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093章就是嘴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93章就是嘴欠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喬楠冷靜地走進屋裡,然後喊了一聲:「爸,媽,姐,我回來了。」接著就把書放在桌子上,替自己倒了一杯白開水。

「姐?你還知道子衿是你姐啊!你在外人的面前抹黑你姐的時候,怎麼不記得子衿是你姐了?」丁佳怡嘲諷無比地看著喬楠,然後又斜了喬棟樑一眼,現在老喬應該知道喬楠是個多沒良心的孩子了吧?

喬棟樑皺了下眉毛,他不信楠楠是這種孩子。

喬楠一點都不意外喬子衿會告自己的黑狀,喬楠打量了喬棟樑一眼,發現喬棟樑的眼裡並未有指責的神色,心裡才稍稍舒服了一點:「媽,不說我有沒有抹黑姐吧,退一萬步說,我抹黑姐什麼了?」

「……」

「……」

喬楠這句短而力的話一出口,直接讓喬子衿跟丁佳怡啞口無言,聽得喬棟樑也是一愣。

喬棟樑眼底閃上疑色,他之前光聽子衿喊委屈,所以覺得要是事實,楠楠這麼做的確是錯的,但楠楠的品性不像是會做這種事情的人。

可是現在喬棟樑細一回想,小女兒哪兒抹黑大女兒了?

喬棟樑是認真在思考問題,丁佳怡跟喬子衿卻覺得受到侮辱,臉都青了。

「楠楠,你老實告訴我,你、你有沒有在寶國的面前提起過你姐?」斟酌一番,喬棟樑儘可能地用一些中性地詞來發問。

「沒有,朱寶國根本就不認識我姐,剛見我姐的時候,朱寶國還問我姐是誰來著。」

「你騙人,如果你從來沒有在朱寶國的面前提起過我,為什麼朱寶國那麼討厭我,肯定是你在朱寶國的面前說我壞話了,你還不承認你黑我。」喬子衿立刻跳了起來,指著喬楠的鼻子吼。

「姐,你又不是人民幣,你敢說這世上的人都喜歡你?是不是每個不喜歡你的人,都是因為我在他們的面前說了你的壞話。合著你比鈔票還受歡迎啊,就算是鈔票還有人說視金錢如糞土呢。」

喬楠涼涼地答了一句。

在二十一世紀,最受歡迎的人,一直都是「毛爺爺」。

「不可能,你沒說我壞話,為什麼朱寶國這麼討厭我?」想到朱寶國說自己是靠李老進的附中,肚子里沒貨,喬子衿就覺得臉上掛不祝

「姐,你這話也太冤枉人了,朱寶國不喜歡你,我怎麼知道為什麼,合著你不討朱寶國的喜歡,怪我羅?」

「媽,你看,喬楠就是不肯承認她在朱寶國的面前說我壞話,這樣還怎麼問下去,喬楠也太賴皮了。」喬子衿詞窮了。

喬子衿詞窮,不代表喬楠也沒話說了:「爸,你知道是怎麼回事兒嗎?姐去了李家,看我跟朱寶國在複習,直接跟朱寶國說,她可是附中的學生,可以輔導他的功課。朱寶國就問之前有人找李爺爺幫忙去了一個附中,這個人是不是我姐。」

「他怎麼一猜就猜到我身上了?」喬子衿不服,她才不信喬楠沒在朱寶國的面前說自己的壞話。

「誰讓你提你是附中的學生了,你這是撞朱寶國槍口上了。你不信問爸,爸,朱寶國的脾氣好嗎?她這麼大大咧咧跑上去跟朱寶國說,我可以輔導你功課啊,就跟明知道朱寶國缺錢,然後樂呵呵地跟朱寶國說,我可以借你錢噢。朱寶國不生氣才怪了。」

初中生的年紀最是敏感,喬子衿那話分明就是在說朱寶國的成績不好,她可以幫忙。

「子衿,你真這麼說了?」喬棟樑臉一僵,好吧,合著子衿被朱寶國臭罵了一頓,這問題還是出在自己女兒的身上。

朱寶國的脾氣有多壞,喬棟樑當然知道。

朱寶國還小一點的時候,有人敢在朱寶國的面前提到「媽」,朱寶國就能豁出去把對方打他半死。

這麼比起來,朱寶國對大女兒的態度絕對算是客氣的。

指不定,朱寶國沒對子衿動手,還是看在跟喬楠是同學的份兒上。

一想到大女兒借了小女兒的光,逃了一頓打,回到家裡就告狀,喬棟樑心裡也是無語了。

「我,我我那不也是好心嗎?」喬子衿結巴了起來,她當時沒想到自己那樣的說法,會不會惹朱寶國不高興。

現在想想,喬子衿也發現自己當時說的話,好像是有點欠揍。

「好心也不能這樣埃」喬棟樑嘆氣。

「爸,我們再把話轉回來。我姐說我抹黑她,我們就來論一論我有沒有抹黑埃首先聲明一點,我,絕對沒有在朱寶國的面前,提起過我姐一字半句。我跟朱寶國在李家,除了學習從來不聊別的。然後我們再來假設,這話真要是我說的,爸,你想想,那些話當中哪一句是屬於抹黑我姐而不是事實的。抹黑是非事實啊,我姐怎麼進的附中,我們家誰不知道?如果我姐真不高興,頂多是訓我一句家醜不可外揚。更何況,當初媽拜託李爺爺做這事兒,你說朱寶國知道,有什麼可奇怪的。」

「你胡扯什麼,你、你姐的事兒跟李叔有什麼關係?」丁佳怡臉一紅,眼裡露出慌色:「你,你姐去附中讀書,我我們家可是用了錢的,這跟李叔可是一點關係都沒有的。你再胡說八道,信不信我拿針把你的嘴縫起來1

說著,丁佳怡還慌裡慌張地看了喬棟樑一眼,就怕喬棟樑相信了喬楠的話,然後一通發作,真不讓喬子衿念了。

喬棟樑冷冷地看了丁佳怡一眼:「行了,這事兒你凶楠楠幹嘛,孰是孰非,我心裡明白得很1

合著朱寶國還用這件事情攻擊子衿了,難怪子衿這麼生氣。

「姐,你跟朱寶國是不是就說了這些話?」喬楠看著喬子衿問。

果然,真被她猜對了,她姐是怎麼去的附中,她爸已經知道了。

到底是要招婿的大女兒,爸哪裡會像媽想的那樣,為了面子,讓喬子衿從附中轉學。

要是她爸真重視李老超過一切,當初就不會有她的出生。

爸對喬子衿的在意,比喬子衿和媽想象中的還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