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103章尷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3章尷尬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等喬楠反應過來的時候,腿就已經麻了。

在翟升的面前,喬楠不知道為什麼完全不敢把自己腿麻的現象表現出來,強裝鎮定一步步離開翟家,等她出了翟家大門的一瞬間,喬楠就酸爽地靠在牆上無聲地吶喊。

一路走來,直到回到了喬家,喬楠的腿還是沒有好完全。

「楠楠學習是重要,但你也要顧好自己的身體。一直坐著對身體不好,你看個半個小時的書,就要站起來活動活動,下次可不能這樣了,知道嗎?」

「爸你放心,下次我肯定不這樣了。」

這次是因為椅子是翟大哥幫她拉出來的,她受寵若驚,嚇傻了才會一屁股坐下去。

下次她就會明白,她在坐下去之前,其實可以再把椅子拉出來一點,這不就什麼問題都沒有了嗎?

「行,記住自己的話。不行,從明天起,你起來之後在看書之前先繞著大院跑兩圈,體力不好,考試容易犯暈。」喬棟樑已經讓喬楠為半年後的中考做起準備來了。

說是半年,其實也就沒幾個月的事情了。

「爸,你放心,這些方面我一直有注意,絕對不讓自己栽在這種小失誤上。」喬楠笑著回喬棟樑難得一見的真關心。

「哼。」看到喬棟樑和喬楠在門口一副親親熱熱,一個好爸爸一個好女兒,好一副父慈女孝的樣子,丁佳怡看了心裡就不舒服。

「媽,讓他們去。」現在喬子衿正打著喬楠的算盤,想借著喬楠這個妹妹走李家和朱家的關係,讓自己早早擁有一份體面的工作,喬子衿最近幾天特別收斂,不但沒去找喬楠的麻煩,還一直勸著丁佳怡收斂態度,別老對喬楠橫挑眉毛豎挑鼻子的。

被喬子衿這麼一勸,哪怕丁佳怡看了心裡再憋得慌,也只能沒鬧騰,而是去準備年夜飯的東西。

到了飯桌上,喬棟樑一個勁兒地給喬楠夾葷菜:「楠楠多吃點,補補,把身體打理好了。永遠要記住,身體才是革命的本錢。」

喬棟樑還沒有忘記半年前他帶著喬楠去醫院,醫生是怎麼說的喬楠。

這半年裡,喬棟樑是真的努力在給喬楠補身體,有一次直接讓個老嬸子想辦法買了一隻鄉下放養了許多,正在生蛋的老母雞,給喬楠燉湯喝。

那隻雞雖然最後並不是全進了喬楠的肚子里,可除了喬子衿吃了兩隻大雞腿之外,其他的湯湯水水和肉還是實實在在進了喬楠的肚子里,就連丁佳怡都沒有撈到一口。

所以才短短半年的時間,喬楠的身體就從乾癟的四季豆慢慢膨脹起來一樣,有了姑娘長大后該有的優美曲線,小臉都變得飽滿了。

不過,過完年喬楠就十六了,但喬楠的初潮還沒來。

喬棟樑擔心因為之前的事情,會讓女兒發育不良。

作為爸爸,喬棟樑可以關心喬楠,卻不能問出口喬楠初潮來沒來這種話,只能在平時的生活中細心觀察,所以喬棟樑可以肯定,喬楠直到現在還沒有問丁佳怡要過女性用品。

喬楠越是不來,喬棟樑就越是緊張,然後做了跟丁佳怡以前一樣的事情,那就是先把桌上的葷菜夾一半進喬楠的碗里,確定不會虧著喬楠才會停手。

看著碗里冒尖兒的肉,喬楠笑了笑就把碗里的肉往嘴裡扒拉。

丁佳怡和喬子衿的臉色變了變,丁佳怡忍了好幾忍,才要張嘴開罵,喬子衿馬上開口道:「爸說得對,楠楠就是太瘦了。楠楠,我們可不跟外面的人學習,什麼瘦才好看,健康才是最美的,多吃點,把身體養好了,這樣以後爸也可以少為你操心了。」

「……」喬楠本還在奇怪,今天她媽跟喬子衿怎麼這麼安靜,但喬子衿這一開腔,直接是什麼都破功了。

她以前那麼瘦,到底是因為愛美為了減肥故意吃的少,還是被她媽給餓的,大家心知肚明。

剛剛喬楠心裡還在打鼓,根據上輩子的經驗看來,每次她媽跟喬子衿安分幾天的時候,就是這兩個女人商量著要憋出大招的時候,她必須防著點。

不過剛才被喬子衿抹了一下黑之後,喬楠反倒是放心了不少。

喬子衿哪裡會想到,她只不過習慣性地在說話的時候總是要酸喬楠一下,卻不曾想還有這樣的效果。

自古以來都是做賊千日,沒有防賊千日的。

丁佳怡跟喬子衿想要算計喬楠,喬楠光靠小心肯定是不夠,也避不開的。

這天,喬楠還是在翟家學習,突然喬楠覺得肚子有點疼,皺了皺眉毛。

「怎麼了?」幾乎也一直跟喬楠一塊看書的翟升在喬楠才有動靜之時,就發現了。

「翟大哥,我肚子有點疼,能不能借你們家的廁所用一用?」她不會是吃壞肚子了吧,這個痛好像跟拉肚子的痛有那麼一點點的區別。

「去吧,認識路嗎?」

「認識。」得到主人同意,喬楠立馬站了起來,奔向翟家的廁所。

不為別的,要是喬楠真的是吃壞肚子要拉的話,那在拉之前肯定要放屁埃

一想到會在將來首長、自己男神的面前放屁,喬楠就有一種想死的衝動。

為了避免出現這麼叫人尷尬又無地自容的事情,喬楠肯定擺出了百米衝刺的速度來,以求速戰速決。

「等等。」喬楠的腳再快,也比不過翟升的動作快,翟升臉上有著異色,他直接一把拉住了喬楠的手:「你,你先去廁所,我給你拿點東西。」

「?」正極力忍住的喬楠眼裡打了兩個問號,然後就傻乎乎地看著翟升還快自己一步離開雜房。

直到喬楠坐在翟家的抽水馬桶上,看著自己褲子上殷紅的一片,爆紅的臉就似燒開水的壺,紅得燙人:「翟,翟大哥不、不會是看到了?」翟大哥是兵,眼神好使得很,肯定看到了!

不過,翟大哥是男的,應該,或許,指不定翟大哥並不懂這是什麼意思。

喬楠自我安慰的想法全在看到翟升遞進廁所的東西時,瞬間崩塌!