,沒冤枉你噢。」

丟下這句話,喬楠直接越過趙雨回教室。

這次的事情,喬楠跟趙雨都清楚,喬楠去陳老師的辦公室就是故意的。

喬楠沒在陳老師的面前說任何壞話,但她早就猜到趙雨估計會沉不住氣,不打自招。

如果說趙雨之前在辦公室里說的話乃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話,那麼喬楠對趙雨說的話,就相當於隔壁張三不曾偷。

不同的是,趙雨是犯蠢,極力撇清乾淨,喬楠這話卻是赤裸裸在嘲諷趙雨的自做聰明。

是,喬楠就是故意的,趙雨又能拿喬楠怎麼樣?

「我靠,你鬼上身埃」喬楠離開了,獨留趙雨在原地一臉地猙獰之相,這讓從教室里出來上廁所的其他班的同學嚇得尿都縮回去了:「你不是一班的趙雨嗎,站這兒幹嘛,罰站,想嚇死人埃」

對方是個男同學,直接被趙雨的表情給驚到了。

趙雨長得不錯,又小有才氣,學校里認識她的人也不少。

十五、六歲,正是大家懵動初開的年紀,像趙雨這樣的女生,被幾個男生暗戀是非常正常的情況,眼前這個男生就是其中一個。

可就看到趙雨剛才的表情,這個男生對趙雨那丁點的朦朧好感,一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平時看著挺文氣,小清新的一個女生,怎麼私底下的樣子是這樣的,有病埃

趙雨何曾被男生這麼對待過,氣得趙雨的臉越發抽了,嚇得那個男生拔腿就跑,就跟後面有狗在追他似的。

「氣死我了,一個個都跟我做對是吧。」趙雨氣得臉都青了,但為了防止再有人看到自己這麼失常的一面,只能讓表情恢復正常,回一班的教室。

想到都是因為喬楠的關係,才害得自己出了這麼大的一個丑,趙雨抬起眼睛來,就想瞪喬楠。

可是不等趙雨瞪喬楠,朱寶國先眉毛一豎,目光不善地看著趙雨,嚇得趙雨縮了縮脖子,安安靜靜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

「看到沒有,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朱寶國哼哼著向喬楠炫耀:「趙雨這種人我最清楚了,欺軟怕硬,只會挑軟柿子捏,你就是脾氣太好了,換我,看我不揍得她滿地找牙1

「我脾氣好?」喬楠樂了,她不是脾氣好,只是被人算計多了,她也習慣玩兒陰的。

她沒明著報復趙雨,但也沒讓趙雨好過。

趙雨不是想當好學生,想當老師心目中的乖寶寶嗎。

今天趙雨去陳老師辦公室說的那一番話,別說陳老師了,李老師指定也很快會知道。

隨便來個嘴啐的老師,趙雨在初中部老師之間的名聲可就徹底壞了。

可惜,趙雨已經初三了,而且這個學期都快結束了。

要不然的話,才是真的有好戲看呢。

這麼想著,喬楠實在是不認為自己是個好欺負,性子軟的人。

「你不好,誰好。」朱寶國翻白眼:「小喬,我可告訴你,你這樣不行,以後走上社會,你指定被人欺負死。像趙雨這樣的人,就得收拾,收拾得她害怕了,她以後就不敢再來煩你。」

「這句話,我同意。」喬楠點了一下頭。

之前她不搭理趙雨,最後的結果就是趙雨在比賽前,把她的筆都給摔壞了。

所以不搭理這一招,對趙雨沒有用,趙雨一個人唱獨角戲,還能越唱越來勁兒。

想著,喬楠看了朱寶國一眼,趙雨之所以這麼鬧騰,估計跟朱寶國也有點關係。

關於這次作文比賽的事情,正好喬楠所料的那樣,陳老師在告訴了李老師之後,也不知道哪個老師傳了一下,趙雨這個名字頓時在這個初中部的老師群里「火」了起來。

不過大家都是為人師表,對方又只是個學生,最重要的是還不是自己的學生,老師傳歸傳,卻也沒有怎麼把事情鬧大了。

更別提,趙雨那個時候來是否認自己做過這件事情,大家也沒有證據,能說什麼?

但就這一點,也夠讓趙雨尷尬和難受的了,何況,上次朱寶國放了狠話之後,趙雨天天提心弔膽,都不敢一個人回家,非要拉上幾個小夥伴,一起回家才放心。

「慫。」看到趙雨這個樣子,朱寶國不屑地冷哼了一聲。

入冬的平城顯得特別冷,所有人都已經穿上了厚厚的棉襖,呼呼的北風刮著,真讓人受不了,這個時候最苦的當然就是上班族的學生黨了。

「這天兒真是冷。」喬棟樑放下自行車就搓著自己的手,跺了跺腳:「楠楠,你們學校是不是該快期末考了?」

「下個星期考。」喬楠替喬棟樑倒了一杯熱開水,好讓喬棟樑暖暖身子。

還真別說,熱乎乎的杯子往手心裡一捧,喬棟樑就有一種頓時活過來的感覺,緊皺著的眉毛都跟著鬆開了:「這麼快,你準備得怎麼樣了?」

「還行吧。」半年下來,喬楠好從課目都追了上來。

而且這次期末考,主要考的是本學期老師教授的內容,這讓喬楠的把握更大一點。

「這就好,那寶國怎麼樣了,能不能考好?」才問完喬楠的情況,喬棟樑立馬接上問朱寶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