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102章大腿貼大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2章大腿貼大腿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玄幻魔法

翟升臉色一正,將手合上,放在自己的膝蓋上,一本正經地看著喬楠:「我在我自己家看書,有什麼奇怪嗎?」

「沒,沒有1喬楠一副小兵立正的姿勢擺了出來,連連搖頭,她這個不是翟家的人都能出現在翟家的雜房裡,翟大哥當然可以了。

只不過,是不是哪裡有點怪怪的?

一時間腦子有點短路的喬楠在翟升的震懾之下,腦子不但不夠用,而且反應也遲鈍了不少,哪兒還有半點平時機靈穩重的勁兒。

「既然沒有問題,就過來看書吧。」翟升把自己身邊的那把椅子微微拉開了一點點,讓喬楠坐。

在翟升的注意之下,喬楠的壓力特別大,身子僵直不說,走路的時候竟然還是同手同腳的狀態。

等喬楠反應過來自己又在男神的面前出醜時,臉紅得比蘋果還要好看。

喬楠偷偷打量了翟升一眼,看到翟升已經重新把注意力放在書上了,這才鬆了一口氣,慌忙把同手同腳的姿勢改過來,然後以最快的速度坐下來,免得自己再出醜。

只是喬楠沒坐一會兒,她才發現原來更尷尬的事情還在後面。

她跟翟升的椅子靠得比較近,哪怕現在是冬天,喬楠身上的衣服不少,但她還是隱隱能夠感覺到坐在自己身邊的翟升大腿上散發的熱度不過飄向自己,影響著自己

喬楠虛睨了翟升一眼,沒想到翟大哥看著冷冰冰的,可身上的溫度這麼高,以後他媳婦兒冬天都不用愁暖水袋不夠保溫了,這是天然的人體暖水袋埃

想歸想,喬楠的不自在卻依舊有。

上輩子,喬楠雖然都是老姑娘了,可直到死的那一刻她都還是一個處女,跟男人沒什麼相處經驗,更別提跟哪個男人這麼親近了。

哪怕是面對她的初戀陳軍,喬楠頂多也只是讓陳軍拉過自己的小手,最後喬楠還嫌在路上被人看見怪不好意思地給甩開了。

現在從翟升身上感覺到的溫度,給喬楠造成了一種她跟翟長是大腿貼大腿的錯覺,喬楠怎麼能不彆扭,不尷尬,不鬱悶得想要逃。

「看書就給我坐好,屁股上長釘子了?一直動個不停?」翟升微冷又帶著嚴厲之意的聲音淡淡地轉了過來,嚇得喬楠臉一白,腰板一直,本子一打開,提起筆來就做習題,哪裡還敢再動半分

等喬楠把注意力放在學習上時,倒是有些忘記了剛才的尷尬。

正是如此,所以喬楠沒有看到翟升微微向上勾起的嘴角和眼中的神采。翟升瞥了一眼喬楠跟自己靠在一起的膝蓋,不知怎麼的,他就是覺得這個動作挺舒服的,所以自己的腳沒動,更沒移開,還繼續保持這個動作。

等喬楠回喬家,翟升也才離開雜物房,拿著書回到了正屋,順便替自己倒了一杯茶。

一身水氣的翟華剛洗完澡,看到弟弟直接開口道:「這次執行任務,我特么直接變成泥人了,都不敢去想剛才我從自己的身上搓下了多少泥來。」

不過就是洗了個澡,翟華都有一種自己活過來的感覺

「當軍人,連這點思想覺悟和準備都沒有的話,你可以跟爸說說你退役的事情」

「啊噴,誰要退啊,我不就那麼一說,還不准我抱怨一下?」翟升翻了一個白眼,他們翟家的孩子天生就是兵炮子,她雖然是個姑娘,可骨子裡也喜歡軍營的生活,這輩子她都不可能改了這性格:「對了翟升,你剛才在哪兒啊?我回來的時候,你明明不在家啊?」

那個時候她還奇怪呢,翟升明明比她早回家,怎麼可能不在,翟升可不是一個愛往外面跑的人。

「沒什麼,找了個清靜的地方看了會兒書。」

「清靜的地方,我們翟家還有不靜的地方?」翟華翻了一個白眼:「你書房裡的東西都搬空了,全搬到了雜房去,你還能去哪兒看書埃而且我不是說了,我在家的時間比你還少,你要願意,去我書房唄,隨你用。」翟華大方地拍了拍翟升的肩膀:「再怎麼說,我也是你姐。」

翟升涼涼地看了翟華一眼:「用你的書房,我怕自己會看到些不該看的東西,到時候不好跟爸媽回報。我的事情,你不用關心,我有分寸。」

「哎,你什麼意思啊?你到底在哪兒看書呢,不跟我提一提?」看著翟升離開的背影,翟華揚著嗓子,問了一句:「我明明去你書房看過,你沒在埃臭小子1

翟華問了半天,翟升卻連一個字都沒有回答,氣得翟華炸毛了。

翟華覺得,她之所以會這麼男孩子氣,脾氣跟耐心不好,翟升要負很大的責任。要不是有翟升這麼一個熊弟弟老氣她,她怎麼可能會這樣。

回到自己的房間,翟升拿了衣服,也準備洗個熱水澡。

至於他為什麼不回答翟華的問題是因為翟升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當翟升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拿著書坐在雜房裡了,甚至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這麼做了。

既然喜歡這麼做,翟升也不會去追究原因,順從自己的心意去做就好。

「楠楠,你這是怎麼了?」今年最後一天上班的喬棟樑回到家裡,就看到喬楠走回來的姿勢有點怪怪的,似乎是一拐一拐的:「扭到腳了?嚴不嚴重,爸給你看看。等一下爸給你燒點熱水,別怕燙,泡一泡,爸再用藥酒給你揉一揉,保證你很快就能跑了。」

喬棟樑蹲下身子,想有脫了喬楠的鞋,檢查一下喬楠的腳,卻被喬楠給躲過了。

喬楠不習慣跟翟升靠得那麼近,就算是喬棟樑這個親爸,喬楠現在也覺得有點怪怪的:「爸,你別太擔心,可能是我今天做題目做得太認真了,腳一直沒有動過,麻了。等麻勁緩過去了之後,就好了。」

這次,喬楠的話也算是半真半假,她不是忘記不活動一下腳而是嚇得不敢活動,緊張得由始至終只保持同一個姿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